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大火 女王发表罕见言论 民众展人道精神

【记者成容综合报导】6月14日近凌晨1点时,格伦费尔大楼熟睡的人们从噩梦般的地狱之火中惊醒,周围居民和目击者能闻到空气中的烧焦塑料味,听到人们的尖叫和哭喊,绝望的母亲从高楼上扔下自己的婴儿或幼童。又一场惊心动魄的灾难在伦敦发生了,人们愤怒于政府迟缓应对的同时,却也见证了从王室到普通大众的仁爱和支持。

6月14日凌晨,英国伦敦西区一栋24层高的公寓大楼格伦费尔大厦发生火灾,现场惨烈。(AFP/Getty Images)
6月14日凌晨,英国伦敦西区一栋24层高的公寓大楼格伦费尔大厦发生火灾,现场惨烈。(AFP/Getty Images)

 
伦敦大火发生了什么?
 
6月14日,英国时间00:54,位于北肯辛顿24层高的格伦费尔大楼(Grenfell Tower)发生火灾。当局出动了40余台消防车和200多名消防员。火灾波及了从二楼起的所有楼层。消防员首先与燃气公司合作,隔离了一块破裂的燃气主管道。之后,他们在40米的高空中扑灭火灾。15日凌晨01:14,火势得到控制。
 
格伦费尔大楼是伦敦富裕西区肯辛顿和切尔西市政府(Kensington and Chelsea Council)的廉租公寓大楼,虽然地处富人区,但政府房区域被称为英国10%最贫穷地区。
 
有多少受害者?
 
英国广播公司认为,约有70人失踪,这些人或许已经遇难。警方表示,估计有58人死亡,但他们认为如果大楼内还有不知道的其他人,这个数字可能会增加。
 
伦敦救护服务中心表示,已有74人分别送到6家医院接受治疗,仍有19名患者在医院,其中10人在重症监护病房。
 
已经有6名受害者被警方确定了身份。然而,大都会警察总司令坎迪(Stuart Cundy)表示,“有可能我们无法识别每个人的身份”。
 
根据伦敦消防队的消息,消防员从大楼救出了65人。其他人自行逃离。伦敦消防局局长卡顿(Dany Cotton)说,一些消防员受轻伤。
 
Notting Dale区的市议员Judith Blakeman住在大楼附近,说有400到600人住在大楼内。因此有媒体估计,实际遇难人数可能上百。
 
英国政府的反应
 
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17日(周六)在唐宁街首相府会见了15位大火受害者、志愿者和社区领袖之后,当天晚上发表声明承认,对格伦费尔大楼受害者的支持“不够”,她把这场火灾描绘成“社区和我们国家的难以想象的悲剧”。
 
她在声明中说:“紧急救援机构、国民保健服务和社区的反应一直是英勇的。但坦率地说,在这场骇人听闻的灾难之后的最初几个小时内,在需要帮助或基本信息方面,对受影响家庭的支持不够好。”
 
她说:“我可以确认,我昨天(16日)宣布的500万英镑的紧急基金现在正在分发到位,所以人们可以买衣服、食物和其它必需品。如果需要更多的资金,我们将继续提供。”
 
梅首相已经承诺并宣布“彻查”大火事件。坎迪说,警方的调查工作将会进一步加强,并可能发起诉讼。他说:“调查将查清所牵涉的所有犯罪行为。这将是一次全面的调查。我们将确定火灾中发生的事情以及大火是如何蔓延的,建筑本身和大楼的翻修都会考虑到。我们的刑事调查将确定犯下的一切罪行。无论嫌犯身处何地,只要有证据,我们会将其绳之以法。”
 
女王生日阅兵式上的默哀
 
17日(周六),英国女王及其夫婿菲利普亲王在庆祝女王官方生日的皇家阅兵式上,为格伦费尔大楼火灾的受害者默哀了一分钟。
 
女王说英国“见证了一连串的可怕悲剧”,在伦敦和曼彻斯特的恐怖袭击以及14日发生在肯辛顿的致命火灾之后,“很难逃脱非常沮丧的国民心情”。
16日,她和威廉王子一起在威斯特魏体育中心(Westway Sports Centre)会见了幸存下来的格伦费尔大楼居民、志愿者和社区代表。不到一个月前,她还在曼彻斯特竞技场的爆炸之后,在医院会见了一些受伤歌迷。
 
女王在一份史无前例的声明中说,她被“全国人民为那些需要的人们提供安慰和支持的自然反应,而深深地触动”。
 
她说:“在考验中,英国在面对逆境的时候一直坚定不移。我们在悲伤中团结,我们同样坚定,毫无畏惧和偏好,支持所有那些受到严重伤害和损失的人们重建生活。”
 
BBC王室事务记者亨特分析称,女王在其长期的王座上,已经发表过无数言论。它们有时是公式化的,不能引起共鸣的。但这一次的声明却前所未有。
 
在曼彻斯特和伦敦的袭击事件之后,女王及其高级顾问很快意识到,对格伦费尔大楼火灾的反应不仅仅应是震惊和悲伤,还需要面对民众激烈的愤怒,这种愤怒聚焦于贫富分化,是针对这个包含君主制的国家机制,虽然机制本身并不是他们批评的主题。
 
因此作为国家元首,悲剧时期的焦点,女王决定她不能保持沉默。所以这位91岁的君主——虽然没有实权,却有相当的地位,决定采取行动。这是一个君主对团结的呼唤。
 
加入救援工作的“志愿军”
 
