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三十年的约定——程妻守鞋

发表:2017年06月22日
文/看中国网
 
北宋末年,金兵南犯,很多宋朝难民被金人掳去为奴,韩玉娘与书生程鹏举亦同时沦落敌营。金兵将领赏识程鹏举为人,为了笼络人心,便做主将奴婢韩玉娘许配给程鹏举为妻。
 
洞房花烛夜里,程鹏举悲哀无奈地看着身边一点也不了解的新娘,想着自己既不能为离世的母亲守丧,也不能为国尽忠,悲从中来,对盖头下的新娘,生起了一股无明的怨气。
 
时间静静地流逝着,盖头下的韩玉娘,此刻又何尝不是感慨万千呢?国家沦陷,双亲在兵祸中病亡,举目无亲之际,被金兵掳为奴婢,如今又不明不白地被人逼婚,情何以堪。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玉娘到底是受过良好女德教育的女子,此时她静静地自行揭去新娘子的盖头,默默走到桌前,为了打破僵局,玉娘温顺地端起茶壶,一边为相公倒水,一边和缓地诉说着自己的身世。

图1

 
此时门外不远处,传来一阵嬉笑声。玉娘一边给相公斟茶,一边压低嗓音说道:“外面有人,我既与相公结为夫妇,便愿与相公共患生死之难。不妨直言,这里并非久居之地,相公不可背负汉奸罪名,我听闻城东三十里有义军驻扎,相公应趁早逃离,投奔义军才是正事。”
 
玉娘一番话,让程鹏举好生意外,心下嘀咕:哪有刚结婚就劝丈夫离开自己的新娘子。更何况,她是金人的家奴,却劝我投奔义军,难道是金人让她来试探我?我索性将计就计。
 
不等玉娘开腔,程鹏举便已转身打开了房门。玉娘忙问他要去哪里,程鹏举回头愤愤地说道:“去见你的主人!”
 
就这样,黑夜里传来阵阵玉娘被毒打的呻吟。程鹏举矛盾地徘徊在门外,一边忖思着玉娘说过的话,一边对自己的行为焦灼不安,但他依然无法对眼前的现实做出一个可信的判断。
 
遍体鳞伤的玉娘,被送回自己的屋子,她看着程鹏举,虚弱地问道:“相公,玉娘有何过错,非毒打不能惩戒?”程鹏举心头划过一丝怜悯,他强作威严地说道:“你是金人家奴,却劝我叛逃,这还不够吗?”玉娘不禁悲从中来:“我与你既为夫妻,不过说些体己话,你又为何告密?”但是为了一探究竟,程鹏举只能硬着心肠,不依不饶。“你我不过是演夫妻罢了,如果真是夫妻,你又怎会替金人来试探我的心意?”“试探?我绝无此意,劝你离开这里,只为保全相公的气节名誉,出自我的真心。”面对相公如刀扎心的话语,玉娘只能支撑着虚弱的身子尽力回应。
 
“你还说,看来是打得不够!”程鹏举故作气愤地呵斥道。
 
为了把事情弄明白,程鹏举决定把戏继续演下去,他再次去金人那里讲诉了玉娘劝他叛逃之事。可怜的玉娘,被自己的一片真情逼上了绝境。气急败坏的金人,连夜找来人贩,欲将多次怂恿相公叛逃的玉娘卖掉。
 
看着人贩子将钱放在金人的手里,程鹏举终于彻底醒悟,悔恨自己冤枉了玉娘,辜负了玉娘的一片苦心。情急之下,程鹏举冲到人贩子跟前,拦下玉娘,无尽懊恼地说道:“玉娘,我错怪了你,这可如何是好?!”此时后悔无助的相公,让玉娘内心掠过一丝安慰,她平静而略带哀伤地说道:“相公,玉娘并不记恨,只是我这一去,恐怕再难重逢。”程鹏举赶紧抓住玉娘的双手,坚定地说道:“不!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相信我!”
 
玉娘弯腰取下自己的一只绣花鞋,放在相公手里,伤心地说道:“相公,我相信你,只是不知重逢之日,你我是否已面目全非,这只绣花鞋留给你做信物。”此举提醒了悲情笼罩的程鹏举,他也赶忙取下自己一只鞋,放在玉娘手里,说道:“不如今日你我互相交换一只鞋,等他日再见,就凭此信物相认,莫失莫忘,切记。”玉娘被拉走了,黑夜里剩下程鹏举孤寂的身影,和他手里紧紧握着的一只绣花鞋。
 
话说被人贩子买下的玉娘,心中始终守护着与相公的誓言,无论人贩百般软硬兼施,宁死也不改嫁他人。人贩子也终于被她坚贞不移的真情所打动,最终答应玉娘在作坊里当纺纱的苦工。于是,玉娘开始没日没夜的干活,希望尽快通过自己的劳力来为自己赎身。
 
而程鹏举眼睁睁地看着妻子受尽委屈,自己却无能为力,不禁点燃了国恨家仇的怒火。在骗取金人的信任后,趁一日夜深、金人毫无防备之时,携带着金人的城防地图,连夜投奔了义军,并最终与义军一举摧毁了金人的驻地。尽管程鹏举建立了战功,获得了嘉奖,但是他始终没有忘记玉娘。
 
程鹏举为了寻找玉娘几经辗转,一无所获;玉娘逢人便打听相公的下落,但一直没有音信。两人在各自的人生轨迹中,过了一年又一年。不知不觉间两人已尝尽人间甘苦,各自白头。
 
一天,玉娘如往常一样,准备着纺纱织布。想起苦难之境收留她并相依多年的义母已离世,而与相公一别至今已过三十年,音讯全无,玉娘内心满怀凄楚。沉思间,突然传来轻轻的叩门声,玉娘赶紧起身向前,开门一看,是一位讨水的路人,但是不知为何,玉娘心头一阵悸动和慌乱,眼前这位路人,竟有一双熟悉的眼神。她有些手足无措地将路人请进屋里,并端上清茶。此时路人正抬头端详着她,四目相对的刹那,仿佛等待千年,玉娘脑海中闪过多年前相公的画面。
 
“大姐,不知你家中可还有其他人?”路人捧着清茶轻轻地问道。“本与义母相依为命,如今她早已去世,我身边并无亲人。”玉娘黯然回答。
 
“可有子嗣?”
 
“没有。”
 
“可有其他亲戚?”
 
“只有我夫一人,可惜三十年前我们失散,至今杳无音信,生死不明。”
 
“难道这么多年,你都是一个人?靠什么生活啊!”
 
“纺纱织布,女红杂役,不过是些妇人的手艺罢了。”
 
“这么辛苦,为何不改嫁?”
 
一来一往的问答中,只见路人表情越来越伤感复杂。
 
“我与我夫有约,今生今世只要活着,就一定要团圆,又怎能轻易毁约呢?”
 
玉娘说完不禁悲从中来,嘱咐路人喝完茶,及早赶路,便准备转身回房。这时,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颤抖的呼唤“玉娘!你可还记得三十年前的程鹏举!”玉娘顿时浑身僵立在门前,蓦然转身……是的,这魂牵梦绕的呼唤,已经穿过所有的记忆,向她走来。玉娘守鞋三十年后,终于与丈夫破镜团圆,结束了他们苦苦的等待,也完成了他们坚守了三十年的约定。为世人留下了这个美丽而感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