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牡丹自古有 “国色天香”的美称?

发表:2018年05月11日
牡丹是中国传统名花,花型硕大,色泽艳丽,香气怡人,自古即为富贵吉祥的象征,故又称为“富贵花”。宋朝周敦颐《爱莲说》曰:“牡丹,花之富贵者也。”《幼学琼林》上也记载:“国色天香,乃牡丹之富贵。”
 
那么,为什么牡丹素有“国色天香”的美称呢?

牡丹
牡丹

 
据唐朝李濬(音jùn)《松窗杂录》上记载,唐冀州人程修己,跟随名师周昉习画数十年,学得作画的巧妙秘诀。程修己因为画艺精湛,被召入宫中,并受到唐文宗的器重。
 
一次,正值春末时节,文宗与杨妃在宫内观赏牡丹花。因为文宗喜爱诗,就问修己说:“现在京城传唱的牡丹诗,谁的最杰出?”修己回答说:“我曾听说公卿间大多吟咏欣赏中书舍人李正封的(牡丹)诗,‘天香夜染衣,国色朝酣酒。’这两句最好。”文宗听后十分赞赏。
 
这两句诗表达手法细腻而传神,用“天香”形容牡丹花的香气犹如天上传来,用“国色”喻牡丹娇艳的花容就像喝醉酒绯红的双颊,而牡丹浓郁的香气和娇艳的姿容,跃然纸上。因此,后来牡丹花就有了“国色天香”这个雅号。
 
早在秦汉时期牡丹就以药用植物被加载《神农本草经》,与药学有了渊源;在南北朝时北齐著名画家杨子华就曾为牡丹作画,牡丹因此走入绘画艺术的领域。到了隋朝,隋炀帝在洛阳建西苑,牡丹被诏入西苑,自此牡丹走进了皇家园林,也提高了观赏价值。
 
唐时世人极爱牡丹,牡丹不仅成为名贵的观赏花卉,更是国运昌隆的象征,栽种、观赏牡丹成为当时社会的时尚。如唐刘禹锡《赏牡丹》诗:“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及白居易《牡丹芳》诗:“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由此可知,当时世人对牡丹的狂热及牡丹在唐朝的地位。
 
宋朝除了咏牡丹的诗词外,也有牡丹的相关研究及记录专著,如欧阳修撰《洛阳牡丹记》、陆游的《天彭牡丹谱》等。在北宋,洛阳是全国的牡丹栽培中心,更有“洛阳牡丹冠天下”之称。
 
明朝时迁都北京,在极乐寺内遍植牡丹花,也有高濂所撰之《牡丹花谱》、薛凤翔的《亳州牡丹史》等专著,而安徽毫县以盛产牡丹驰名。到了清朝,牡丹已有国花之称,有余鹏年撰写的《曹州牡丹谱》及汪灏的《广群芳谱》等专著,山东菏泽是闻名的牡丹产地。
 
由于牡丹形态雍容华贵,端丽高雅,被视为昌盛繁荣、富贵吉祥的象征。牡丹可说是色、香、姿、韵俱佳,千古以来多少文人墨客为之倾倒,在诗画、词赋、戏曲中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咏牡丹佳作。如唐朝皮日休《牡丹》:“落尽残红始吐芳,佳名唤作百花王。竞夸天下无双艳,独占人间第一香。”牡丹因此有了“百花王”的美称。
 
另宋朝欧阳修《洛阳牡丹记•花释名》:“钱思公尝曰:‘人谓牡丹花王,今姚黄真可为王,而魏花乃后也。’”故牡丹又得“花王”美誉。又宋时洛阳牡丹最盛,牡丹就有了“洛阳花”之称,如唐李商隐《漫成》诗之一:“远把龙山千里雪,将来拟并洛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