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税对中国社会的冲击

文/文昭
 
今天来说一个和亿万中国城市中产阶级切身利益高度相关的话题——房产税。
 
英国《金融时报》4月2日的报道,标题是《中国将重启房地产税计划》,与此同时网上流传一份《房产税征收细则》,内容就十分详细了。
 
毫无疑问房地产税这只狼已经来了。今天我们就来聊下这个房地产税开征之后将会给中国社会各方面带来哪些冲击。

上海一处公寓群(AFP/Getty Images)
上海一处公寓群(AFP/Getty Images)

 
中国的大城市针对居民征收的房产税有两个试点模式,上海模式和重庆模式。这两种模式的基本出发点不一样。上海模式的出发点是抑制囤积房源炒高房价,税务的大刀砍向的是拥有多套住房的人。重庆模式的征税对象是高端商品房,还有三无人员(无户籍、无企业、无工作)的个人的新购住房。所以重庆房产税模式对普通市民的生活影响很小,它能增加的财政收入也相当有限。
 
房产税普遍开征之后应当主要是以上海模式为参照,并加以扩展。在小道消息披露出来的房产税10条实施细则里,征税的计算标准是免税面积和套数相结合考量,这个办法相对合理,有的家庭虽然超出了免征税面积,但是只有两套房,那第二套房超出免征面积的部分仍然保持低税率。这样照顾到对城市中产家庭比较普遍的情况,造成的冲击比较小。
 
再有一个关键看点是,征税是用单一税率还是累进税率,小道消息说是采取分段累进税率,从0.8~20%。超出基本套数和免税面积之外的部分愈多,税率愈高,超出部分的第三套房子,税率是房产购买价或者评估价的10%,第四套达到20%。
 
举例说,按这个小道消息的方案来计算你们家如果有三口人,人均免征税面积是60平方米,一共有180平方米的免征税面积。你们家有两套房每套一百平米,那么第二套房有20平方米的面积就属于超于免征面积,但落在基本套数之内,仍然按个低税率,0.8%对这20平方米来征税。你家有第五套房,第五套就按购买价或评估价的10%来征税。如果有六套房,第六套就按每年20%的比例征税,那就极其的高了。当然税率最后未必能高到小道消息说的这种程度。
 
上海试点模式是两档税率,0.4%和0.6%,分段累进税率显然更合理,对抑制炒房的效果更显著,我想一个主要原因官员及其家属是囤房的生力军,这对他们的打击很大,怕来得太猛官场震动。
 
那10条细则的房产税小道消息不一一介绍,大家可以到网上去搜。说重点,但凡税收政策的改变都会引发社会矛盾的深度调整,那我就大体分析一下会带来哪些社会矛盾的改变。
 
首先说好的,如果采取分段的累进税率。囤的房子越多,交税越多,当然会让房叔、房姐们压力很大。会敦促他们抛售囤积的房产,增加市场上的房源供给、降低房价,对年轻人来讲有一定好处。
 
但是请注意:能达到这个效果是真的分段累进税率被有效实施了,有效实施意味着财产的稽查工作准确执行了。炒房团的房叔、房姐们的房子没有藏住,都被挖出来了,实打实地成了累进税率的征税对象。
 
可要知道房叔、房姐们有一个招数,叫做“代持”。他可以找亲属,甚至是同事朋友代持房产,房子实际是他的,名义上是另一个人的。比较知名的房叔,2013年爆出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一个区检察院的官员,他和他前妻名下的房产就有19套;同一年爆出的杭州一个科级干部,也是坐拥19套房产,这还只是基层官员。这是属于比较二的,一堆全都攒在自己的名下,没有过户到亲友名下代持。经过前面5年的反贪,相信大小官员们已经有充分的经验、充裕的时间给自己的财产洗白,采取种种分散风险,和藏匿财产的手段。那么哪怕是采取分段式的累进税率,能不能起到把房地产市场的泡沫挤出来的作用,让房叔、房姐们hold不住了抛售房产,让市场上的房源供给明显增加?还不敢太乐观。
 
这个情况可以从上海试点房地产税好几年的结果上看出来,它对打击囤房,增加市场供给没有明显的作用,反而2016年上海房价有一轮暴涨。对抑制房价涨速起作用的政策手段是在购买环节,不在财产的持有环节。说白了就是五限:限购、限贷、限售、限价、限商。当然上海试点房地产税是单一税率,如果采取累进税率可能会有些不同。但是在原则框架下,各地还有些操作的空间,对于拉低房价能不能起到作用,还不敢太乐观。
 
第二个影响领域就是中国人的遗产观念。存房子留给子女可能意味着给子女带来额外的税收负担。假如子女已经拥有了一套以上住房,再从父母那儿、岳父岳母那继承房产,按累进税率,继承来的房产的税收负担就会很重。那他们就会选择出售父母辈的遗产,也许通过这个渠道会增加一部分市场的房源供给。继承不动产到底是不是一件有利的事,是各个家庭自己算帐的问题,但是财产继承观念的任何改变都会带来持续的和连锁的影响。
 
第三个影响是税收对消费的挤压,以及增长民众对政府的不满。请问加了房产税以后,中国的大学学费能便宜吗?便宜不了吧;医疗费用能下降吗?能给养育子女的家庭以补贴吗?你什么都返还不了,对老百姓来说就是只有出、没有进,你就媒体宣传一通,纳税人光荣啊,大伙就傻里巴叽的幸福了吗?征房产税仅仅是因为地方政府的钱不够花了,公务员又不能裁员。也就是要老百姓们以牺牲自己的生活品质为代价,维持公务员们的生活品质,所以它只会起到增加民众与政府矛盾的作用。
 
也是同样的原因,征房产税会起到抑制消费的作用。因为只是从中产阶级口袋里掏钱。
 
实施房产税的再一个重大影响,就是短期内政府的行政成本会增加,在一些地方没准还造成这样的尴尬局面:短期内还有可能收上来的税还抵不上行政成本。为什么呢?因为面向个人和家庭收税,需要有比较完善的社会信用体制,而中国在这方面正是比较欠缺的。你光去把官员和居民实际拥有的房产核查清楚就是一项繁重的工作,要不你怎么保证税源不流失呢?
 
这个话题其实有太多可说的,以后慢慢来讲。中国历史上,明朝财政崩溃的最大教训就是:它的行政体系无法完成任务,官员和富人结成利益共同体,最后你发现承担税赋最重的是贫穷的人群,最富的人因为最靠近权势,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方法避税,他们反而是税赋最轻的。老子说:“天之道取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取不足补有余。”一旦你这个税收工具变成了取不足补有余的结果,那会迅速激化社会矛盾。
 
这方面的话题以后再说,今天还仅仅是从收税的行政成本来讲,要把居民的房产实际情况查清就是繁重的工作,政府人手不够,是不是要招临时工呢?招了一批临时工,以后解散方不方便呢?就算是外包给社会结构来完成税源的稽查工作,也要短时间内增加额外的成本,而房叔、房姐早已经对藏匿财产做了充分的准备,在某些地方你一开头能收上来的税是不是能弥补你的行政成本,这事还真是保不齐。
 
总之这个房产税一旦实施必定是件搅动社会的大事,而且它也一定要来,中国的税收体制已经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有更确凿的消息以后我们再来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