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法兰西马文化

左图:路易十四骑马铜像(123RF);右上:凡尔赛宫皇家大马厩中的马车;右下:法国共和国卫队(维基百科)
左图:路易十四骑马铜像(123RF);右上:凡尔赛宫皇家大马厩中的马车;右下:法国共和国卫队(维基百科)

文/清莹
 
骑士精神是中世纪欧洲上层社会的贵族精神,这种马背上的文明在整个欧洲文化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对西欧人的思想影响深远。中世纪的骑士曾是正义和荣耀的化身,他们拥有尊贵的身份,即谦卑又骄傲,骄傲因为秉承神赐的荣耀,对平民和弱者又保持谦卑的风度和礼仪。
 
现在马背上的历史已随着时间的流动翻了页,但文化所留下的历史影响仍然存在:巴黎街头随处可见的青铜骑士塑像,坚毅的面孔,身穿铠甲手持利剑在这个城市古建筑群里高高伫立。马术至今仍为法国人非常喜爱的传统休闲运动。巴黎市区仍有骑兵,他们身穿制服骑着高头骏马,马掌与水泥马路发出嗒嗒有节奏的叩击声,在保存良好的巴黎古典主义建筑群内徜徉,竟然毫无违和感。
 
马背上的骑士文化与法国文化的历史渊源很深。公元800年法兰克王国查理大帝几乎一统西欧,他当时建立的大法兰克王国疆土囊括了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士、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奥地利、匈牙利、西班牙的加泰罗尼地区、克罗地亚、捷克和波希米亚地区。自西罗马帝国没落后,欧洲的疆土第一次被一个国家纳入版图,人称加洛林帝国。
 
如此大的疆土就是骁勇善战的查理大帝在马背上所征服的。或许读者对查理大帝有些陌生,但是大家熟悉的扑克牌上的红桃K,就是查理大帝。而跟随查理大帝征战的十二名勇士被称为圣骑士。骑士精神中的尚武部分最早就来源于这种中世纪征战的重骑兵。
 
法国历史上另外一个伟大的国王路易十四建造了举世闻名的凡尔赛宫,凡尔赛宫自建造以来便成了整个欧洲乃至全世界瞩目的历史文明精粹,凡尔赛还是皇家马厩的所在地。早在1560年,整个法兰西王室因为军需和日用,拥有超过一万多匹骏马。1620年,皇室仅在巴黎就有250匹骏马、40名专业马夫和20辆皇家马车。1682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将宫廷迁至凡尔赛宫,他也审时度势地着手建造皇家马厩。1689年在路易十四的要求下,王室首席建筑师芒萨尔在凡尔赛宫的正对面,建造一大一小两座皇家马厩(Grande Ecurie和Petite Ecurie)。而这两座皇家马厩是有着超凡艺术品位的路易十四所主理的,它也成为了法国历史上最为气势恢宏的皇家马厩。
 
这两个皇家马厩都被设计成马蹄形,曾经圈养600多匹骏马。大的皇家马厩是国王和王子们专用的。里面的马匹都是精良的,并且受过专业训练,为国王和王子们狩猎备用。小的皇家马厩则是供王公大臣们使用,用于运输、拉马车等。路易十四在这里还建造了一家马术学校,最辉煌的时期曾有数千名人员服务于皇家马厩,他们精选训练良驹为王公贵族们打猎使用,还总结操练着全欧洲最为精湛的马术供王公贵族们欣赏,这里变成了法国传统马术的发源地。路易十四在位期间以艺术舞蹈复兴了欧洲文明,而在这种教化的感召下,也将以往用于军用的战马骑术调教为尽显绅士淑女之风的马术表演。1900年马术第一次在奥运会作为比赛项目,当时的马术比赛只有障碍赛,时至今日,马术比赛的项目组已经有了障碍赛、全能马术比赛和盛装舞步(花样骑术)。
 
太阳王路易十四时期还发明制造了减震良好的弹簧马车,后期不断改进,更让可摇式玻璃窗安装在了马车之上。路易十四时代的马车金碧辉煌,抽屉式的脚踏板,能让王室贵妇上下车都保持从容与优雅,正如太阳王路易十四时期所致力的一样,把文明与教化浸染于生活的方方面面,一个有教养的人,应随时随地保持平静、理性、优雅与泰然自若。
 
站在皇家大马厩中,观察屋顶,你会惊叹当时设计的独具匠心。拱形圆顶证明了那个时代高超的建筑技艺和设计,灿烂的阳光透过窗户,使坚固的砖石结构不至于那么冰冷。高顶增加的空间感和密集窗户的设计排列非常实用,保证了马厩内良好的通风,让人倍感舒适洁净。
 
这一伟大的建筑曾经因为年久失修对公众关闭了将近两个世纪,2002年5月经过法国国家文化部门投资整修重新面向公众开放。2003年马术表演学院在此创立,并且招收了来自全世界的优秀骑手,使得法国传统马术全面回归。如果说马术比赛中全能马术比赛和障碍赛带给你的是速度与激情,是原始自然本性的释放,那么盛装舞步(dressage)就是法兰西独特文明中孕育出的杰出的视觉享受。盛装舞步可不是强调杂技般的高难度,这一表演通过训练马的服从度,让步速、前进、后退都极具张力和气势。人着盛装,马踩舞步,骑士和马匹无声的配合让表演流畅且有韵律,整个表演非常优雅从容。
 
如果你想欣赏一下传统法国皇室马术盛装舞步,你可以到凡尔赛宫马术学院去看一场表演,进行一场文化的洗礼,相信每个人都会对于美和艺术有不同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