来自伦敦及远在伯明翰的志愿者17日涌进肯辛顿北部,帮助格伦费尔大楼火灾的受害者并支持社区。
 
他们携带鲜花和生活用品,加入了居民和当地团体组织的援助行动。各地公众的捐助如洪水般已经太多,教堂和清真寺已经暂停接收大众的物资捐助。 
 
附近Ladbroke Grove的Ian Pilcher,正与当地的卫理公会教堂一起进行救援工作。他说,“我们已经不再接收物资捐赠,物品的数量一直很多。一切都已安排就绪,我们的理解是可能会建立一个中央仓库。社区一直努力地投入在救援工作中。虽然我们习惯于每年这时举行(诺丁山)嘉年华聚会,但是当前的情况下没有人想这样做。”
 
17日上午,在烧毁大楼附近的社区中心内,由不同活动团体组成的全面住房网络(Radical Housing Network)召开会议,讨论了他们支持流离失所居民的下一步措施,还要求肯辛顿和切尔西市政府协调救援工作。
 
火灾受害者的愤怒
 
虽然公众立即开始了救援行动,但是火灾受害者对地方政府的无作为感到愤怒。
 
火灾发生后,人们发现很难得到有效的救援信息。在临时安置中心似乎找不到“帮助中心”的牌子,官方没有设立能够给予解答和支援的信息点,没有官方顾问指导那些处于混乱和绝望中的人们。虽然有着公众组成的“志愿军”,但看不见地方官员照顾那些在医院的人,或进行找空房的工作,让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入住。
 
而实际上,人们说中央政府与肯辛顿和切尔西市完全缺乏协调。当地居民协会代表说,火灾四天后,一些家庭还在格伦费尔大楼周围的救援中心地板上睡觉。
 
世界各地的灾难危机管理机构以不同的速度发起行动。但即使在偏远地区,国际机构通常在事件发生后不久就会建立明显的地方支持中心。但在世界最发达的城市伦敦北肯辛顿却没有“支持中心”的设立。
 
这里的许多人认为,这个富裕的保守党市政府没有照顾到最贫穷的居民。去年10月份搬出这座大楼的一名愤怒的前居民说:“现在居民需要住房和照顾,市政府没有这样做。这无关政治,而是让人们得到需要和应得的东西。”
 
16日晚,愤怒的人们试图冲进肯辛顿大街附近的市政府办公大楼,抗议当局处理危机的方式。17日下午,成百上千人在首相府外的白厅大道游行,表达对灾难处理的不满,并要求梅首相辞职。
 
面对地方政府的无能,近期烦事不断的梅首相只好建立了一个危机应对专案组,自任专案组主席。
 
首席国务卿格林告诉BBC第四广播电台《今天》节目说:“人们想要答案,人们想要官员在场,首相主持了新的复原专案组,这里有来自中央政府和市政府的人才,在现场回答所有完全合理的问题。”
 
大火之后人们急需答案
 
据英国媒体18日的消息,在居民因他们没有得到官方的支持或信息而群情激愤之后,一组中央政府的公务员队伍进驻市议会办公室内。
市政府表示将与政府的调查“充分”合作。市议会领袖尼佩杰特-布朗(Nicholas Paget-Brown)说,关于大火如何通过塔楼传播如此迅速的问题“将会得到回答”。
 
1. 为何大楼没有中央火警系统?
 
一旦发现火焰,中央火警就可以向所有居民发出警告。但是许多居民表示没有听到火警报警。有的是邻居砸门才醒来,有的是亲戚看到新闻后因担心打电话才知道。
 
2. 建议居民“留置”是否正确?
 
格伦费尔居民说,最近安装了消防安全标志,建议他们如果在自己的公寓以外的任何地方发生火灾,他们应“留在家中”。许多人也被消防员告知同样的事情。
 
那是因为专家们通常期望塔楼的火灾被限制在所发生的地方。但是火势却迅速扩大。
 
消防大队秘书长罗克(Matt Wrack)说,现在必须查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罗克告诉BBC新闻之夜说:“建筑塔楼的逻辑是划分火源,所以火源应限于原发地的公寓或楼层。如果在装修过程中,防火墙、门、天花板已经被破坏了,那么这个建议的整体依据就基本瓦解了。这是不应该发生的,这是整件火灾事件的可怕之处。”
 
3. 为什么火蔓延到其起源的公寓之外?
 
火灾的确切原因和位置尚未揭示。但大部分重复的说法是,它开始于居民厨房的冰箱“爆炸”。有的说是二楼发生的,有的说是四楼发生的爆炸。目击者说,整个建筑物在30分钟内似乎已被火焰吞没。
 
消防安全专家爱德华兹(Elvin Edwards)将其描述为“烟囱效应”,并补充说风也会煽动火焰。
 
最近装修中安装在塔楼上的包层已经受到审查,专家说可以使用更耐火的类型。
 
包层可以产生空穴,这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导致烟囱效应,如果没有防火屏障,则会在空穴中喷射火焰。
 
社区和地方政府部门表示,如果使用的包层是聚乙烯核心的复合铝板,则不符合目前的建筑规章指导。该部门说,这种材料不应该用作高于18米的建筑物的包层。
 
地方政府协会说,英国各地市政府正在对他们的大高楼进行紧急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