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被曝性侵

【本报综合报导】8月1日,网上流传北京龙泉寺两位前都监的报告,指控该寺的方丈释学诚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释学诚目前是中共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有关举报消息旋即遭到全网删除。此事件仍在持续发酵。尽管宗教局已发表声明称“高度重视”并启动调查和验证工作,不过,有举报者称,他们半年前就多次向中纪委等部门举报释学诚,当局不但没调查,还对他们威胁加害。
 
8月1日,网络曝光北京龙泉寺两位前都监指控方丈释学诚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丑闻,两名前僧人释贤佳(俗名刘新佳)、释贤启(俗名杜启新)7月份向当局递交一份95页文件,指控方丈释学诚性侵多名尼姑。检举文件称,共有6名女弟子被释学诚盯上,4名屈服于他的要求。文件还指控释学诚利用短信对女弟子进行精神控制,一名女弟子6月份向警方举报释学诚诱奸了她。

参加中共两会的和尚(Getty Images);左上图:释学诚
参加中共两会的和尚(Getty Images);左上图:释学诚

 
爆料来自曾在北京龙泉寺当过都监的两名出家弟子,两人都是清华大学的博士。其中一位释贤佳曾任释学诚的侍者(秘书)、北京龙泉寺都监等,负责寺里戒律作法事务。另一位释贤启曾任北京龙泉寺执事、监院、都监等职。
 
这封长达95页的检举文件,被网友称作寺庙版的博士论文。内容讲述释学诚利用多种手段精神控制女弟子、利用密宗的“男女双修”等说法迷惑,欺骗修学不深的女弟子顺从。包括释学诚与女弟子的短信聊天记录等,内容不堪入目。
 
举报信称,透过性骚扰短信的个案深入挖掘,才发现整个龙泉寺系统正处在受到精神控制的危机之中。释学诚为了实现“宗教领袖”的个人目标,操纵弟子们为其“佛教帝国”而服劳,不惜采用各种手段对弟子实施精神控制。
 
举报信作者释贤佳表示,她曾经密切接触过的一位出家女众贤庚(化名),也曾被派到精舍学习和外出参学,但参学未毕,即返回寺院,一年之后,就精神失常。她在精神还未失常的时候曾跟贤佳诉说:“在外的时候对师长和团队的信心产生了很大的动摇。”
 
而与贤庚情况类似的出家女弟子,至少还有两例。
 
举报信还称,2015年4月,释学诚当选中佛协会长。7月,龙泉寺执行长某法师受释学诚之命,向信众紧急募集1200万元,称是龙泉寺三慧堂要塑佛像所需。但之后改变了资金用途,1200万元的资金去向不为人知。另外,2018年3月,龙泉寺分院——福建泉州市永春普济寺有总计1000万元的汇款被转出到个人账户。
 
此外,龙泉寺有万余平米违规建筑,估计耗费了人民币数亿元。
 
指控释学诚的文件在中国社交网络曝光后,当局全网封杀,但由于此时中国新兴的“Me Too”运动(反性侵运动)正在向不同的社会领域扩展,封网行动此次似乎效果不大。
 
同时释学诚性侵丑闻已受到国际媒体广泛关注。各大西媒CNN、BBC、路透社、英国卫报都刊登了释学诚的相关报导。CNN更大骂释学诚是“披着袈裟的恶魔”。
 
在舆论压力下,大陆宗教事务管理局8月2日已发表声明称,他们“高度重视”对释学诚的指控,已经启动调查和验证工作。
 
举报者之一的释贤启2日告诉CNN,他和释贤佳坚持他们的言论,并在跟当局合作。
 
大陆媒体2日报导说,在指控曝光之后,通往龙泉寺的道路突然被关闭。
 
1966年出生的释学诚目前是中共全国政协常委,并兼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常务副主席等职。另外,释学诚还是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副院长。今年3月,释学诚任政协中国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他几乎是迄今卷入“Me Too”丑闻的中共官员中,等级最高的一位。
 
释学诚仕途发迹的后台是曾长期把持大陆佛教界的赵朴初(1907—2000)。1983年,释学诚在福建佛学院预科班中,得到时任大陆佛教协会会长和大陆佛学院院长赵朴初的赏识。1988年,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退居,赵朴初“力排众议”,举荐仍在学习中的释学诚担任住持,年仅23岁的释学诚成了当时的佛教寺院中年纪最轻的名寺方丈。1989年释学诚又被任命为中佛协副秘书长,当时的中佛协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仍是赵朴初。
 
赵朴初曾被曝是中共地下党员。而释学诚也是政治和尚,在向中共效忠方面表现积极。统战部近日发文要宗教活动场所升挂国旗后,释学诚8月1日在龙泉寺就搞了升旗的闹剧,不过当天就被曝性丑闻。据悉,释学诚还是推动中国佛教协会所谓学习十九大精神的主要倡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