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官员上网借鉴贪腐经验 习近平当局反腐受抵制

【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习近平上台后,过去几年连续大力反腐,外界观感强烈。不过,连官媒都纷纷承认,反腐遭到官员多种方式“抵制”。特别是官员们常将落马高官的“经验”视为“宝典”,也有人经常上网“学习”贪腐经验。
 
4月24日,大陆媒体刊文称,重庆落马官员张晓江经常上网借鉴贪腐“经验”。据报道,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经常上网搜索领导干部职务犯罪的手段和做法,采取“砍头息”的方式“放水”给有求于他的老板,就是他借鉴别人“贪腐”经验找到的一条自认为既能发大财又安全隐秘的路子。

(Thinkstock)
(Thinkstock)

 
比如,他借1000万元人民币给一个老板,约定一年之后连本带息收回1360万元人民币,可实际借出的只有640万元人民币,并且多数时候不到一年就收回1000万元人民币。
 
文章批判称,现实中,一些干部翻阅警示教育材料,不是出于吸取教训的目的,而是走过场、看热闹,甚至还有极个别人像张晓江一样,“研究”如何贪腐才能更加隐秘。这些人是典型的“两面人”,表面上口口声声高调反腐,表态时说着“震惊”“触动”“教训深刻”,背地里却视腐败为能耐,很羡慕别人轻轻松松就能敛财万千,过上奢靡享乐的日子。
 
官方如此罕见报导官员抵制反腐的花招,显然有些无奈。
 
此前,2017年8月5日,北京官媒也曾引述报导说,官员在观看落马贪官“警示录”时,反而视之为规避监督、钻空子的“宝典”“秘籍”,官员从腐败官员身上“学习”到的有三大套路,包括:保持低调、装穷不露富;自我设限、只跟“信得过”的商人交往;隐身其中、寻找掮客“代言人”等。部份落马官员所写的忏悔录不乏套话、空话,甚至假话,要是不看文章标题,实在看不出这是在忏悔。
 
“腐败总教练”不抓 体制腐败越反越腐
 
自2012年当局掀起反腐打贪风潮,声言“老虎苍蝇一把抓”,上至前政治局常委,下至县官村长,皆有涉贪下马例子。
 
但不少观点认为,中共腐败体制是主要原因,一党专制之下,贪官层出不穷,抓也抓不完。
 
《美国之音》2017年3月29日报导援引美国学者分析,习近平的反腐工作正面临重大挑战,其反腐举措并没有大幅度降低中共的腐败现象。主要因为中共有一种贪腐的文化,腐败已经成为官场中无处不在的病状,这种腐败文化是2002年江泽民用“三个代表”将经济新贵们纳入政治体系而滋生的,这样的腐败文化最终会拖累经济的发展。习近平不可能会查办所有官员,这不是一个行政命令或是反腐运动可以解决的。
 
《美国之音》2016年10月29日也曾引述学者裴敏欣的观点说,习近平大规模打击贪污腐败的做法显示,腐败已经渗透到官僚机构的各个层面。但这场打贪腐的行动却没有触及到体制内贪污腐败的根本,也就是习近平经常所说的“贪腐的土壤”。习近平只是暂时中断腐败的市场,一旦打贪行动松懈,这个市场会马上回来。
 
根据国际反贪组织“透明国际”最新公布的《2017年廉洁指数》,中国大陆得分为41分,排名第77位。观察发现,在十九大上位的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中,有不少本身与“野心家”们关系密切,且腐败丑闻缠身,却仍是边腐边升。
 
比如中央委员中一些人,或是与周永康、令计划等当局定性的“阴谋家”、“野心家”关系千丝万缕,或是本身贪腐丑闻高发,比较明显的,就包括张春贤、郭声琨、黄明、韩正、刘奇葆、吉炳轩、陈润儿、阮成发、傅政华等等。另外,被称为“腐败总教练”的江泽民以及大批贪腐丑闻被曝光的江派权贵家族并未被触及。
 
现当局面临亡党危机
 
近二十多年来,大陆官员、党员们离心离德,一心只想升官捞钱。党内派别林立,毫无共识可言。
 
近年,习近平及其助手王岐山都不止一次公开提到中共面临亡党风险。
 
2016年12月2日,党媒《求是》杂志全文刊登王岐山的讲话。王岐山表示,有人嘴上喊“四个意识”,在会议上对中央大政方针表示“拥护”,但在饭桌上、私底下说的却是另外一套。
 
对于当局一再强调“从严治党”,时评人士文昭表示,中共是想严明家法,清除党性不纯者,以渡过危机。但客观上来讲,反而会激化共产党内的矛盾,加速中共解体。
 
文昭认为,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八十年代已不一样了,“现在的官员已经体验过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的生活,你现在要他回去当清教徒,还拿着反腐的鞭子去抽着他,官员心里的抵触怨恨情绪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