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子陵:“大老虎”要推翻习近平 企图再夺天下

【记者李大山、东辰雨采访报导】中美贸易战正打得难解难分之际,网络流传不少针对习近平不利的传闻,有分析认为这是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带来的冲击,导致体质内有不满的声音,甚至可能是“倒习势力”所为。
 
沉寂近一年的大陆体制内挺习派学者辛子陵表示,引发贸易战的根源,与江派宣传口刘云山“高级黑”的舆论宣传有关,江泽民、曾庆红、刘云山等三个“大老虎”所代表的权贵集团,意图借贸易战逼习近平下台,再度抢夺天下。 
 
辛子陵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出版社长、国防大学《当代中国》编辑室主任等职,退休前为正师级大校军衔。
 
辛子陵:“大老虎”要推翻习近平
 
辛子陵提供给《看中国》的文章标题为《老虎党要藉助美中贸易战推翻习近平》。
 
辛子陵在文中提到:“习近平虽面临错综复杂的国际和国内矛盾,但主要矛盾依然在国内,主要危险也在国内。‘老虎党’(这是指以江泽民、曾庆红、刘云山为代表的党内权贵贪腐集团),以拥戴习近平的‘笑面虎’姿态出现,但在舆论宣传上,却把习视之为‘毛二世’,将习包装成毛邓江的捍卫者。”
 
文章表示,十八大后,在刘云山的导演下,以“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为国内外宣传的主调,在现任政治局常委、主管宣传部的王沪宁政治导演下,纪录片《厉害了,我的国》在央视播放,党媒出现了“美国害怕了”、“日本吓傻了”、“欧洲后悔了”等文。
 
图片说明
习近平(AFP/Getty Images)
 
辛子陵表示,由刘云山负责的中共宣传口的大吹大擂,从根本上破坏了(2017年4月6日)中美两国元首在海湖庄园会晤达成的和解和谅解,也理所当然地引起美国和欧盟等民主国家的警惕和反对。中美双方目前在贸易问题上的争端,实际上超越了经济领域范畴,突显出双方在意识形态和制度上的对立。
 
辛子陵强调,尽管两国在短期内也许能够避免一场大伤元气的贸易战,但是美、中关系的长期走向,可能导致一场全面的冷战。当全世界民主国家视中方为敌人,习近平在内忧外患的压力下搞不下去的时候,老虎党将利用形势,组织力量,逼习近平下台,夺回他们失去的天下。
 
辛子陵告诉《看中国》记者,美国进出口贸易逆差,是近40年美中贸易的积累,不是习近平主政的五、六年造成的。川普要改变这种状况,不能说人家不对。辛子陵相信,党内有声音,不希望习近平和川普“因为前一段习近平与川普工作关系和个人友谊走得比较近”,担心习对美国态度软化,因此鼓动民众的民粹主义情绪,逼习强硬应对。不能说他们就是贸易战的根源,是逼现政府强硬应对的幕后力量。
 
被封锁的一次对军队高干讲话
 
在文章结尾,辛子陵公开了习近平在2014年3月在军队高级干部会议上的一次讲话,但该讲话此前被刘云山封锁。以下是该讲话摘要:
 
“重新认识二战,特别是太平洋战争的意义,实质上就是重新认识美国。战后,特别是我们执政后一个很长时期,我们对美国的认识发生了偏差。未能处理好我们跟美国的关系,是我们遇到诸多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对美国有一个准确的了解,对我们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二战的历史进步作用之所以比一战更为显著,是因为有一股人类的进步力量加入到战争进程中来了,这股进步力量,除了苏联,还有美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美国对战争性质演变的作用要大于苏联。1941年8月12日,德国法西斯对苏联发动大规模闪电战已经一个多月,而珍珠港事件尚未发生,美英首脑罗斯福、邱吉尔在纽芬兰湾的威尔斯亲王号战列舰上秘密会晤,并共同发表了一则声明,史称《大西洋宪章》。此声明很简短,共列出八条内容,大家可以看看。正是这所谓的《大西洋宪章》,加上苏联的被迫参战,彻底改变了二战的性质和走向:一场新强盗反对老强盗的二战,变成了世界文明进步人类反对野蛮、落后人类的二战。
 
自此,一直到二战结束、联合国成立、发布《联合国宪章》,基本上就是沿着《大西洋宪章》的思路走来的。西方世界因为美国取代英法发挥了主导作用,也发生了根本性改变,游戏规则变了,过去数百年来凭藉武力通过掠夺殖民地资源谋求经济、政治霸主地位的旧游戏规则,被自由主义的在各国独立自主基础上通过自由贸易增长财富的新游戏规则所取代。美国是这一新游戏规则的倡导者和捍卫者。五十多年来,不仅世界大战没有发生,而且还造成了20世纪后五十年的经济、科技、文化大发展。事实证明,这一游戏规则是符合历史进步潮流的。
 
我们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决定改革开放,实质上就是默认这一游戏规则,根据中国国情实行这一游戏规则。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游戏规则的正确。所以,二战的伟大意义,不仅仅在于消灭了几个法西斯战争机器,更在于战后有了一个新的国际秩序。也因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战争胜利的一方是否秉持正义,不看他宣扬的如何,而是看战后他是否能给一个地区、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带来进步、文明和发展。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美国是秉持正义的国家,这是没有异议的。我们的宣传部门在制作节目回顾二战历史时,不应该回避这一事实。
 
我们为什么要反美?是美国要侵略我们?不是。是因为美国反共,是的。美国不赞同共产主义学说……更是竭力反对共产主义者在各国的‘社会革命’实践……这是显而易见的……美国在他自己国内,就是在政治上极力压制共产党的……但是,我们是不是清楚,反对共产主义,不仅仅是西方国家执政者的诉求,也是那里的多数学者和普通民众的诉求……这种诉求在二战前和二战中也并不怎么强烈,但在冷战期间,尤其是苏联彻底崩溃之后,共产主义几乎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共产主义在一些国家的糟糕实践,为反对者提供了有利且有力的证据。
 
我们通常将冷战的双方称作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的对抗,说得再直接一点,就是苏联跟美国的对抗。苏联挟社会主义阵营的强大声势,在上世纪50年代,确实是咄咄逼人,四处出击,大有横扫全球的架势。但是,人们忘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反对美国,反对的是什么?反对的是美国主导的国际社会新游戏规则。反对这一新游戏规则,实行另一套游戏规则——共产体制,这就是冷战的实质……于是就有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现在看来,对中华民族来说,这两场战争意义不大。尤其是在中国的改革开放经历了30多年之后,我们已经认可了二战后形成的国际社会游戏规则,而且获得了很大成绩,回过头来再审视那两场战争,真的意义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