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人物名字暗藏玄机

《红楼梦》中人物众多,形形色色,层层叠叠,关系复杂。曹雪芹对于塑造这些人物倾注了大量心血,就连起名也颇费了一番心思,紧扣书的主题,与内容协调一致,也与人物形象和情节发展相协调。 

清朝孙温的《红楼梦》绘本(部分)
清朝孙温的《红楼梦》绘本(部分)

 
曹雪芹起名有深意 
 
曹雪芹起名很注意人物的性格化,用字奇,字面广,有的用的是鸟名,有的是花名,有的是宝珠玉器的名字,丰富多彩,富贵高雅。许多人物的名或字,或几个人的名字合起来,都是大有深意的。有的暗示了人物的命运,有的则是对情节发展的某种隐喻,有的概括了人物性格的某些特点,有的是对人物行事为人的绝妙讽刺,有的是人物故事的某种暗示等等。 
 
曹雪芹是采用由远至近来触及和展开四大家族故事的,首先写了甄士隐、贾雨村、冷子兴等,从而交代了本书是“真事隐,假语存”,并以此提醒读者注意。 
 
四大家族的故事一开始是通过甄士隐、贾雨村、冷子兴、刘姥姥由远及近,从外到里去讲述的,不管贾家还是江南的甄家,这四个人讲述的故事都是“真(甄)假(贾)难(冷,难,音相近,可相通。)留(刘)”,意味着四大家族一败涂地的悲惨下场。 
 
书中的主要人物是宝玉、黛玉、宝钗和妙玉,他们之间关系的复杂也反映在了名字中。“钗”与“黛”都是封建社会大家闺秀的代称,宝玉的名字拆开,分别给了两个少女,组成了“宝钗”和“黛玉”,由此可见他们三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其间的纠葛也必定是紧密和变幻莫测,以致有了宝玉钟情于黛玉,却与宝钗联了姻的结局。妙玉也由一个“玉”字与宝玉相连,二人情投意合,性格上也具有许多相似之处,是宝玉的一面镜子。 
 
细论名字之意 
 
对其他重要人物,作者主要使用了谐音来定名,这是大量的,并且“谐”得非常巧妙,足见作者的苦心妙思和驾驭文字的能力。 
 
如甄士隐,贾雨村:真事隐,假语存(假语村言);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四姐妹,谐音“原应叹息”,叹息她们短暂的青春年华。春天本来就很短暂,更何况分成了四个阶段,每个阶段就更短了。也有人认为是“原因探析”,探析封建社会衰败、灭亡的原因。 
 
王熙凤:凤为雄性神鸟,喻意凤姐像个才干卓越、犀利锋快的男人。也谐音“枉是凤”,虽然才干出众,也免不了香消玉殒,一领草席裹尸丢旷野。 
袭人:花的姿色俱佳且香气迷人,却在背后给你温柔的一刀。也喻示了袭人是“戏”子(蒋玉函)的“人”。 
 
贾赦:假设,是说他在贾府是个摆设,不被贾母看好。  
 
贾瑞,字天祥:瑞者,天欲赐福之喜兆也,但是前面加了个“贾(假)”字,意思就全反了,所以书中贾瑞第一个死了,接着群芳一个个香消玉陨,可见这是个假的喜兆,故称之为贾瑞。蔡元培认为贾瑞就是“假文天祥”,因为贾瑞正好字天祥,而文天祥刚好字宋瑞,所以蔡元培认为这个人物是用来讥讽那些投降满清的明朝人,暗指他们没骨气。 
 
贾琏:假廉,假脸,是个不知廉耻的荒淫之徒。 
 
书中写的四大家族也是用了谐音,贾、王、史、薛分别是假、亡、死、雪(雪不长久)。就连地名“青埂峰”,也可能就是“情根峰”。 
 
《红楼梦》开篇不久,曹雪芹就绕了个弯子虚构了一个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的神话,让空空道人看到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多年的“石兄”的故事,那故事“朝代年纪,地舆邦国”都“失落无考”,也“毫不干涉时世”。这是曹雪芹先生为了躲避文字狱故意用“假语村言(贾雨村)”把“真事隐去(甄士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