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计之二十七 假痴不癫

“假痴不癫”是三十六计的第二十七计。原文为:“宁伪作不知不为,不伪作假知妄为。静不露机,云雪屯也。”意思是宁可假装着无知而不行动,不可以装作假知道而去轻举妄动。就像雷霆掩藏在云势之后,不露机巧,而一旦爆发攻击,便出其不意而获胜。
 
在军事上,有时为了以退求进,故意不露锋芒,显得软弱可欺,用以麻痹敌人,骄纵敌人,然后伺机给敌人以措手不及的打击。在政治上,就是韬晦之术,在形势不利于自己的时候,表面上装疯卖傻,以免引起政敌的警觉,而暗地里却在做积极的准备,等待时机。

描绘明朝军队的《出警图》(部分)
描绘明朝军队的《出警图》(部分)

 
燕王装疯夺皇权
 
公元1398年,明太祖朱元璋驾崩,由于皇太子朱标已先死,朱标之子朱允炆以皇太孙嗣继皇位,史称建文帝。建文帝继承皇位时22岁,感觉到威望不高,皇位不稳,担心叔王权势过大,威胁皇权,于是听信兵部尚书齐泰、大臣黄子澄的话,决定削夺藩王,强化皇权。
 
建文帝对各个藩王进行惩治,最后轮到了燕王朱棣。为麻痹建文帝,摆脱险恶的政局,再图良策,朱棣心生一计——装疯!于是他成天胡言乱语,疯疯癫癫,满脸污垢,有时候还躺在地上,几天不起来。
 
建文帝就从南京派官员去北平探病,察看燕王朱棣的动静。那时候正是盛夏,挥汗如雨,而燕王却坐在火炉边烤火,蓬头散发,哆里哆嗦,嘴里还不停地叫冷。他理智紊乱,满口胡言。使臣一回报,建文帝也相信燕王真的病了,暂时放松了对燕王警惕。但由于燕王府长史葛诚告密,装疯被发觉。
公元1399年,燕王朱棣在北平起兵,他借用汉朝“清君侧、诛晁错”的历史经验,打出“靖难”的旗号,宣称国家有难,奸臣齐泰、黄子澄之流当道,所以要带兵来拯救国难、靖安社稷。靖难之役,血战四年,惨烈非常。最后,朱棣率军攻入南京,以武力从侄子手中夺取皇位,成为大明朝的第三任皇帝,史称明成祖。
 
单于冒顿灭东胡
 
秦朝末年,匈奴内乱初定,冒顿夺取了单于之位。强大的邻族东胡,存心挑衅,派使者来要匈奴献上国宝千里马。冒顿的大臣认为千里马是匈奴的宝贝,不能送给他人,但是冒顿却同意了,说:“给他们吧!不能因为一匹马与邻国失和嘛。”东胡得寸进尺,认为冒顿是惧怕东胡的威势,再次向冒顿索要他的一名阏氏,冒顿的大臣认为单于的女人不能赠送他人,但是冒顿又同意了,说:“给他们吧,不能因为舍不得一个女子与邻国失和嘛!” 
 
东胡日益轻慢骄纵,第三次向冒顿索要一块一千里地的无人地带,冒顿问计群臣,部分群臣有了上两次的教训和经验,便一致同意将土地赠送给东胡,但是冒顿却否决了,大怒说道:“土地乃国之根本,怎么能随随便便送人!”并且下令斩杀同意的大臣,跨上战马,出征东胡。东胡一直毫无戒备,当兵临城下时,才仓促应战,但为时已晚,于是东胡自此被灭亡,东胡王被杀于乱军之中。
 
冒顿乘胜发兵,向西驱逐走月氏,向南吞并楼烦等部落,又收复了被秦国蒙恬夺取的匈奴领地,占领了汉朝北部的部分地区,经过一系列的大征伐,统一了现在的蒙古草原,建立了强大的匈奴帝国。匈奴帝国疆域十分广阔,疆域最东达到辽河流域,最西到达葱岭(现帕米尔高原),南达秦长城,北抵贝加尔湖一带。这也是匈奴帝国史上最强大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