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计之二十九 树上开花

“树上开花”是兵法三十六计的第二十九计。原文为:“借局布势,力小势大。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也。”意思是说弱小的部队通过某种因素,改变外部形态,使自已阵容显得充实强大,就象鸿雁长了羽毛丰满的翅膀一样。
 
树上开花,本是指树上本来没有花,却用彩色的绸子剪成花朵粘在树上,精心伪装,让外人不易察觉,使其认为达成了很困难的事情。此计用在军事上,是指当自己的力量薄弱时,可以借友军势力或借某种因素制造假象,使自己的阵营显得强大,巧布迷魂阵、虚张声势达到欺骗敌人的效果,由此可慑服甚至出奇制胜,击败敌人。

临沂齐国历史博物馆内描写田单“火牛阵”的模型
临沂齐国历史博物馆内描写田单“火牛阵”的模型

 
即墨之战
 
公元前284年,燕国名将乐毅统率燕、秦、赵、韩、魏、楚六国联军攻打齐国,在济西之战中大败齐军,随后攻下都城临淄,然后分兵五路,以彻底消灭齐军,占领齐国全境。燕军仅在六个月的时间,就攻取了齐国七十余城,只剩下莒和即墨两城未被攻克。
 
即墨大夫出战阵亡。即墨军民在守将战死之后,共同推举逃至即墨的齐国宗室田单为将,坚守抵抗燕军。当时田单原本只是临淄城的一名基层官员,与齐国的王宗虽属同宗,关系却相当疏远,但田单不负众望率领即墨全城军民抵抗,乐毅强攻不克,只好包围城市。
 
由于燕军围攻即墨和莒一年未下,乐毅遂改用攻心战,命燕军撤至距两城九里的地方设营筑垒。并下令凡城中居民有出来的不加拘捕,有困难的予以赈济,以争取齐民。如此相持三年,两城依然未被攻破。
 
公元前279年,十分信任乐毅的燕昭王逝世,燕惠王继位,燕惠王早在做太子时便对乐毅不满,且对三年攻齐不下有疑,田单乘机派人入燕离间乐毅与燕惠王的关系,宣扬说,乐毅借攻齐为名,想控制军队在齐国为王,所以故意缓攻即墨。如果燕国另派主将,即墨指日可下。
 
燕惠王知道后果然中计,派骑劫代替乐毅为统帅。乐毅被迫出奔赵国。对燕国有大功的乐毅被撤换,不仅使田单少了一个难以对付的敌手,且使燕军将士愤慨不平、军心涣散。骑劫到任后,一反乐毅的做法,对即墨实施强攻。由于齐国军民的顽强抵抗,未能奏效。田单的应敌之策也做出调整。
 
首先,田单要齐国军民每天饭前拿食物到门前空地上祭祀祖先。这样,成群的乌鸦、麻雀结伙地赶来争食,田单说,这是神派来教我的。以后发布命令,也都说是神师相助,果然振奋城中军民人心。而城外燕军看到飞鸟每天都定时朝拜,觉得非常奇怪,以为齐国有神师相助,弄得人心惶惶。
 
田单又用激将法,宣称齐人怕被劓刑(受刑人被割去鼻子),结果骑劫命燕军把齐人俘虏、投降者处以劓刑。而城中齐人看到齐国降卒都被割了鼻子,无不怒火中烧,更坚守城池,不敢稍有懈怠。田单还宣称齐人怕先人的坟墓被掘出来,更怕火烧尸体,若然这样,齐人必定投降,结果骑劫再度中计,把城外的冢墓全部掘坟焚尸,结果齐人在即墨城上望见后,都痛哭流涕、捶胸顿足,异常愤怒,所有人都要出城与燕军拼命。
 
到了这个时候,田单知道军民都已怀有死战的决心,可以发动攻势。于是,田单一方面假装城中军力虚弱,命精壮甲士全部隐伏起来,以老弱、妇女登城守望,使燕军误以为齐军少壮已伤亡殆尽,无力再战,快要投降;另一方面派人向燕军送信,大夸骑劫治军的才能,表示即将献城;又派人装作城中富户,带着金银财宝偷偷出城送给燕军,请求破城之时不要掳掠。燕军信以为真,确信齐国已无作战能力,更加麻痹松懈了,只等田单开城投降,而燕军统帅骑劫也嚣张到自称比乐毅更厉害。
 
由于齐军人数太少,此时即使进攻,也无十足把握取胜。于是田单暗中命人收集了一千多头牛,画上五花彩纹、披上火红绸缎、牛角扎上利刃和牛尾绑了用油浸过的苇草。又命人凿开城墙十几个口,在夜间布置好,同时挑选五千名壮士,身上画满了油彩,犹如鬼怪。
 
一切就绪,一日夜深,田单下令放牛出城,并把牛尾上的苇草点着,这一千多头牛疼痛受惊,猛冲狂奔,突袭燕军大营,齐军五千死士随后冲杀。睡梦中的燕军将士被这些突然而来的怪物所惊醒,以为神兵天降,吓得魂飞天外,纷纷抱头鼠窜。田单又聚集妇孺齐敲铜器战鼓,响彻云霄以壮声势。一时火光通明,杀声震天。燕兵溃不成军,死伤无数,骑劫也死于乱军之中,围攻即墨的燕军主力一败涂地。
 
齐军乘胜追击,大举反攻。田单用火牛阵大败燕军后,整个齐国都轰动起来了,各地纷纷起兵响应。田单领兵很快将燕军逐出国境,收复了齐国沦陷的七十余座城,并把齐襄王从莒迎回临淄,齐国转危为安。田单可算是善于运用各种因素壮大自已声势的典范。
 
田单复国因功被封为相国,名为安平君,又加封夜邑(今山东掖县)万户,死后葬于安平城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