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杀人案延烧中南海隐现高层内斗

【记者晏清流综合报导】山东“辱母杀人案”引发网络沸腾,中国最高检察院已介入调查。有专家在美媒节目中指出,案件背后除涉经济混乱和官匪勾结放贷的黑幕,官方反常允许此案持续发酵,或涉高层内斗角力。
 
3月30日,在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栏目的《山东‘刺死辱母者案’,背后多少黑幕?》节目中,前公安部学者、美国职业律师高光俊和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均表示,山东“辱母杀人案”反映了全国各地官匪勾结放贷,黑社会猖獗,以及目前中国市场经济和法制环境的混乱。

图/看中国制图
 
他们认为,中国民营企业30年来贡献了80%的经济增长和就业,而只贡献20%的国企却垄断了银行80%的贷款,因此民营企业要发展只能依赖民间集资和高利贷。这种情况导致民间高利贷生意兴隆,一些民间企业和黑社会集团放高利贷牟利的情况,在全国各地都很普遍。而这些高利贷公司的资金,大部分都来自政府官员。
 
贪官通过黑社会放贷,再通过当地公检法给高利贷公司提供保护,警匪勾结,导致高利贷行业非常猖獗。民营企业家一旦无法还债,就面临黑社会和官方的双重打压。
 
引发巨大关注的“辱母杀人案”,起因是山东青年于欢的母亲因经营困境向高利贷借款135万元,约定月利息10%,但归还逾250万后仍未能还清债项。去年,追债者杜志浩带10人禁锢于欢母子,期间极尽凌辱,直至将于母按进马桶,掏出生殖器向于母磨脸羞辱。接到报警而到场的警察却并没有制止追债者劣行,于欢崩溃之下持刀捅向追债者,致1死3伤。于欢今年2月被判处无期徒刑,引发社会震动,最高检察院介入。
 
综合自由亚洲等媒体报导,为杀死辱母者的于欢申诉的亲属于秀荣表示,涉事高利贷集团与当地公检法官员都有关联。放高利贷的钱原来是公安局、检察院、镇政府人员的钱。故此警察才不作为,法官乱判。
 
事件延烧高层 或涉习曾暗战
 
山东“辱母杀人案”发生在一年前,但直至最近迅速引起巨大关注,并且在网络管制如此严厉的情况下未被封杀,背后原因引起猜测。
 
据《日经产业在线》上月发表的福岛香织的分析文章认为,即将在2017年召开的十九大激发了大陆高层新一轮权力斗争的高潮,目前鏖战正酣的当属习近平与曾庆红的斗争。
 
高光俊律师在美国之音节目中称,山东“辱母杀人案”可能有深刻的动机,其中一个说法是:据说习近平想在十九大之前完全控制山东政界,通过炒大该案达到清洗山东官场、主宰山东人事安排的目的,因为曾庆红在山东政界特别是政法系统有很大的势力。
 
山东历来各任主政者多为江派大员,包括前政治局常委吴官正和现任常委张高丽,他们都在山东省委书记任上获江泽民和曾庆红提拔。
 
吴官正本身就是曾庆红的老乡和亲信,张高丽曾在广东石油系统工作十几年,曾庆红被称江派“石油帮”首任帮主。现任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也是曾庆红亲信,他在中办任职时,是时任中办主任曾庆红的直接下属。
 
另外,近期也不断有传闻说习近平要借机整肃政法系统。现任公安部部长郭声琨,被指是曾庆红的江西老乡,是曾的表外甥女婿。
 
香港《争鸣》杂志2016年12月号刊发评论文章认为,中共政法公安系又称刀把子,从“六四”后就一步步蜕变成权贵江系集团的家丁护卫,是江系重点长期精心经营布局的地盘,多年来罪孽深重,恶迹昭彰,已致天怒人怨,人神共愤。习近平接下来的反腐动向,将从枪杆子转移到刀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