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裁冗90%后 中国“官民比”逐渐清晰

【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国官民比一直是笔糊涂账。近期中国辽宁省宣布省直机构659家公益性事业单位,已整合为65家大型事业单位,精简比例达到90%。8月底之前完成省市县乡四级政府下辖的事业单位90%以上的精简。还特地将1:39的官民比定为奋斗目标。这一官民比意外曝光了中共官满为患的真实数据,成为舆论关注热点。
 
辽宁大搞裁冗  中国真实官民比意外曝光
 
多少纳税人供养一个吃皇粮的,在中国长期是笔糊涂账。6月11日,《辽宁日报》称辽宁省直机构659家公益性事业单位,已整合为65家大型事业单位,精简比例达到90%。八月底之前省市县乡四级政府下辖的事业单位要完成90%以上的精简。还特地将1:39的官民比定为目标。

大陆官员 (AFP/Getty Images)
大陆官员 (AFP/Getty Images)

 
文章还透露,辽宁有事业单位35000余家、事业编制超编110万名。而且,2017年年底,辽宁省人大通过草案,超编人员不得办社保发工资。
 
署名柴宗盛的大陆作者近日在微信公众号发文分析了辽宁这一改革曝光的真实官民比。
 
文章认为,要裁掉上述超编的110万,官民供养比才能达到1:39。而据2016年的数据显示,辽宁省有人口4378万,按照1:39的供养比,改革后辽宁有112万吃官饭的。那改革之前吃官饭的,就是112+110=222万,用4379除以222就等于改革前的供养比,答案是1:19.7。
 
文章盘点说,官民比曾经有广为流传的几个版本,其中,2005年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任玉岭透露,中国公务机关人员官民比例1:26。同年,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撰文表示,官民比1:18。
 
2014年,国家行政学院、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胡颖和廉叶岚在《了望新闻周刊》撰文指出,同期,官民比在英国为1:118,印度为1:109.5,俄罗斯为1:84.1,新加坡为1:71.4。
 
柴宗盛文章指出,即便辽宁裁掉百万冗员,改革后的1:39也远远超出国际标准。
 
据悉,目前除了辽宁,各地都在搞所谓的机构改革、精简人员。6月22日,《黑龙江日报》称按照省委部署要求,事业单位机构总数、内部机构总数原则上至少精简20%,事业编制总数原则上至少精简15%。省委办公厅所属事业单位由7个减少至3个,省政府办公厅所属事业单位由12个减少至7个,其中4个单位还将继续推进转企改制。与此同时,哈尔滨市也完成了精简20%的目标。
 
“万税之国”官满为患
 
事实上,中共政权是“万税之国”,百姓历来承担举世无双的巨量官员。而且,中共官员党、政双线,两套马车,纳税人供养的还不止在职及退休行政官员,还有本来应由中共自己养活的党委这一系列的官员。
 
看中国网站年初发表的文章援引数据说明:
 
2012年中国(未包括中央官员)地方政府供养的公职人员(包括街道、村委),以2000县市为计约6000万人。
 
以一个人口300万的某市为例,其GDP为46亿美元,中共市委书记1人,副书记4人,常委11人,市长1人,副市长9人,市长助理3人,人大主任1人,副主任7人,政协主席1人,副主席8人,还有20名处长级秘书长,还有计生办、维稳办、精神文明办、城管,更有挂名“官员”在领干薪。
 
相比之下,美国纽约人口1800万,GDP为26000亿美元,市长1人,副市长1人,议长1人。日本东京人口1300万,GDP为11000亿美元,市长1人,副市长1人,议长1人,副议长1人。
 
据此,中国每百万美元GDP要养10.8官员,美国1.56人,日本0.95人,德国1.33人,英国2.8人。是日本的十倍,美国的七倍,德国的八倍,英国的四倍。
 
各国行政费用占GDP比例的比较:中国为25.6%,印度为6.3%,美国为3.4%,日本为2.8%。中印两国人口相近,行政费用却相差四倍。
 
以上有关中共官僚系统的数据还是保守统计,实际上中共所属的所谓机关、企事业单位,还有历年退休官员,待遇都很惊人,形成庞大的开支,全部压在老百姓身上。
 
另据香港《争鸣》2016年4月号文章的数据对比,2012年世界各国政府行政费用占财政总收入:德国2.7%,埃及3.1%,印度6.3%,加拿大7.1%,俄国7.6%,中国30%。中国将近是埃及的十倍、印度的五倍!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众所周知,在民主国家,民选的总统及各级官员离职后就什么都不是了。但是在中国大陆,那些退休高官则仍享受着种种特权。
 
据香港《动向》报导,中共2014年退休高官年开支逾675亿元。2004年,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国家副主席、中顾委副主任一级的离休高干,公费开支高达3.26亿元,平均每人2725万元。其它级别逐级配置,形成庞大国库开支。
 
无官不贪 吃官饭的成为稳定物价的“功臣”
 
BBC中文网8月13日刊发北京学者邓聿文文章,谈到涉贪华融董事长赖小民宅中搜出2.7亿元现钞一事。文章结论认为,这一事实昭告中国反腐失利。
 
文章说,中国近10年来拼命印钞放水,货币超发估计达120万亿元,这种情况要是放在任一国家,恐怕早已引发严重通胀了,可中国的现实是,物价虽有上涨,但尚在可控程度。老百姓的朴素看法一针见血:中国没有出现恶性通胀,原来是这些贪官都把巨额赃款存放在家了。
 
对于前不久辽宁公布的事业单位改革方案,要砍掉90%吃官饭的人,因为财政实在负担不起。有人据此计算出该省2016年财政供养比是1:19.7,以中国14亿人口推算,全国吃官饭的人员约有7,000万。以8个吃官饭的人中有一个官员的保守估算,全国各级各部门大小官员共达875万,假定每个官员都有腐败嫌疑,他们平均藏在家里的现金100万元,总共就是8.75万亿元。
 
文章说,剩下的6100多万办事人员中也并非每个人都干净,他们中的一些人多多少少也都会利用手中的职权捞取好处,按20%计算,6100多万办事员中涉嫌腐败的有1220万,假如每个人藏在家中的现金是20万元,总共就达2.44万亿元,两者加起来超过11万亿元,占到整个超发货币的近1/10,考虑到房价占超发货币的大部分,10%的货币退出流通,自然会大大减缓物价的上涨幅度。从这个角度看,贪官们是稳定物价的“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