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崎岖路辗转来法国(中)

脚踏崎岖路辗转来法国(中)   法华难民真实故事与肺腑之言
 
我孤身带五个子女来巴黎
文/慧玲
 
【编者的话】本文是一位定居巴黎的难民妇女写的家庭故事,虽然不算曲折离奇,却反映了一个印支华人的心路历程。作者本人不幸的家庭遭遇固然令人一掬同情之泪,作者得到法国政府的人道收容而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也让人领会到什么是国际人道主义精神,什么是慈悲为怀!
 
岁月匆匆,时光在无声无息中消逝,且随我走进时光隧道追忆过去的日子。出生在北越南海防市的我,童年从我懂事起就知道家中富有,家里有8个男女佣人,每早睁开眼就享受丰富的早餐,午睡醒来又有精美午点,从来不知愁滋味!父亲是做当地军部的生意,获得独家专利供应食品、日用品给法国军队,生意大,赚钱多。父亲在海防算是颇有名气的。母亲则是一位慈祥、典型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我八九岁时,父母亲为了逃避越共的战乱,带我们一家坐大轮船到中圻(越南的中部)蚬港。我与弟妹入学侨校,我是在蚬港的几年学中文,并小学毕业。不久我又跟着双亲举家南迁堤岸市。我继续念书直至中学毕业。
 
吾哥古迹旁留下沧桑影
吾哥古迹旁留下沧桑影
 
由于时局动荡,环境变迁,以及父亲和友人合作做生意等因素,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们家又第三次搬迁,来到高棉(柬埔寨),一个语言不通,环境陌生的国家。我家在首都金边市“三支灯”(高级区域的一条大街),我开始学习英文。不幸的是,我还没有完成英文学业,19岁那年,在媒妁之言、严父之命、盲婚哑嫁的情况下,我被迫接受了不喜欢、不快乐的婚姻。我忍气吞声在痛苦阴霾下,过着我不甘愿,而无奈的生活!
 
那是我噩梦的开始,我强力抑制和改变了我千金小姐的性格来迎合这个家,为的是不想让生我养我的父母伤心!
 
平地一声雷!高棉右派军人发动政变,导致人心惶惶。在动荡不安的气氛下,自私自利的丈夫却丢下了我们母女在金边,他独个儿与他侄儿前往泰国。留下几个儿女和他母亲给我照料(因两位嫂嫂都不愿照顾不良于行、半身不遂的家婆),而弟妇一家在政变前也早早移居香港。无情无义的丈夫置妻儿不顾而独自逃生,远走他方。身为女人的我在烽烟战火四起、炮弹地雷震撼中偷生。我和女儿在惶恐中度日,听由命运之安排。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心灰意冷的我在梦魇中惊醒,我不能让不仁不义的他主宰我的命运!我决定带儿女离开金边往南越。家婆则由大嫂二嫂轮流照顾。
 
在南越堤岸市的大姐家寄居一段时日,为了生存,1986年我单身一人带着5个年幼的儿女离越,以难民身份去法国。遥远的法兰西,这是我求学时所向往的国家啊!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早期曾受过我帮助的弟妹已定居巴黎多年。妹妹安置我和儿女们在一间杂物房暂住,每月要交房租、要帮忙打扫清洁地方和洗衣熨衣。几个月的生涯就像佣工杂役的生活,度日如年。
 
为了办理各种合法证件,不懂法语的我只好拜托熟人或找职业翻译者帮忙。天寒地冻,冷风刺骨的晨曦,雪花纷飞的大清早,双腿发抖的我就赶去Cité(难民对巴黎警察总部的习惯叫法)排队领筹号。那种苦,那种痛,至今仍然是刻骨铭心!那个大难临头独自飞、抛下妻子与年幼儿女不顾的丈夫在我内心深处烙下的伤痛,是我一生难忘的,也是我一生的遗憾!我独自挑起这个家的重担,胼手胝足熬日。皇天有眼!我有了合法居留证,孩子们又在法国政府的仁慈博爱中都能上学了。大女儿同我照顾年幼的一群弟妹。为了要担挑起这个家,我不得不放弃学习法文的机会。经过一段悠悠漫长的岁月,我终于由三个月的临时居留证转为一年的居留证,给了我一颗定心丸。
 
天公有眼怜悯我!一位远在美国的知己女友,年年月月,彼此鸿雁互通不绝。她同情我的际遇,没有丈夫而独立持家,她毅然汇款资助,加上我小小积蓄,我开了一间小小食品外卖店。至此,厨艺不精的我,只好硬着头皮咬紧牙关独立开始新的生活。
 
在仁慈的法国政府每月津贴补助下,我和儿女们在法国度过安定、平稳的30年!更令人欣慰的是儿女们都很孝顺,很听话!
 
饮水思源,受施慎勿忘!我绝不会忘记法国的恩惠,永志心坎,我恳挚感谢法国的仁慈与博爱,以及远方朋友的雪中送炭,在患难中给我重生!至于那个置妻儿不顾、独自逃生、不能共患难的人,在我今生沧桑的岁月痕迹留下了无限心酸伤痛的烙印。漫漫难眠夜,凄凄苦日子,半生辛酸泪的坎坷日子深深埋藏在我心,是我今生所忘不了的,在漫漫人生的岁月中,刻骨铭心地上了终生难忘的一课!心中的最疼是忘不了的。法兰西给我们一家的恩情是忘不了的。永远!永远!
 
(看中国时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