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明君 唐太宗李世民(7)

(接上期)
 
文/云中君
 
贞观大将李绩仗义尽忠故主 突厥畏威远逃 
 
李绩,本姓徐,起初在李密部下做左武侯大将军。李密后来被王世充打败,带领兵众回降唐朝。李绩仍占有李密原来控制的10个郡。
 
武德二年,李绩对长史郭孝恪说:“魏公李密既已经回顺大唐,这些郡的人口和土地,本是魏公所有,我假如上表献给大唐,那就是乐于主子的失败,来自己居功,以谋求富贵,我感到可耻。现在应该完整地登录州县名称和军人户口,一并报送魏公,由魏公自己来献给朝廷,这就是魏公的功劳了,不是很好吗?”于是派使者报送李密。
 
使者刚到长安,唐高祖听说没有表奏,只有报告给李密,感到很不满意。使者把李绩的用意奏报,高祖才很兴奋地说:“徐世绩感故主之德,给故主推功,真是纯臣啊!”任命他做黎州总管,赐姓李氏,把户籍登进宗正寺,封他的父亲李盖为济阴王,李盖果断辞谢王爵,就改封舒国公,授予散骑常侍的官职。不久又加授李为右武侯大将军。 
 
到李密反叛被诛,李绩为他发丧并穿上丧服,具备君臣的礼节,上表请求收葬。高祖就把李密的遗体交给他。于是他大规模地预备仪仗,全军都穿上白色的丧服,将李密埋葬在黎阳山;葬礼完毕,才脱去丧服解散,朝廷上下都认为李绩讲道义。 
 
贞观元年,李绩被任命为并州都督,有令则行,有禁则止,大家都说他称职,突厥对他十分畏惧。
 
太宗对随从的大臣们说:“隋炀帝不懂得精选贤良、镇抚边境,只往远筑长城,派大批将士屯驻,来防范突厥,见识胡涂,竟到了这种地步。我如今委任李绩镇守并州,就使得突厥畏威远逃,边塞城垣安宁,岂不胜过几千里的长城吗?”后来并州改设大都督府,又任命李绩为长史,加封到英国公。 
 
他在并州镇守了16年,召回任命为兵部尚书,兼知政事。李绩有一次忽然重病,验方上说用胡须烧的灰可以治好,太宗亲身剪下自己的胡须给他和药。李绩叩头出血,哭着谢恩。太宗说:“我这是为社稷打算,不用感谢。”贞观十七年,高宗还在东宫时,调任李绩为太子詹事,追加特进的待遇,仍担任知政事。太宗又曾设宴,宴席上,太宗回头对李绩说:“我想托付年幼的太子,考虑下来没有再比你合适的人选。你过往能不忘李密,如今怎么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李绩擦着眼泪回话,把自己的手指咬出血来。不一会李绩喝得大醉,太宗把御服盖在他身上。他就是这样地被委任信用。
 
李绩每次行军作战,用兵筹划,临敌应变,都能做得很确当。从贞观以来,李绩奉令讨伐突厥颉利可汗和薛延陀、高丽等,都把他们打得大败而逃。太宗曾说:“李靖、李绩二人,古代的名将韩信、白起、卫青、霍去病岂能比得上啊!” 
 
尉迟敬德原是刘武周的一个偏将,归顺大唐之后跟随李世民南征北战,他忠心耿耿,为唐初的统一与稳固立下了大功。他曾两次冒险抢救李世民,使其转危为安,保证了统一全国的战争顺利进行。邙山之役中,他带领军队冲出重围,冲乱敌阵,为获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玄武门之变中,尉迟敬德在关键时刻阻止了两军残杀,平息了动乱。也在处理李建成余党问题上为李世民当权赢得了人心。贞观初年,突厥日益强盛,侵扰中原,成为唐朝的严重威胁。尉迟敬德被授为泾州道行军总管,击败突厥于泾阳。所获珍宝财物,必散送士卒,因此其军队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中国的门神之说也源自李世民与尉迟敬德和秦琼的一段佳话。相传有一天,唐太宗在梦中梦见一位大将军来向他求救。那位将军说:‘我是东海的龙王,玉帝命令我到人间降雨,唉!我去迟了,以致河水干了,土地裂了,全国各地都闹旱灾,玉帝知道后大怒,判我死刑,明天午时由你的大臣魏征监斩,到时候,您如果能想办法让魏征不来,我就能活命。’太宗很同情龙王,就答应了他的请求。第二天一大早太宗就叫魏征来陪他下棋,从早上一直下到中午,魏征实在太累了,就打了一个盹儿,谁知他竟然在梦中去监斩了。 
 
从此以后,海龙王的冤魂每晚都来找太宗,抱怨他言而无信,日夜在宫外呼号讨命。太宗告知群臣,大将秦叔宝说,愿同尉迟敬德戎装立门外以待。太宗答应了。那一夜果然无事。太宗因不忍二将辛苦,遂命巧手丹青,画二将真容,贴于门上。仔细观察,其中一位手执钢鞭,另一位手执铁锏。执鞭者是尉迟敬德,执锏者是秦叔宝即秦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