父亲自学《本草纲目》火熏治疗女儿

【本报综合报导】11月25日,云南文山村民韦树福带着一把锯、几根木头、一本《本草纲目》和一堆从山上采挖回来的草药,在自家地里搭建了一张露天的草药床,希望通过烧草药火熏的方式给患有β地中海贫血(重型)的6岁女儿做治疗。

2014年11月25日,韦树福通过烧草药火熏的方式给6岁的女儿做治疗。(网络图片)
2014年11月25日,韦树福通过烧草药火熏的方式给6岁的女儿做治疗。(网络图片)

今年34岁的韦树福,是云南文山州的村民。夫妻俩都是在家务农,和孩子的爷爷奶奶一家六口人住在一间不足60平米的砖木房子里,生活贫困却也平静。然而自从他们的女儿韦金秋被发现患有严重贫血,这份平静就被打破了。

2013年10月,女儿韦金秋突然全身皮肤出现苍白、食欲不振,与同龄精力充沛、活泼天真的小朋友相比,显得很无力。在参加体检时女儿被查出患有贫血疾病,化验结果显示病情十分严重,医院诊断为β重型地中海贫血。

11月份,韦树福夫妻俩拿着从亲戚朋友处借来的几万元,带着女儿到广州,被医生告知需要做骨髓移植手术,押金需要30万元。如果不做骨髓移植就得终生输血,每年的输血费用大概在五六万之间。此时,女儿在广州医院住院期间便花去各种费用几万元,用尽家里所有积蓄,但病情仍然不见有所好转。

面对30万元的手术费,对于一个年收入不足4000元的农村家庭来说,如同天文数字。韦树福说,如果能救得了女儿,哪怕倾家荡产甚至付出生命,他也愿意。

如今3岁儿子和6岁女儿刚好配型成功,但医院做手术得排队排到5年之后才能轮到。在医生的建议下,韦树福又跑了各大医院,但同样也要等很久以后才能手术。被逼无奈,夫妻俩只好把女儿接回老家。韦树福也知道,把孩子接回家就意味着等死。

最近几天,韦树福突然想起在医院认识的一位病友给他出的主意——火熏疗法,通过烧草药熏病人,据说有些病可以治好。至于烧什么草药,此时的韦树福自己也想不起来,于是无计可施的韦树福,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买来一本《本草纲目》,查找可以火熏的草药。希望通过给孩子火疗,能有奇迹出现。

韦树福通过查阅《本草纲目》得知,除了艾草之外,还有很多草药可以做火熏。“由于入冬,大部分草药都没有,火熏时大部分用的都是艾草。”因为担心安全问题,韦树福便在自家的空地上搭建了一张草药床,他打算让女儿躺在上面,下面燃烧草药,以此来熏女儿。

韦树福把从山上采挖回来的草药点燃,很快,草药燃烧出来的浓烟盖过了躺在草药床上的女儿。尽管草药烟味跟普通的柴火烟味相比,没那么呛鼻,但几分钟之后,孩子还是被呛得直哭闹。韦树福只得将孩子抱下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再抱上去,反复几次,共熏了两个多小时。烟熏中,孩子一直说,“爸爸,不要熏了,我受不了”。看着女儿在烟雾中咳嗽、哭喊,韦树福表示,虽然心疼,只能在一旁安慰孩子再坚持一下。因为实在走投无路了,只要有希望就要尝试下。

对于草药火熏女儿这种治疗办法,他自称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效果,但他还是愿意试一试,希望能够救到女儿,尽快康复,像其他正常孩子一样上学去。

据悉,地中海贫血是全球发生率最高、危害最严重的遗传性血液疾病,患者因体内血红素总量下降造成贫血,又因严重贫血致缺氧而生病。来自父母的两个基因控制着红血球中血红素的制造。

地中海贫血基因携带者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因其血红素基因一正常一异常。重型患儿则因父母同为地中海贫血基因携带者,需经常输血才能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