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的茶与瓷

唐人爱饮茶,也爱瓷,饮茶好用瓷茶具,虽不知是因爱茶而爱瓷,还是因爱瓷而爱茶,重要的是,唐人对用于饮茶的瓷茶具极为讲究,不是随便一个瓷杯子都可用来饮茶的。譬如:陆羽《茶经》中就说到:“洪州瓷褐,茶色黑,悉不宜茶。”说的正是洪州窑器,这种瓷器的釉呈黄褐色或酱色,故而不适饮茶。那什么样的茶具才是好的呢? 

唐越窑青釉花瓣口碗
唐越窑青釉花瓣口碗

 
唐代瓷业素有南青北白之称。南方越窑青瓷与北方邢窑白瓷分别代表了南北方瓷业的最高成就,而唐人最推崇的茶具自然也就出自越窑和邢窑。唐人喜用越窑烧制的茶具,这从陆羽《茶经》的记载中就可看出:“瓯,越州上,口唇不卷,底卷而浅,受半升而已”这瓯即是茶杯,陆羽推崇的是越窑青瓷瓯,这种瓷瓯,形状更接近盏,容量小,所以,使用这样的越瓯喝茶,当然是要慢慢“品”茶了。 
 
如果不选青瓷瓯,还可用白瓷瓯。唐代白瓷以邢窑最有名,李肇《国史补》说:“内丘白瓷瓯,端溪紫石砚,天下无贵贱通用之。”所谓内丘白瓷瓯,说的就是位于河北省内丘县的邢窑所烧制出的白瓷茶瓯。唐代邢窑白瓷规模很大,以至“天下无贵贱通用之”。 
 
杜甫曾写过一首《又于韦处乞大邑瓷碗》,从诗中可知,唐代白瓷也曾盛行于蜀中。诗云:“大邑烧瓷轻且坚,扣如哀玉锦城传,君家白碗胜霜雪,急送茅斋也可怜。”从诗中可知,大邑白瓷胎质壁薄,故而轻巧,且烧造品质极好,故而坚硬,叩击时声音如玉,且釉色洁白细致,所以才能白碗胜霜雪,难怪会如此受欢迎,以至“锦城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