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正式被“双开” 罪名定性超过薄熙来

【本报综合报导】9月29日晚,原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通报用词严厉,包括“严重践踏”、“严重违反”、“完全背离”、“巨大损害”、“极其恶劣”等。
 
从这次官方发布的公告中有关孙政才罪名的措辞以及当局处置孙案的手法来看,孙案的性质比5年前落马的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案更加严重。

孙政才 (Getty Images)
孙政才 (Getty Images)

 
另外,外界惊讶案件审查异常快速。有报导分析,这最主要是因当局欲孙案在10月11日召开的七中全会得到确认,为十九大召开消除隐患。
 
海外时政观察人士指出:孙政才当初到重庆就职后,并没有按照北京当局的意图彻底清除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的“余毒”,还变相保护了他们的旧有势力,实际上就已经站到了习近平当局的对立面。
 
对照官方通报,孙政才被指涉六大罪,包括:
 
1,孙政才“丧失政治立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2,“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讲排场、搞特权”;3,“严重违反组织纪律,选人用人唯亲唯利,泄露组织秘密”;4,“利用职权和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伙同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财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巨额利益,收受贵重礼品”;5,“官僚主义严重,庸懒无为”;6,“腐化堕落,搞权色交易”。
 
最后,公告称,在对孙政才的审查中发现了“其他涉嫌犯罪线索”;并指孙政才的行为“给党和国家事业造成巨大损害,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上述措辞十分严厉,与同样在重庆市委书记的职位上落马的薄熙来被双开时官方的措辞相比,孙政才案件的性质更为严重。
 
对比孙政才与薄熙来所涉罪名
 
据公开的资讯,大陆官媒2012年9月28日发布公告宣布“双开”薄熙来时指控的罪名是:
 
1,薄熙来在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叛逃事件和其妻谷开来故意杀人案件中“滥用职权,犯有严重错误、负有重大责任”;2,“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他人巨额贿赂。”;3,“利用职权、谷开来利用薄熙来的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巨额财物。”;4,“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5,“违反组织人事纪律,用人失察失误,造成严重后果。”
 
此外,公告最后也宣布在调查中还发现了薄熙来“其他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并指薄熙来的行为“造成了严重后果,极大损害了党和国家声誉,在国内外产生了非常恶劣的影响,给党的事业造成了重大损失。”
 
对比孙、薄两人的落马情况中的相同之处和不同之处可以看出,孙案的性质比薄熙来案更为严重。
 
首先,从官方公布两人被“双开”的决定的时机选择来看:
 
孙、薄都是在放“十一长假”之前一、两天宣布的,而外界认为官方选择这个时机来公布这种敏感的重大政治决定,可能是考虑到接下来就是长达一周的放假时间,对于缓冲公众对这种敏感的政治决定所带来的冲击震荡十分有利。
 
由此可见,在北京当局的眼中,落马时都拥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身分的“政治明星”孙政才的案情,其案的严重程度绝不亚于薄案。
 
其次,从官方罗列的二人涉嫌违纪违法的罪名来看:
 
其一,孙被指“丧失政治立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这样的措辞在薄案中是没有的。对此,外界有舆论分析认为,这表明北京当局要在七中全会得到确认孙的罪名,不希望留有尾巴,可以为十九大的召开“消除障碍”。
 
其二,在涉及违反组织纪律方面,孙被指“选人用人唯亲唯利,洩露组织秘密”,而薄被指“滥用职权”、“ 用人失察失误”,明显孙政才的问题更严重,还多了一个洩密的问题;
 
其三,在经济方面,二人均存在利用职权谋取利益,本人或亲属或“特定关系人”收受了“巨额财物”,而孙案多了“收受贵重礼品”这一条;其四,孙薄两人都存在以权谋“色”的问题。
 
从孙、薄两人落马被查到被双开移送司法机关的时间来看:孙政才今年7月24日被宣布调查,9月29日被双开,用时仅2个月零5天;而薄熙来是2012年4月10日被宣布调查,同年9月28日被双开,用时为5个月零18天。显然孙案的调查速度比薄案快得多,显示孙案的“铁证”恐怕比薄案更为明确甚至更多。
 
最后,在两人违纪违法行为所造成的危害与不利的社会影响方面:对孙政才的措辞是“造成巨大损害”以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而对薄的措辞上“极大损害”与“重大损失”以及“产生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两相比较,官方描述孙案罪责的措辞明显比薄案更为严重,显示孙政才所涉及的问题很可能比薄熙来更加深层,更加严重。
 
习近平搞成就展 孙政才与薄、周同框示众 定性提前曝光
 
十九大召开前夕,北京举办了一个大型的展览,其中一个展区是“十八大”以来的反腐成就,孙政才赫然在列,并与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一起同框出镜。而展板上的图说称,严肃查处这6宗严重违纪案件,惩治“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分子”,消除了“重大政治隐患”。
外界据此猜测:孙政才已被列入“大老虎”行列,而“重大政治隐患”在党文化的特定语境中,往往暗示有涉及政权的意味。因此,有观察人士认为,孙政才的案件有可能卷入了类似“夺权”、“政变”这样的范畴。
 
香港《动向》8月号曾撰文分析说,孙政才落马后两天,习近平亲自召开只许听不准记的秘密会议。从放风出来的会议信息显示,会议传达了孙政才的问题,重申严明政治纪律,表明十九大前最大的政治就是警惕和防止野心家挑战习核心。这不仅佐证孙政才的问题是挑战习核心的突发事件,还可能是习近平刚刚粉碎了一场未遂政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