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为什么强力推行军改

【编者按】日前习近平宣布军队改革,涉及军委部门变动、重划战区、设立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及监管机构等多部分内容,其养兵和用兵分开的思路是中共建政以来的根本变化。继习马会后,习近平的举动再次超出了外界的预期。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文/横河

这次公布的整体军改方案最大的看点是什么?

这次是军队体制的一个彻底改变。虽然说很多地方都谈到过中共建政以来,军队进行过多次改革,但是那个都属于按比例裁军这个性质的,在总的结构上没有特别大的变动。即使是后来陆军以外增加了其它的兵种,加了二炮啊什么,但它还是属于量变。这次应该是从1949年以来最重大的军队改革。就是原来中国的这个体制是军政、军令一体化,现在要变成军政、军令二元化,就是把军政和军令分开。

军政军令其实是原来中华民国的说法。所谓“军政”就是行政方面,实际上就是养兵;“军令”就是打仗指挥,也就是说用兵。我们中国人不是讲养兵和用兵吗?比较典型的就是前苏联是属于一体化的,美军是军政和军令分开的典型。

军政军令一体化与二元化的优缺点

军政军令一体化与二元化各有利弊。总的来说,军政军令一体化比较容易管理,就是它平时和战时是同一个体制,实际上就是一个和平体制。严格地说像在中国后来很多年实行的就是一体化的和平体制,也就是说“有军政无军令”,它基本上不需要战时的这个体制。

在中国的这个特定环境下它有一些特定的缺点。第一个就是很容易滋生和加重腐败,等于是一批和平兵在那里整天捉摸着怎么赚钱了,所以它滋生腐败;第二个就是它不能打仗,就是说养兵千日,一时要用兵的时候这个兵用不上!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缺点。这是一体化的情况。

军政军令分开也不见得就一定是最好的形式,但至少美军因为它是毫无争议的世界上第一强的军队,也因此大家都认为分开可能更实用、更有效。而且美军是实战能力最强的军队,也是实战经验最丰富的军队,它一直在打仗。冷战结束以后它基本上是用了这种分开来的体制。分开来的体制实际上就是战时体制。为什么它会这么强?当然体制是最重要的贡献了。美军是国防部和各个军兵种管养兵,打仗的时候是联合作战司令部管打仗,它分成九个司令部,其中有六个是战区司令部,它是管打仗的。

军政军令分开通过什么手段来实现?

根据习近平的讲话,他的实现的格局部分就是说“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它分成了两条线,一个是养兵的线,一个是用兵的线。用兵的一条线是军委、战区到部队。军委是指挥的,部队是打仗的,战区就是协调的。他把中间的很多层全都去掉了。这是用兵的部分,就是作战指挥体系。

养兵的部分就叫军委、军种和部队。部队还是打仗,军委还是总指挥,中间是军种。军种就比如说陆军、空军、海军、二炮,平常就是养兵养在那个地方。一打仗了,战区司令部要兵了,各个军种向它提供兵源。这就变成了养兵体制和用兵体制就把它分开来了。用这种方式把军政和军令分开来了。

目前中国军队存在严重问题

首先最严重的问题就是结构不合理。结构不合理的原因,就是军队主要不是对外的,是保护中共政权的。根据这个功能来设置,原来可能不是特别大的问题,但是现在因为中国军队显然要走向更远的地方,而且正在采取越来越强硬的对外进攻的态势,比如说海军可能要对外作战,至少有这样的考虑,比如说它要向世界其它国家派遣。

也就是说它要走向海外的话,那就要成为一支作战的军队了。不管出去打不打,要对外的话就要考虑战争的问题。这样的话就是功能上有这个需要,在功能上原来的结构就不合理了,所以这是它一个根本问题。这样的军改可能是想解决这个问题的。

