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数 千里之外得好官

于涛是唐宣宗时宰相于琮的侄儿。于琮南迁,途经平望驿站,拴好船进了驿馆,正准备吃饭时,有一个老叟自门而进,迳直走到厅侧小阁子,来到于涛休息的地方。老叟的到来,让驿站的官吏认为他是跟随相国而来的,就没有询问他,而相国认为他是驿站中的人,也没有询问他。
 
老叟到了于涛休息的地方,于涛问他是什么人。老叟回答说:“曹老儿。”问他从什么地方来。他回答说:“郎君会有最好的官职,此行不用忧虑。”于涛正要远行,深感忧虑。听了老叟所言,很高兴,拱手请他入席。

图/网络图片

 
于涛与表弟、前秘书省薛校书一起和他谈话,问他能做什么。他回答说:“我不懂什么,只是郎君以后会高贵显荣,不可不一一叙说。请拿笔,将我的话记下。”于是于涛就随着老头儿所述,记录了几篇,言词多半很隐密,好像歌谣谶语。也说些相国受牵累和恢复的事。
 
于涛顺便询问薛校书怎么样。老叟说:“千里之外,遇到西就停止,那里有你的官职。即使不是真刺史,也是假郡守。”于涛又问某氏京中宅内事,可不可以知道?老叟低下头,很久才说:“京城里的住宅很平安,今天正屋前有某夫人、某尼姑。”并将宾客的名字,一一道来。还说“某廊下有一个小孩某某,牵一个铜龟子玩游戏。”于涛也审察出那是真实的,都写在篇上,渐渐地记下了不少。
 
他们相互说笑,很快就要天黑了。于涛顺便指着薛芸香姬,对老叟说:“这人会怎样?”老叟回答说:“极好,三千里外也能得到好官。”于涛最初随着老头的话记录,心里非常相信。等到听说这个女人也有好官,惊讶于他的疏忽荒诞,也就懈怠下来了。
 
当时于涛表弟杜孺休作湖州刺史,寄来箬下酒一罐,约有五斗。于涛问老头是否好酒,老头儿欣然请饮。于涛就用银盂装酒给他,让他自酌自饮。不一会儿,酒喝尽了,天也黑了,老叟于是以银盂当枕头倒头便睡。当时蚊子很多,却没有一只能靠近老叟。第二天早晨,不见了老叟,银盂还在。于涛惊骇不已,派人四处寻找,却不知道老叟究竟去了哪里。
 
有的说,这个老叟就是曹休。曹休是魏的宗室,仕晋以后作史官,齐梁时期还在朝中。后来得神仙之道,多在江湖游荡,经常援助别人。有很多人都见过他,受过他的馈赠。
 
于涛自这以后授泗州防御使、歙州刺史,辅佐淮南吴王杨行密作副使。相国不久也北归。薛校书辅佐江西宾幕,主持袁州军务,遇到用军之际,带领家属到福建。在一个小镇,薛芸香姬突然生病而亡,山中找不到做棺材的店铺,后来托一个村翁的寿棺才埋葬了她。这棺材涂漆金彩,很是珍贵华丽。埋完了之后,方验证了曹老儿所说的得一好“官(棺)”之言。说到京宅那天宾客、小孩牵铜龟游戏之事,没有不应验的。
 
(出自《太平广记》卷四三、《吴郡志》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