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秘闻再曝七上将联署反对军队开枪

【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今年6月4日是“六四”29周年,有关“六四”的诸多内幕在网络上再次曝光。在震惊中外的天安门事件发生之前,曾经有过七名上将联名致信要求军队不要进城。
 
1989年“六四”期间,邓小平于5月17日已决定在北京实施戒严。5月19日凌晨,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来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他当时在“告别演说”中老泪纵横。

1989年6月5日“王维林”阻挡坦克行进的画面
1989年6月5日“王维林”阻挡坦克行进的画面

 
5月19日晚10时,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军方总后勤部礼堂召开中央和北京市党政军干部大会。李鹏代表政治局常委会发表动员讲话,杨尚昆的讲话则通报调兵入京。
 
5月21日,叶飞等七名上将联名致信戒严部队指挥部及中央军委,明确表态反对动用军队镇压,并要求军队不要进城。
 
据悉,促成此事件的主要人物是北京《经济学周报》两位副总编辑罗点点和高瑜,她们后来被捕。
 
罗点点原名罗裕平,是中共大将罗瑞卿的女儿,曾任海军总医院门诊部主任。她运用自己的人脉关系,联络当时健在的建政上将,得到七人    签名。
 
据吴仁华所著《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记载:叶飞、张爱萍、萧克、杨得志、陈再道、李聚奎、宋时轮七位老上将(一说签名者还有王平)致函戒严部队指挥部和中央军委,呼吁军队不能镇压民众。
 
全文如下:“首都戒严部队指挥部并转中央军委:鉴于当前事态极其严重,我们以老军人的名义,向你们提出如下要求:人民军队是属于人民的军队,不能同人民对立,更不能杀死人民,绝对不能向人民开枪,绝对不能制造流血事件。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发展,军队不要进城。1989年5月21日。”
 
这封联名信送到党媒新华社后,立刻就被扣了下来。第二天,北京爆发自戒严以来最大游行,百万民众上街,七上将联名信被印成传单散发。内容变为上书中央军委,反对戒严、反对李鹏、罢免邓小平。七上将无人出来否认,皆保持了沉默。
 
5月22日,党媒《人民日报》刊登徐向前、聂荣臻两名元帅答复中国科技大学部分学生的讲话称:“戒严部队绝不是针对学生来的,希望同学们不要听信谣言尽快返校复课。”显然,这是有人要求以元帅压上将,消除七上将上书事件的影响。
 
5月23日,党媒《人民日报》又刊登一封《邓颖超致首都同学市民的信》,声称学生要相信中共,军队奉命进驻北京是为了维护首都的社会秩序,保证大家有一个正常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环境,云云。
 
由于在反对戒严七上将中,张爱萍、萧克、杨得志、宋时轮四人是中顾委常委,5月26日,时任中顾委主任陈云主持召开中顾委常委会,要老干部支持戒严。
 
据李鹏《六四日记》记载,参与联署反对镇压的萧克和杨得志都有发言,表达了担心军队进城后发生流血事件的忧虑。
 
王平上将也是中顾委常委,他在会上澄清没有反对邓小平,只是担心流血死人。
 
香港《苹果日报》也曾报导了七名上将一度致信中央,反对镇压行动。但高层未接受他们的进言。
 
据美国中央情报局去年初解密“六四”机密文件披露,1989年“六四”事件中,中共曾部署30万军人,在北京城内外戒严把守,且准备清场行动。
 
而第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少将因拒绝镇压行动,事后遭到军事法庭判监5年。虽然当局表面判处其5年监禁,但事实是,他长期被人在家监视。
 
2014年香港《壹周刊》报导,美国白宫机密档案中记载,华府透过中方戒严部队线人,获悉中南海内部文件,评估“六四”发生后,死伤民众多达4万人,当中10454人被屠杀。
 
2015年,《南华早报》前驻京记者科尔斯基(Tom Korski)取得的加拿大国家档案馆解密文件中披露,一位老妇人曾跪在士兵面前为大学生求情,但却遭到士兵杀害;一个男孩试图帮助一位妇女和2岁的孩童逃命,但最终被坦克辗死;当时的士兵疯狂开枪,子弹打入周边房屋,许多居民因此死亡。
 
2017年10月20日英国国家档案馆解封了1989年的“六四”外交档案。1989年6月5日,时任英国驻华大使唐纳德获得一名中共国务院人员消息指,27军执行清场任务时开枪,估计平民死亡人数至少一万人。 
 
唐纳德发回英国的电报说,第一批已进入天安门广场的沈阳军区士兵,已把学生和市民隔开,“学生获告知要在一小时内离开广场,但是5分钟后,装甲输送车就开始攻击学生”。 
 
唐纳德说:“学生们手挽着手,但是遭到了士兵的扫杀。装甲车多次碾过学生的身体,如同做‘饼’一般,残骸则被推土机卷走了。尸体此后被焚化,(骨灰)从下水道被冲走。”“4名受伤的女学生祈求不要杀害她们,但此后被刺刀刺死。”
 
徐勤先少将司机刘建国在2017年10月27日举家出逃美国,刘建国在回忆当时军队镇压老百姓时指出,“清场部队由112师的棒子队开路,指挥官在脖子上别了个白毛巾,后面是手提冲锋枪的战士。”他说系白毛巾的人都是军首长。
 
今年5月23日,毛泽东前秘书李锐的女儿李南央与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对谈实录曝光。鲍彤提到,邓小平镇压八九“六四”学生运动,是一场有预谋的政变,是为了让赵紫阳下台。
 
鲍彤说,很多人都认为邓小平“六四”镇压学生是要“保党、救党”,但这是一个“误区”。邓小平是要保他自己,保证自己死后的后继者,不会是批判他的赫鲁晓夫式人物,让他身败名裂。为此,他利用中共的名义向老百姓开枪也在所不惜。“六四”的问题,根本不是邓小平与学生的矛盾,而是邓小平和赵紫阳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