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明君唐太宗李世民 (2)

(接上期)
 
文/云中君
 
玄武门之变 
 
尽管唐高祖李渊在位时间并不长,但基本上可以说他是一个贤明的皇帝。在隋朝一系列制度的基础上,李渊进行了适当的调整。他于625年废尚书省六司侍郎,增吏部郎中秩正四品,掌选事,还大赦天下,颁行新律令,减轻刑罚,减轻百姓负担。 
 
唐高祖李渊的四个儿子之中,幼子李元霸早夭,其余三子为英王建成、秦王世民、齐王元吉。
 
大唐武德九年,高祖凭次子李世民率军削平天下十八路反王,灭尽七十二道烟尘,统一了天下。由于李世民屡立战功,威望日高,李渊先后封他为司徒(三公之一)、尚书令(相当于宰相)、中书令(亦相当于宰相),乃至无可再封时,便创造了史无前例的天策上将之职授予他,位在诸王之上。
高祖曾对李世民说:“如果事业成功,那么天下都是你打下来的,该立你为皇太子。”李世民拜谢并推辞。待到李渊被隋恭帝封为唐王,将领们也请求以世民为世子,李渊准备立他时,李世民坚辞不受,建议立长子李建成为世子。618年李渊建立唐朝,改元“武德”,以世子建成为太子,世民为秦王,元吉为齐王。 

唐太宗画像
唐太宗画像

 
秦王李世民功高盖世,建成、元吉心中十分妒恨。根据《资治通鉴》记载,太子建成性情懦弱惰慢,喜欢饮酒,贪恋女色,爱打猎;齐王李元吉,常有过错;二人均不受高祖宠爱。世民功勋名望日增,高祖常常有意让他取代建成为太子,建成心中不安,于是与元吉共同谋划,并答应元吉在自己即位以后,立他为皇太弟,所以元吉倒向大哥建成,为建成尽死效力,他们各自交结建立自己的党羽,一起排挤李世民。
 
此外,建成、元吉与高祖宠妃张艳雪、尹瑟瑟私通时,曾被秦王撞破,元吉心中深以为恨。他们在高祖面前多次搬弄谣言,加害世民。恰逢此时平阳公主病逝,文武宗亲皆去送葬,建成、元吉假意摆下酒宴,邀秦王共饮,却在酒中下了剧毒。秦王生性豁达,坦然不疑。秦王刚饮一口酒,一只燕子飞过,遗粪污了秦王的酒杯和衣服。秦王只好回府更衣,淮安王李神通搀扶着他返回西宫。终宵泄泻,呕血数升。 
 
高祖来到西宫,询问世民的病情,敕令建成:“秦王向来不善于饮酒,从今以后,你不能够再与他在夜间饮酒。”高祖因而对世民说:“首先提出反隋的谋略,消灭敌雠,平定海内,都是你的功劳。我本打算立你为太子,你却坚决推辞。而且,建成年纪最大,被立为太子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也不忍心夺去他的太子之位。我看你们兄弟似乎难以相容,一起住在京城里,肯定要发生纷争,我应当派你返回行台,留居洛阳,陕州以东的广大地区都归你主宰。我还要让你设置天子的旌旗,如汉朝梁孝王故事。”
 
世民哭泣,以不愿意远离父皇膝下为由表示推辞。高祖说:“天下都是一家,东都和西都两地,路程很近,只要我想念你,便可动身前往,你不用烦恼悲伤。”
 
世民准备出发的时候,建成和元吉一起商议说:“如果秦王到了洛阳,拥有了土地与军队,我们便再也不能控制他了。不如将他留在长安,这样他就只是一个匹夫而已,捉住他也就容易了。”
 
于是,他们暗中让好几个人以密封的奏章上奏高祖,声称:“秦王身边的人们得知秦王要前往洛阳,无不欢欣雀跃。看秦王的意向,恐怕他不会再回长安了。”他们还指使高祖宠信的官员以秦王去留的得失利弊来劝说高祖,最终逼迫高祖改变了主意,秦王前往洛阳开府的事情又半途搁置了。 
 
高祖此后虽尽力调解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然而,建成、元吉仍不思悔改。建成、元吉与后宫的嫔妃日夜不停地向高祖诬陷世民,高祖信以为真,便准备惩治世民。陈叔达进谏说:“秦王为天下立下了巨大的功劳,是不能够废黜的。况且,他性情刚烈,倘若加以折辱贬斥,恐怕经受不住内心的忧伤愤怒,一旦染上难以预料的疾病,陛下后悔还来得及吗!”于是,高祖才没有处罚世民。元吉暗中请求杀掉秦王世民,高祖说:“他立下了平定天下的功劳,而他犯罪的事实并不显著,用什么作为借口呢?”元吉道:“秦王刚刚平定东都洛阳的时候,观望形势,不肯返回,散发钱财丝帛,以便树立个人的恩德,又违背陛下的敕命,不是谋反又是什么!只应该赶紧将他杀掉,何必担心找不到借口!”高祖犹豫再三,没有答应元吉的要求。 
 
建成、元吉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那时候,突厥侵犯华夏,建成向唐高祖主张,让元吉替代李世民带兵北征。唐高祖录用元吉做主帅之后,元吉又恳求把尉迟敬德、秦叔宝、程咬金三员大将与秦王府的精兵都划归元吉指挥。他计划把这些将士调开之后,就可以轻易地杀戮李世民。然而,后来走漏了消息,有人把这个隐秘方案报告了李世民。世民感到局势紧迫,急速找长孙无忌和尉迟敬德等人商议。两人都劝李世民先下手为强。李世民说:“兄弟互相残杀,总不是一件好事。仍是等他们动了手,咱们再来抵挡他们。”尉迟敬德、长孙无忌听后都着急起来,说若是世民再不下手,他们也不肯留在秦王府白白等死。最后秦王李世民为求自保,万般无奈,在众多名臣勋将的帮助下毅然发动了玄武门之变。在玄武门之变中,李世民手下大将秦琼射死李建成,尉迟敬德射死李元吉。当李渊知道消息后,问身边的大臣:“没料到有这样的大祸发生,朕该如何是好?”萧瑀、陈叔达说:“建成、元吉对大唐起兵没有贡献,又无功于天下,因为妒嫉秦王功高望重,想加害于他。今秦王已讨而诛之。秦王功盖宇宙,众望所归,如陛下立秦王为太子,把天下重任交给他就好了。”李渊回答说:“好,这也是朕多年的心愿呀!” 
 
高祖李渊招见世民,摸着他的头说:“这几天,我差一点就因为相信谣言而错怪你。”世民在父亲胸前,大哭不止。由此可见,玄武门之变完全是被迫的自卫措施。对于血腥的结局,世民极为负疚。 
 
玄武门之变后,李渊下诏立李世民为皇太子,继统东宫。不久,又下诏将皇位传给了李世民。李渊被尊为太上皇,八年后去世,终年七十岁。死后谥曰大武皇帝,庙号高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