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加班约谈” 向贾、曾等五前高官摊牌

【记者沈清综合报导】据香港《争鸣》杂志9月号报导称,今年北戴河没有大会议的消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和副书记班子都没有去北戴河避暑,而是留在北京中纪委大楼和西山中纪委书记办“加班”。报导指,至今年七月底,中纪委正在处理的案件达三千多宗,每月还新增近三百宗。其中最棘手的是离退休党政军高官及家属所涉案件,被列为“必须啃下的硬骨头”。
 
8月2日,王岐山在西山约见了贾庆林。3日和4日,又先后约谈多批离退休国家级、副国级高官,包括曾庆红,以及3名前政治局委员——前人大副委员长王兆国、前副总理回良玉和前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等人。

王岐山(Getty Images)
王岐山(Getty Images)

 
报导称,王岐山在约谈中,就被约谈高官的问题摊牌,并表示这些问题即使本届解决不了,下届也要全力以赴解决好;问题不会“自动消失”,“总要对历史、对人民有一个交代的”。
 
报导中提到的5名高官中,贾庆林、曾庆红、回良玉和刘淇均为江泽民嫡系,而王兆国也被揭投靠江泽民,曾试图揭发胡锦涛。
 
此前,《动向》杂志8月号也曾报导,8月2日,王岐山和中组部长赵乐际在西山第三次约见贾庆林。贾谈话时,一边冒冷汗一边不停点头。在约谈中,王岐山指贾庆林在其女婿李伯潭等家属敛财上有利用职权、权财交易的问题,贾不敢否认,并请求将功折罪。报导说,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从今年3月初已被软禁在北京住宅。
 
有评论指,孙政才被免职后,最新一些迹象显示,与其关联密切的江派常委中,贾庆林或首当其冲,先被牵连到。
 
孙政才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直在北京官场任职,在贾庆林任北京书记期间被提拔为北京市委常委、秘书长。香港《东方日报》7月20日的评论文章透露,孙政才曾为贾庆林的“钱袋子”黄如论在北京地产发展项目“鞍前马后”。世纪金源集团主席黄如论今年6月被免去福建省政协常委职务。
 
7月20日,微博认证为“反腐动态全媒体运营办公室主任”的网民“态哥”转载文章称,中央查处的一系列大案要案背后,往往存在着由同族、同学、同乡等关系勾联起来的腐败团伙,党内拉山头、织圈子、搞帮派者,结党营私,这样的关系将越来越没有藏身之地。“态哥”还配了一张贾庆林与孙政才的合照,指向意味太明显。政局敏感时刻,这样的合照,在转载官媒批帮派圈子的文章中列出,释放的“打虎”信号不容忽视。
 
据香港《争鸣》8月号报导,今年7月1日前夕,贾庆林上交了他在北京的住宅,搬回河北石家庄南郊定居。贾庆林在搬回河北后发出一份告示宣称:“不接待访客,不出席宴请,不参加聚会活动。”
 
而《争鸣》杂志4月号曾披露,3月18日,中纪委和中央书记处第三次约谈了曾庆红,和他的兄弟、前文化部特别巡视员、文化部驻香港特区特派员曾庆淮,明确告诉他们问题“很严重”,要放弃“幻想”,配合调查,动员境外亲属回国主动交代问题等。报导指,曾氏兄弟的海内外资产至少有400亿人民币。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已在澳洲数年不敢回大陆。
 
《争鸣》此前多次报导,因曾庆红公开带头抵制反腐,王岐山已多次约谈他,要求其申报财产,接受审查等。
 
另有消息说,曾庆红还在计划着下一场政变,为了给手下打气,他号称中央委员里还有一半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人马,他给其中央委员下达了密令,要这些中央委员在十九大把习近平从总书记位置上选举下来。习近平不在上海参选,而去贵州参选就在表明已经知道了政变计划。
 
8月3日,有海外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夏崇源因“严重违纪”已被有关部门调查。有分析指夏背靠曾庆红。香港《东方日报》指出,曾庆红曾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是夏崇源的老上司,曾庆红与夏崇源又是江西老乡。
 
7月25日,已去世三年的山西原副省长任润厚贪污受贿案公开宣判。据报导,任润厚案是山西政商窝案的一环,也是煤炭领域腐败的重要涉案人之一。而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亦涉足煤矿领域。《财经》曾报导,曾伟和其朋友赵君士在山西太原花7000万人民币买了一个煤矿,然后由鲁能出资7.5亿元收购。经过几次类似的操作,曾伟和赵君士手中的资产就达到了33亿元。
 
6月,知情人士透露,习近平开始整治国安情报系统,总参三部成为独立的网络黑客部队,原来政出多头的军情系统被裁缩并只保留一个部门,且军情部门团以上军官任免必须经中央军委主席批准。而地方国安局将面临裁并,未来国安部只对外专职反间谍及收集情报,不介入内政,没有对内执法权力。习近平或通过结构大调整,收回一直由曾庆红掌控的国安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