第二个问题就是它的作战思想和战略战术很落后,这个跟它原来的功能也是有关系的。因为它不需要对外作战,所以这种作战思想它不需要很先进。这一部分通过军改可以改,能解决这些问题。就是一改以后,分成战区了,你整个打仗的思维就要改变了。这是逼迫你改,从结构来改变这个思维。
再一个问题就是它没有对外应付各种情况的方案。美军它最好的就是对外各种各样的情况它都有相应的方案在,因为它是国际警察,它的战略就是在世界各地能作战,各种情况它都要准备好。美军它每次战争就是,我们看冷战结束以后,至少每一个战争爆发以前,它都有很完整的几套方案供选用,它没有说是临时有一个战争,或者是有一个战役,它没有准备的,这是没有的。

现在从中国的军队对外来看,我们哪次讲过有两种部队,一个是维和部队,维合部队它是受联合国指挥的,它不需要自己的方案。海军护航它仍然属于单军种演习级别的,以前养兵的时候海军也能派出去。就是养兵方案它也能派军队,因为单军种的训练和演习甚至派外,它还是属于养兵不是用兵。用兵这一部分它是要联合训练演习,就是不同的军种的联合训练演习,那才属于用兵的。

曾经有一次海盗劫持了中国商船以后,军队本来可以拦截的,结果故意绕了个圈子去和另外一艘供应船还是什么军舰会合,然后再去拦截。实际上是属于故意拖延,没有拦截。现在看来真实的原因就是,这个军舰它没有拦截以后怎么样应对的实战方案,它也不知道拦截下来以后它该怎么办。但这一点呢,它是超过了军舰甚至是护航舰队的权限和能力,而是说整个国家的军事战略上就没有这个计划。所以从这一点来说,这样的军改至少可能部分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再一个,中国军队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腐败的问题。腐败问题实际上分几个部分。一个部分是财产,中国的军队包括地方部队它自己都有财产,它的营房就是它的财产,它可以盗卖。我们可以看到军队腐败当中像谷俊山为代表的总后系统的腐败,相当一部分就是把位于城市中心黄金地段的营房高价卖出去,卖土地嘛!这个卖土地在其它国家是没有的。

这种基建过程卖土地的腐败实际上来源是很特殊的,是中共军队在1949年战争胜利以后,很多军队,特别是卫戍区占据了很多城市的黄金地段,实际上那时候是属于一种掠夺,它肯定一分钱都不付的。比如说外国资本或者资本家的财产,它直接就掠夺过来了,就把它占据了。这种是属于它革命以后掠夺的财产,最后就变成它的私产了。

在这一点上,美国军队是没有的,美国各军队的机构它都不拥有财产,没有一寸土地是它的,所以它不能买卖,这个类型的腐败在美国军队它是彻底根除的。中共军队在这方面很严重。

再一种就是“买官卖官”。各个级别的军官,最近透露出来都有价钱,像到了军委这一级的话可能都是上千万。这个腐败就是越往上,它拿的钱越多。但是这有个前提,就是买官卖官的前提是什么?是军官的职位要有油水,不然的话,我花了这么多钱买了官以后收不回来怎么办?它是一个买卖!是一个买卖的话,自然就会有油水,他一定要能够收回成本,甚至要赚钱他才会去投资。贿赂官位是一个投资。当他占据这个官位以后,他能够收回来。

也就是说它的官位价格,这就是市场价格了,官位的价格和它的职位高低是对应的,而职位的高低跟它的利益大小是对应的。这就不是一般的腐败,不是说我行贿一个人的腐败,这是全面腐败的基础上才可能有这个买官卖官存在。

而军队的腐败跟全国的官场它是一致的,各个大军区跟各个地方的利益是千丝万缕的连系。这个导致的结果很糟糕的就是军队没有打仗能力。军官整天想着怎么去买官,怎么把投资收回来的话,他怎么能打仗?不可能打仗。所以军队这种腐败导致军队作战能力肯定是下降,不是一般的下降,基本上就没有作战能力。

腐败还有一个结果,就是部队的装备,因为部队装备的采购和使用是同一家,这个就很麻烦了,如果说是军政军令分开的话,打仗的不管采购,至少在打仗的这部分就不会有腐败存在,只有采购的部分才有腐败。现在采购的和用的是一家的话就会有腐败了,在购买的过程当中就给承包单位回扣,承包单位就偷工减料,就导致了中国很多武器装备的质量比设计能力低了很多很多,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在生产过程当中偷工减料,豆腐渣工程。

所以这次军改目的来说的话,就是想要解决这些问题,也就是说它要根据能打仗、打胜仗的要求来改变军队的整体结构。

军改主要的障碍是什么?

