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警员不予起诉 雷洋案黑幕重重

【本报综合报导】引起国内外关注的雷洋案,最终在家属的妥协下结束,雷洋的葬礼在1月6日举行。家属当天下午举家返回湖南常德故乡。 
 
北京人民大学研究生雷洋2016年5月离奇死亡后,一直备受外界关注。北京市丰台区检察院去年12月23日认定,涉案五名警员虽存在不当执法,未能及时对雷洋进行救治,及事后有妨碍侦查等行为,但综合全案,最终决定做出不起诉处理。 
 
消息引发外界舆论哗然,雷洋家属也在第一时间表示,将在一周内提出申诉。但没过多久,雷洋家属迫于压力,决定放弃申诉。
 
美国之音援引可靠消息称,雷洋家属去年12月28日在官方和解协议上签字,放弃追诉权利,而官方付给雷洋家属补偿金,不低于此前答应的1200万元人民币。 
 
接近雷洋家属律师团的消息人士对香港《明报》透露,雷洋家属在接受2000万元人民币,以及一套价格约2000万元的住宅作为赔偿后,同意不再申诉、解雇律师,同时不在网上公布赔偿详情,也不接受传媒访问。 
 
目前,了解事情真相的所有当事人均被控制,即使调查这个案件的内部人士也受到恐吓。他们被威胁说:一旦泄露情况,就整死你! 
 
这位来自中国内部的人士对明镜电视说,当天晚上,是涉事警察等将雷洋的脖子勒住,然后数人殴打其致死。更令人惊诧的是,调查人员发现,在对雷洋的阴囊解剖后,调查人员发现有针孔,有遗精。这一发现,让官方说的雷洋事发当天“接受有偿性服务”信息更加可疑。 
 
而此次雷洋事件被卷入的,不是寻常警队,而是北京警队。这位人士说,造成当局对雷洋案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雷洋案涉事警察被抓后,北京警方有4000人提出辞职。此事给北京市委和警方造成巨大压力。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北大法学博士仝宗锦在微博发文,质疑雷洋案不起诉决定书中涉案警员犯罪“情节轻微”的表述,并指出根据有关司法解释,涉案警员反倒非常符合“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 
 
雷洋案是否存在嫖娼,证据明显不足。检方最后认定“雷洋接受有偿性服务属实”,但检方基于的还是此前警方提供的人证与物证,而这些早就被外界一一驳斥过。检方对于之前社会舆论提出的关键疑点和问题,如雷洋打110电话、足浴店录像等等,这次还是都没有任何解释。
 
12月24日,人大部分校友联名致信习近平,呼吁对雷洋案启动特殊程序予以彻查。
 
12月25日,人大校友再次在网上公开发文,斥责北京检方“不起诉”的结论无耻,并称:“既然我们敢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网际网络上,我们就敢把呼声传遍全世界!”
 
据自由亚洲电台26日报导,截至12月25日晚,人大、清华、北大及兰州大学等逾百所高校学生联署签名,联署者达700多人,而社会人士达600多人。在原有的律师团解散后,新的雷洋案十人律师团迅速组建并初步确认,除了原来的陈有西、龚丽平律师外,新加入的有贵州律协副会长的陈世和,全国刑委会委员李肖霖、张庆松、张燕生,中央财大法学院李轩,西北政法大学教授董少谋和陕西刑委会委员段万金。
 
知情者对海外中文媒体披露,清华大学负责海外引进高层次人才的一名领导说:雷洋案结果公布后,北京从海外引进高层次人才的“千人计划”也受重创;在美国著名学术机构里卓有建树的青年学者们,不少原本已有回国倾向的,目前纷纷失去了“联系”。
 
知情者称,对这些人来说,现在回国需要考虑的,已经不仅仅是薪酬和工作条件的问题。基本的人身安全可能不保,令海外人才对去中国工作服务讳莫如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