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狮莲瓣纹金碗 唐代金银器珍品

双狮莲瓣纹金碗一对
双狮莲瓣纹金碗一对


文/赵睿
 
黄金制品在中国历史上是权力和财富的象征,为历代帝王所珍爱,也是权贵弄臣贪污行贿的主要工具载体。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世宗下诏将奸相严嵩削籍为民,抄其家得黄金三万多两。民间传说严嵩流落为乞丐,手捧金碗讨饭而不得食,以致最后饿死,罪有应得。当然他的金碗也早已不知去向。1970年,西安何家村窖藏出土了270多件唐代金银器,其中令人注目的是一只金光灿灿,做工精美,富丽堂皇的鸳鸯莲瓣纹金碗,是最具代表性的唐代金银器盛世之作。
 
无独有偶,本文介绍一对唐代双狮莲瓣纹金碗,其优美的造型,华丽的纹饰,精湛的工艺,与何家村金碗极为相似,当为同期同源的盛唐杰作!

金碗内部(左),圈足内双鸾蔓草纹(右)。
金碗内部(左),圈足内双鸾蔓草纹(右)。

 
两只金碗工艺、纹饰及尺寸完全一样,口径均为12.5cm,高5cm,足径6.9cm。重量略有不同,其中一只重361g,另一只重354.5g。金碗系浇铸成形,细工平錾。器型端庄,碗壁厚重,侈口弧腹圆足。十二瓣仰莲凸凹有致,每瓣内錾刻卷草纹。外壁通体细鱼子地,每对莲瓣上端之间錾有鸿雁,奔兽,鸳鸯,飞鸟,鸾鸟与回首兽。
 
碗内底心以初盛唐时常用的锤鍱焊片工艺,锤出一对相向雄狮,昂首挺胸跷尾,两前肢,一只前举相触,一只支地;后肢一只前跨,一只后蹬。两狮各衔一支蔓草,花茎交缠,枝头花叶左右下垂;两狮下部饰两枝对称蔓草花。地饰鱼子纹。整个图案以绳纹及波浪纹构出圆形轮廓并掩饰焊缝。这种锤鍱浮雕技术精准细腻,整片焊接可谓天衣无缝,炉火纯青的技艺令人叹为观止。

鸾鸟与回首兽细部(左),鸳鸯与飞鸟细部(中),鸿雁与奔兽细部(右)。
鸾鸟与回首兽细部(左),鸳鸯与飞鸟细部(中),鸿雁与奔兽细部(右)。

 
此对碗的双狮纹与何家村出土的一只双狮莲瓣银碗几乎如出一辙。狮纹原来并不产于中国,西汉张骞通西域后开始引进。唐代狮纹颇为写实,与后世程式化的狮纹大相径庭。
 
碗的圈足乃先锤打出连珠纹及草叶纹,之后再焊接至碗底部。圈足内亦錾刻出双鸾蔓草纹及鱼子地。
 
这对双狮莲瓣纹碗系纯金打造,器型规整大气,设计富丽堂皇,气质高雅隽永,制作精雕细琢,风格奇特出众,令人爱不释手。可能由于此对金碗较何家村鸳鸯莲瓣纹金碗稍微小一些,故而饰为单排莲瓣而非双排莲瓣,鸟兽纹也在莲瓣之间而非在莲瓣之中。其双狮纹亦同另一只何家村银碗纹饰无二,可见是何家村金银器同期之作,皆为盛唐之艺术珍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