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营离场论 存体制内左右之争

【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日前,吴小平“私营经济离场论”引爆舆论并在体制内亦引起反弹之后,多名大陆高官正式表态安抚民企。外界评论认为,中国体制内历来存在左右之争,当局事实上需要在经济上向右放开,适当让民营经济造血,但从左的意识形态出发,会进一步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控制,适时“抽血”。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9日在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大派定心丸,安抚外商及民企,他回应了近期有关“国进民退”的议论,指民营企业不仅为国家贡献了超过五成的税收,更支撑了中国最大的就业。中国将进一步落实和完善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坚决消除阻碍民营经济发展的各种不合理障碍。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官方新华社20日也报导,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在民营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上强调,金融机构对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在贷款发放、债券投资等方面要一视同仁,各大银行要发挥表率作用,准确把握民营企业的发展特征,构建服务民营企业的商业可持续模式。
 
这一系列高官的发声,是因应中国金融学者吴小平发文提出“私营经济离场”论引发舆论场地震的官方正式表态。
 
吴小平该篇文章指出,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下一步,私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且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可能在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的新发展中,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
 
在其之后,国际政法研究院院长陈中华又发表一篇文章,提出“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是所谓“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
 
文章说,“面对当今国运之争,当前强国之战,国家必须集中财力、物力和人力,必须统筹发展!私有制严重损害国家大众利益不得民心,对此长期纵容民愤极大,恢复党的初心公有制,消灭私有制刻不容缓。”
 
事实上,今年1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新城就曾在大陆党媒求是网刊出“消灭私有制”文章,当时官方高层并未出面表态,其它官媒也未发声。
 
这一次事件中,却有国务院主办的《经济日报》率先发文《高度警惕“私营经济离场论”这种蛊惑人心的奇葩论调》驳斥吴小平观点,随后,《人民日报》转发此篇文章。
 
再到9月16日,由刘鹤主导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在北京召开。副总理刘鹤、中国央行行长易纲、经济学家吴敬琏、林毅夫,退居二线的高官楼继伟、杨伟民等人均出席论坛。在刘鹤悄然离场之后,参会者据称“火力全开”,罕见出现炮轰“国进民退”相关问题的大尺度发言,“发言尺度简直让人怀疑这个会是不是在北京开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扬怒怼“国进民退”。针对金融人士吴小平日前提出的“私营经济离场”论,李扬表示,现在民企生存艰难,已到了不并入国企活不下去的地步。
 
四通控股董事长段永基表示,当局“老把民营企业当忠义救国军,就给番号,既不给粮草,也不给弹药”。从他接触的民营企业来看,“目前的感觉是形势日趋严重、信心大减”。
 
这一次论坛发言主调,被认为是中国体制之内,在经济层面上,自由派对抗文革派的恶斗表面化。
 
之后,才是近日李克强和易纲等高层的直接安抚民营企业家的正式表态。
 
中共体制内历来存在左右之争,尽管在政治上固步自封,当局在经济上一直承诺改革。不过,从今年初的周新诚“消灭私有制”,到本次吴小平的“私营经济离场论”,加上一批民营富豪出事,无疑引发业界恐慌。
 
对于中共对民企政策的实质走向。时评人士文昭认为,有一个体制性的原因在威胁着中国的私营企业家整体,那就是政府的财政状况,如果说中共又动了私有化国企念想,一个现实的动机就是由于财政走向匮乏,党和政府的钱越来越不够花,对私营企业下手杀猪的动机也会越来越强,这个趋势确实是现实的。
 
但文昭认为当前还不会有大规模的私企国有化行动,中共不一定有系统性的政策,以刑事案入罪的方式,来没收企业家的财产。因为当局要平衡就业和吸引外资两个问题,民营经济毕竟提供了大部分就业,而且大规模地“杀猪拔毛”也会吓跑外商。
 
他认为今后一段时间国有化私营经济的方式主要是两种:一种是逐步扩大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范围,国企向某些私营企业定向增发股票,拉他们入股,就是让他们从资金上支持国企。增发的股份定价权在国企、你不买不行、讨价还价不行、不当股东也不行;当了股东也是小股东。
 
另一种方式就是组建垄断性的合营公司。政府的代理人做大股东,把私营企业在技术和市场上已经成熟的业务强行拿过来,给你折算个较少的股份,置入这个垄断性公司的框架之下。本来这个市场你这个私营公司自己可以打下来,但就让你当个小股东,你还照样去打拼,去负责赚钱,但赚的钱给大股东政府用。
 
时评人士胡平也表示,鉴于毛时代的惨痛教训,现今的中共当局深知私有经济最富活力,它还需要私有经济发挥积极性,因此并不打算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但由于私营企业的私人性,不在当局直接掌控之内,又让当局感到不放心,因此它要给私企塞进一个坐探,套上一个紧箍咒。
 
时评人士郑中原则认为,周新城或者吴小平、陈中华,其言论代表了一批体制内左派观点,可能是帮当局试水温,也可能是某种对当局的搅局。但不管怎样,“消灭私有制”确实是原教旨的共产党理论,这一点无可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