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政才遭批捕 政变隐患未消

【本报综合报导】12月11日,中国最高检察院发布消息,对十八届政治局原委员、重庆市委原书记孙政才,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被指“篡党夺权”的孙政才,当局对其定性与周永康、令计划等人同列。孙案的爆发及近期张阳自杀事件,显示中共内斗更趋激烈、残酷。

孙政才案和张阳案黑幕重重,中共内斗激烈残酷。(Getty Images)
孙政才案和张阳案黑幕重重,中共内斗激烈残酷。(Getty Images)

 
孙政才与周、薄、令、徐、郭同列
 
据官媒评论:“从组织调查到进入司法程序立案侦查,孙政才历时140天,仅次于周永康(129天),为副国级领导人中最为迅速。”
 
此前的7月15日,孙政才突被免除重庆市委书记职务,7月24日孙政才正式落马被查。9月29日,中纪委宣布开除孙政才的党籍和公职。
 
其中,中纪委7月24日查处孙政才的通告中,“毫无”、“背弃”、“丧失”、“慵懒无为”、“完全背离”、“巨大损害”等措辞空前严厉。
 
《联合早报》称,中纪委指控孙政才错误和罪状的措辞,比指控中共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中办原主任令计划的措辞更为严厉。
 
10月19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分组会议上披露,孙政才、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6人,“在党内位高权重,既巨贪又巨腐,又阴谋篡党夺权的这些案件,令人不寒而栗”。
 
这是中共官员首次公开用“阴谋篡党夺权”这样的字眼形容落马官员。
 
10月26日,十九大刚结束,官方喉舌就发表六千字长文,首次披露了周永康、孙政才、令计划在中共高层选举过程中,曾利用会议推荐搞拉票贿选等非组织活动。
 
10月29日,官方在公布的中纪委工作报告中称,“周永康、孙政才、令计划等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政治野心膨胀,搞阴谋活动。”
 
有媒体指出,刘士余将孙政才与曾经准备“大干一场”的周永康、薄熙来等人并列,并称其“阴谋篡党夺权”。
 
另有消息称陈敏尔在十九大期间表示“孙政才恶劣影响”与“薄王思想遗毒”在政治上有“共同性”,则意味着中共中央对孙政才更为严重的政治定性。
 
12月12日,香港《东方日报》指孙政才醉心于拉帮派建班底,到处许诺,拉拢北京不少部门到重庆行业开会,吸引各方关注,为其政绩摇旗呐喊。这些不正常的非组织活动,引发中共高层的警惕,最终使孙政才在十九大前被整肃。
 
现年54岁的孙政才被指是江派的权力继承人。
 
政变源头仍在
 
11月23日,前中央军委委员、前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被调查期间在家中自缢身亡。官方指张阳涉郭伯雄、徐才厚案。
 
有媒体称,张阳与孙政才等暗中串联,试图在“十九大”前发动不流血政变,而被当局拿下。
 
12月9日,大陆军报披露,今年以来,陆军进行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过程中组织了大范围交流任职,包括原集团军主官全部换岗、90%班子成员交流任职。其中作战旅40%、院校和科研训练机构超过50%班子成员异地安排。
 
有观察人士认为,军方大范围轮换,不排除为打乱原有人事布局,防范长期任职一地造成的宗派主义、山头主义,甚至是类似“政变”问题的发生。
 
王丹日前在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十九大之后,中国政局不仅没有因为确立了习近平的地位而趋于稳定,反而出现了很多诡谲的现象。其中张阳之死有诸多疑点。张阳之死,绝对不像新华社报导的那样简单,背后一定还有更深的内幕。中共内部,并没有因为“习核心”的确立而归于一统,相反斗争更加激烈,更加残酷。
 
海外时事评论人士夏小强日前撰文称,从薄熙来到孙政才的5年,是习近平上台执政的5年,也是习近平当局反腐打虎的5年,同时也是江泽民集团不断政变夺权的5年。5年来,江集团参与政变官员从副部级到正国级,不断落马。
 
夏小强认为,江泽民集团尚未落马的正国级大老虎——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曾庆红、江泽民等人,就是隐藏在张阳和孙政才背后的“阴谋家”和“野心家”。在习近平当局未来的反腐战役中,如果不能拿下这些人的话,不仅仅是反腐将会“在路上”,而且还将不断遭遇江泽民集团的连环政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