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酒事件轰动全国 广州医生质疑假药酒却被跨省抓捕

【本报综合报导】广州医生谭秦东在网络发文揭露鸿茅药酒是“来自天堂的毒药”,招致内蒙古警方穿越大半中国、跨省将谭秦东从广东的家中带走,此案在网上曝光后,立即掀起舆论巨浪,并不断在发酵。连党媒也忍不住发文质问:鸿茅药酒广告违法两千多次,谁是它的护身符?
 
药监局4月16日要求对鸿茅药酒加强监督,并且称从2004年至2017年底,已接到137例对鸿茅药酒不良反应的报告,主要表现为头晕、瘙痒、皮疹、呕吐、腹痛等。

“由67味中草药配制而成”、“喝鸿茅,百病消”,经常看电视的中国观众对鸿茅药酒广告和它显眼的红色包装并不陌生。
“由67味中草药配制而成”、“喝鸿茅,百病消”,经常看电视的中国观众对鸿茅药酒广告和它显眼的红色包装并不陌生。

 
医生被跨省抓捕
 
去年12月19日,谭秦东在“美篇APP”的个人主页上发表题为《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文章,点击量2000多次。文章从心肌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
 
今年1月10日,内蒙古警方跨省到广东抓捕,1月25日的逮捕通知书上,谭秦东涉嫌罪名为“损害商品声誉罪”。4月15日内蒙古凉城县公安局通报,该案已移送审查起诉。
 
谭秦东即将被判刑时,相关消息遭到民众广泛的关注。在强大的舆论压力面前,内蒙古警方于4月17日给谭秦东办了取保候审。
 
而羁押三个月,获释后的谭秦东与被抓前判若两人,皮肤黝黑、眼神呆滞、全身松懈,没有一点精气神,十分沧桑。
 
鸿茅药酒掌门人是何许人
 
鸿茅药酒是内蒙古鸿茅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产品。该公司1999年12月成立,从2006年开始,由鲍洪升任该公司董事长,他成为鸿茅药酒掌门人。
 
鲍洪升是蒙古族人,2009年曾对陆媒自诩是黄金家族的嫡传后裔,成吉思汗的第19代子孙。
 
但陆媒现在质疑,他是否是自我标榜以抬身价,目前只有鲍洪升自己一人清楚。因为鲍洪升是二十多年来造概念、搞宣传、做营销的顶尖高手,且未曾失手。
 
鸿茅药酒非处方药  用营销方式销售
 
90年代拿到内蒙古凉城县“鸿茅药酒”全国总代理是杜海军,他开始把这款“神药”卖向全国,以“药酒剂型的突破+背书的故事性+大组方+代言的权威性+主持人的权威”的营销方法,创下了保健品行业的神话——1999年鸿茅药酒的销售达到10亿元人民币。
 
但鸿茅药酒的效果远非像广告宣传的那般神奇,产品很快被消费者所遗弃。和蒙派运作的其它产品一样,鸿茅药酒的销量迅速下降,在2000年之后,便逐步在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2003年,鸿茅药酒被药监局公布是一种“甲类非处方药”,是一种药品。
 
2006年,鸿茅药酒卷土重来,鲍洪升开始操盘。各种版本的鸿茅药酒广告片,在饭间和晚间时段密集播出,这正是老年人看电视的高峰期。
 
为鸿茅药酒站台的明星受“牵连”
 
陈宝国、张铁林、谢芳、黄健翔……过去十年间,众多演艺明星都为鸿茅药酒作过广告。
 
据“多维新闻”报道,鸿茅药酒从2007年开始,找明星代言,后遭查处。2016年,又开始通过植入广告的形式,在热播影视剧中出现。
 
通过梳理发现,陈宝国、张铁林、雷恪生、谢芳、黄健翔、德德玛、阎青妤、李耕等都曾为鸿茅药酒代言。植入广告的电视剧则包括《我的老爸是奇葩》、《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中国式关系》、《鸡毛飞上天》、《老爸当家》等。
 
鸿茅药酒每年在广告上投入上亿元,10年间被通报广告违法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但据《证券时报》报导,内蒙古食药监局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10年共发了1034个广告批文,让鸿茅药酒大行其道,甚至在去年位列投放广告企业第一。
 
连党媒《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16日也发文称,内蒙古食药监管理局作为监管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却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报导质问,谁是鸿茅药酒的“护身符”?
 
央视为鸿茅药酒背书
 
被指是“毒酒”的鸿茅药酒,却连续两年“入选”央视的“国家品牌计划”。有人指出,央视违反了《广告法》,利用“国家品牌”为鸿茅药酒背书。鸿茅药酒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央视的国家品牌计划“行业领跑者”企业。
 
外界认为,央视是鸿茅药酒公司的“帮凶”,它将鸿茅药酒选为“行业领跑者”,在央视的黄金时段大力播出鸿茅药酒的广告,使众多民众上当受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