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官满为患 北京应清理权贵群体

【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一场大火之后,北京市政府以严厉手法清理所谓“低端人口”,引发舆论强烈的不满。港媒指出,其实北京真正的问题是官多为患,在职的、退休的官员数不胜数,给城市带来严重负担,因此真正需要疏解的反而是这个权贵群体。
 
香港《东方日报》11月30日刊发评论认为,北京近日针对外来人口的清理无所不用其极,有的区县要求外来人口按月交钱。政府各部门也在采取各种措施清理小商铺,工商、税务、卫生、环保天天查,导致这些小商铺无法经营,只好关门。地下室、大杂院不让出租,断水断电断煤气,全市统一行动,严重影响民生。文章认为,这种以行政命令为主的强硬疏解方式,证实现当局说一套做一套。

两会上的代表(AFP/Getty Images)
两会上的代表(AFP/Getty Images)

 
文章指出,北京患的都市病,主要是近年来城市盲目发展,缺乏长远的规划,导致交通拥堵,人口膨胀,资源匮乏。而真正占据北京资源最多的并不是外来人口,而是那些退休或在职的官员们。
 
文章分析说,在北京的省部级高官数量惊人,加上他们的家属、服务人员,占据大量资源,无论是车辆数量,还是医疗资源、教育资源,都是首屈一指的。这些人就像磁铁一样,吸引一大批地方官、商人围绕在他们身边,造成北京交通进一步拥堵,宾馆资源紧张。此外,很多协会及各种会议经常请这些人去站台,又催生了灰色的会议经济,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故此,疏解北京人口,首先要疏解官员,尤其是退休官员。让这些退休官员回乡,服务人员也跟着回去,北京人口至少会减少几十万,交通拥堵将可缓解;同时北京的高端住宅亦会处于过剩状态,房价就会有所下降。北京的某些医疗资源尤其是高干病房,就不会长期被占用,医疗资源就会被释放,同时也有利于地方经济发展。
 
“万税之国”官满为患 
 
事实上,北京的“官满为患”,只是当前大陆城市的缩影。大陆政权是“万税之国”,大陆百姓在49年后承担着举世无双的巨量官员。而且,国内官员党政双线,两套马车,纳税人供养的还不止在职及退休行政官员,还有本来应由共产党自己养活的党委这一系列的官员。
 
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中国(未包括中央官员)地方政府供养的公职人员(包括街道,村委),以2000县市为计约6000万人,从这一年起每年还要增加约250万人。
 
以一个人口300万的某市为例,其GDP为46亿美元,市委书记1人,副书记4人,常委11人,市长1人,副市长9人,市长助理3人,人大主任1人,副主任7人,政协主席1人,副主席8人,还有20名处长级秘书长,还有计生办、维稳办、精神文明办、城管,更有许多成年甚至未成年的挂名“官员”在领干薪。
 
而纽约人口1800万,GDP为26000亿美元,市长1人,副市长1人,议长1人。东京人口1300万,GDP为11000亿美元,市长1人,副市长1人,议长1人,副议长1人。
 
据此平均下来,每一百万美元GDP在中国要养10.8个官员,而美国为1.56人,日本仅0.95人。
 
各国行政费用占GDP比例的比较:中国为25.6%,印度为6.3%,美国为3.4%,日本为2.8%。中印两国人口总数相近,行政费用却相差四倍。
 
以上有关国内官僚系统的数据还是保守统计,实际上国内的所谓机关、企事业单位,还有历年退休官员,待遇都很惊人,形成庞大的开支,全部压在老百姓身上。
 
另据香港《争鸣》2016年4月号文章的数据对比,2012年世界各国政府行政费用占财政总收入:德国2.7%,埃及3.1%,印度6.3%,加拿大7.1%,俄国7.6%,中国30%。中国将近是埃及的十倍、印度的五倍!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中国大陆,那些高官在退休后仍可享受着种种特权。
 
据香港《动向》报导,2014年中国退休高官年开支逾675亿元。2004年,仅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国家副主席、中顾委副主任一级的离休高干,公费开支高达3.26亿元,平均每人2,725万元。其它级别逐级配置,形成庞大国库开支。
 
《军情观察》曾发文解密高官的退休待遇,极其惊人。文章惊呼:地球上还有哪一个国家的官员们退休后有如此高级待遇和享受呢?
 
仅以中央级离退休干部待遇为例:
 
1、购房补贴按建筑面积标准220平米。
2、配专职司机兼警卫,配医护。
3、一年4次国内休养,每次3周,家属不限。
4、飞机头等仓或商务舱2至4个座位,火车软卧,配3辆轿车或两辆旅游车,机场一般需配合起飞时间。
5、酒店高级套房,餐饮实报实销。
6、医疗特供全免费。
 
文章指出,单是看这些做成制度化的公开的福利,细算起来每个离、退休的省部级官员每年就要花掉纳税人的钱达上千万元。还有看不见的福利就更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