首先最大的障碍就是观念的问题。因为现在中共的军队结构是在毛泽东一建政以后就确立了的军队结构。尽管中国的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改革开放以后,地方上观念上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了,整个经济的格式相当一部分是引进了资本主义的,不管它引进的是正宗的还是不正宗的,或者有多大的变化,毕竟是引进了很多。

而军队虽然它的装备有了很大的改进,但是它的观念变化非常小。在这一点上要触动它的话是不容易的。因为军队不管怎么说它是毛泽东建立的,要把这一部分改掉的话,这个观念上的抵制会非常强烈。这是一部分。

第二部分就是现有的利益集团。因为现在这些利益集团它的全部利益跟原来的结构是有关系的,就是它腐败的来源、它的财产的来源都跟这些有关系。一旦结构改变以后就存在两种问题,一个就是腐败份子的位置怎么办?就是这些人怎么办?

还有一个就是跟腐败没有直接关系的,就是现有结构它组成的人员在新的结构当中没有位置。就是说新的结构一旦建立以后,这些人不是说自动的就转过去的,因为它的功能不一样了,执行功能的人要求也不一样,所以有相当一部分人自动在军队里就没有位置了,这个会有很大的抵触。

另外一部分,就是腐败份子在军队的最高层被清洗了,像郭伯雄、徐才厚,但是这个腐败的系统其实没有触动,到现在为止,你靠抓人抓不完的,而且军队还不能像地方上这样子动,因此就是中高层的触动并不大。那么这些人他有个特点,他跟江泽民的军队的势力范围和江泽民的这个政策的受益者有很高的重叠性,这个会成为军改的一个非常重大的人方面的阻力。

具体每一个人在当中抵制就跟他自己跟这个原来的系统的利益直接相关。那么这部分还有一个因素,就是说只要江泽民还在,就是还没有把他拿下来,就会有人以他为旗帜。因为这些人原来可能讲是讲江派,因为不触及到自身利益,他可能不会去动,但一旦要触动自己利益的话,很可能就会以他做旗帜,所以江本人也很可能成为军改的主要障碍。

最后一个就是功能的问题,就是刚才讲的,现在的军队它完全是为保卫中共设计的党的军队,要成为一支现代化的军队,那么它的功能就必须转变,转变成国家利益第一。这样的话,就是它的党军的性质就变成了最大的障碍。这个解决途径只有“军队国家化”,但是目前一般的分析认为这次军改不会涉及到“军队国家化”问题。

此次的军改,能否达到目的?

部分目的是可以达到。比如说体制改变,尽管阻力会很大,但是最终是要完成的,裁减人员也是可以完成,因为从数量上还远远少于当年邓小平的裁军;另外清除军中的江派势力,这些部分不是特别大的问题。

现在的军改,他把旧的格局完全打乱掉了,也就是现在军内所有的利益集团、势力范围和派系都被打乱了,甚至有些就自动消失了,有些部门编制就取消掉了,那个势力就不存在了。所以即使有一些看上去比较现实的阻力,军改一旦开始以后或者进行到一定程度,那就不存在了,所以自动就解决了,所以有相当部分是可以达到他的目的。

但是有一个问题,这些目的即使达到,也不一定说就从根本解决了中国军队的问题。因为中国军队最根本的问题,是由军队的性质所决定的。也就是我刚才讲的,它是党的军队而不是国家的军队,而军队一旦要进行战争的话,比如要对外作战,它面临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军队为谁而战的问题。也就是说它是国家的军队的话它会为保卫国家而战,军人就有荣誉为国家而战,但是如果是为了保卫党而战,那就存在这个问题。

这些问题在军改的过程当中看不出来,军改刚刚完成也不见得就能看出来,但随着军队现代化的过程和它功能的转变,这个根本的矛盾一定会以各种方式体现出来,所以最终军队最根本的问题,通过军改是解决不了的,而且军改过程中是看不出来的,但是最终会暴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