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超级稻” 万亩绝收 超级水稻是否适合中国?

【记者岳超综合报导】“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两优0293”超级稻在安徽引发万亩绝收的事件正在持续发酵。
 
据《南方周末》发表的文章《安徽万亩“隆平稻种”减产绝收——争议超级稻》称,2014年10月10日,袁隆平站在超级稻基地湖南省红星村的稻田里宣布:“超级稻‘Y两优900’经专家组验收,平均亩产1026.7公斤,创造了最新的水稻亩产世界纪录……”
 
袁隆平“超级稻”  万亩绝收 (Getty Image)
 (Getty Image)
 
而几乎就在同时,即2014年10月,在产粮大省安徽的蚌埠、安庆、合肥、滁州、马鞍山、淮南等六市种植的“两优0293”发生大面积减产、绝收,受灾面积超过万亩。受灾农民质疑种子生产企业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平高科)涉嫌虚假宣传、隐瞒品种缺陷。此后半年内,安徽省农业委员会下属的种子管理总站多次向国家农业部上书,要求重新审定超级稻“两优0293”的种植区域,希望“不再包含安徽省”。这是一家省级农业监管单位向超级稻明星品种下“逐客令”。今年3月以来,受灾农民与隆平高科在补偿数额上再起争端。
 
据《第一财经日报》4月10日报道,根据安徽省种子管理总站下发的文件,2014年8月以来,安徽省“两优0293”水稻品种稻瘟病特别严重,造成大面积减产,仅蚌埠市种植的2万多亩就减产或绝收1万亩左右。据了解,“稻瘟病”,是水稻重要病害之一,农民一般称之为“水稻的癌症”。该病害在世界各稻区均有发生,可引起大幅度减产,甚至绝产。
 
相比“两优0293”水稻,其它品种去年也出现减产,但普遍没有“两优0293”这么严重。报道还称,受灾农民已经意识到,“两优0293”虽然提高了产量,但同时它的抗性却比一般的稻谷的抗性要低很多。而对此,隆平高科方面则回复称,“外标注稻瘟病抗性5.6级,就是告诉大家此品种稻瘟病抗性差”。
 
另据报道,“两优0293”在超级稻家族中一直问题频发,2007年湖北种植的“两优0293”因不耐高温,结实率仅为30%;2008年安徽芜湖种植“两优0293”,发生大面积白枯叶病;2012年,江苏邳州的“两优0293”水稻,因感染稻瘟病,在短时间内突然大面积穗颈腐烂死亡,死亡面积达600多亩。2014年底,“两优0293”又使得江苏一百多户800亩水稻减产绝收。
 
有业内专家认为,抗性差是品种本身有问题,抗性原本应该是抵抗无常天气的一个预防措施,“否则一旦发生稻瘟病,前几年所谓的增产,立即会被大面积减产填平”。此外,除了被忽视的抗性之外,米质也是大米的一项重要指标。近年来,不断有国人在日本抢购大米,除价格等因素外,包括口感在内的米质,同样是消费者考量的重要因素。
 
据报道,超级稻的提法最早源于日本,日本在1981年率先提出了研究超级水稻,称为“水稻超高产育种计划”。据日本农林水产省研究员Hiroshi Nakano博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1981年日本发展超级稻是为了“feeding animals”(喂牲口),即开发有高产能力的“饲料稻”。因此才会“重量不重质”。2013年,日本超级稻的产量为11万吨,全部用于动物饲料。
 
中国大陆随后也发展超级水稻,有国际竞争的意味,袁隆平是领军人物。然而中国大陆农业部和袁隆平的隆平高科公司都没有提及一个至关重要的差异——出于食品安全考量,“重量不重质”的超级水稻,只适合喂养牲口,不适合人类食用。
 
而隆平高科的超级稻在安徽出现大面积绝收,再度引发农业界对“重产量不重质量”的反思。这意味着超级水稻带来的问题可能还不仅仅是食品安全,还可能因为水稻抗性下降而发生绝收,给“靠地吃饭”的农民带来巨大的损失,一年的劳动付之东流。
 
在“两优0293”事件以后,靠地吃饭的中国大陆农民不再关心世界纪录或是国家推广。有媒体随机走访了受灾当地的数十户农民,无一人再愿意种植该超级稻品种。
 
另外,中国作物学会水稻分会理事邓国富指出,超级稻的高产数字是由科研人员将优良的品种栽种到优良的田块中,运用优良的方法培育,使其在优良的生态中生长而来,即“良田、良种、良态、良法”配套,缺一不可。实际上,中国约有70%的中低产田,耕地质量退化面积占40%以上,加之农民无法拥有科研人员的技术水平,实际种植中根本种不出这样高的产量。
 
袁隆平的“两优0293”超级稻引发的万亩绝收事件后续如何进展,媒体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