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双龙耳盘口铜壶 国之瑰宝 华夏顶级

高古文物暨高古佛教文物精华荟萃
独家点数海外大收藏家群落之家珍
 


图&文/卓然堂&赵睿

 
图/卓然堂


 
青铜文化作为国粹,汉代以后已日渐式微。隋唐时期铜器铸造工艺的传承与发展,唯铜镜制作为一亮点,在技术创新方面有所建树,而青铜礼器及日用器皿仅限于少数佛教用具如香炉、净瓶的制作,基本上是偶而为之,虽造型风格与前世迥异,但工艺创新上则乏善可陈。究其原因,是唐代金银器、陶瓷工艺的发展及广泛应用逐渐取代了铜器,故而唐代铜器相当少见。物以稀为贵,现今传世的唐代铜器,除铜镜外,品种不多,数量稀少,难以自成系统。博物馆、拍卖市场及私人收藏均偶然得见,一旦精品现世,反而是珍稀难求。今介绍一件唐代双龙耳盘口铜壶,其浓郁的时代风格,优雅的造型艺术,独特的中西合壁韵味,可谓是中国青铜文化的一朵奇葩。
 
双龙耳壶器高44cm,口径10.8cm,最大径20cm。壶身、壶底片与双耳为分铸后焊接成型。壶呈盘口,口唇外侈微卷,细颈、溜肩,颈中部饰双弦纹,腹部呈卵圆形。自肩部至器口对置双龙耳,龙口衔壶沿,龙足立于器肩。龙躯细长略呈S形,身铸细鳞片。二龙俯首瞪目,髯鬣爽朗中分,刚劲而不失优雅。整个作品造型对称,重心稳定,雍容典雅,大唐气息扑面而来。值得一提的是,唐代之前的青铜容器底部都是与器壁一体铸成的,而此器底部圆片为分铸后嵌入壶壁后焊接而成,与传统青铜工艺截然不同。
 
盘口细颈壶并非中国传统器型,南北朝时期开始在中土流行,可能是受沿丝路而来的胡瓶的影响。陶瓷器中出现盘口壶大约始于两汉时期,但这时期的盘口壶颈粗而短,器形与双龙耳壶相去甚远。两晋南北朝时期出现的鸡首壶,器形逐渐变化,由西晋时的短粗端庄演变成东晋的修长苗条,与双耳盘口壶形状颇为近似,唯单立耳与其不同。加置大型双立耳是自隋唐才有的作法,胡瓶中并无和它完全接近的式样。此类器型应为中国工艺家融汇东西方匠意,在鸡首壶的基础上推陈出新的独特创造。
 
龙是中华文化中历史悠久且最常见的艺术形象,虽形状历代有所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细身利爪、披鬣带鳞为其基本特征。本器中的双龙耳造型既保留了龙的特征,又巧妙的将其形状设计为向上引身曲体、俯首张口作饮水状,双后肢立于壶肩而口衔壶沿,双龙对称形成壶柄,空灵通透,线条优美,真可谓匠心独具。双龙耳盘口壶是最具唐代风格的艺术造型之一,其陶瓷制品并非罕见,但其它材质的作品则几乎是绝无仅有。
 
保利博物馆收藏有一件双龙耳盘口铜壶,时称为存世仅见之铜铸者。此器造型优美,制作工艺精湛,非同类造型的陶瓷作品可以比肩。
 
本文介绍的双龙耳铜壶,制式、尺寸均与保利藏品相同,应为同期同源作品。鉴于铜器制作工艺流程远较陶瓷工艺复杂,造价自然也要高出不少,不像陶瓷制品可以大量生产,故铜质双龙耳盘口壶在当时应属高端珍贵的器皿,产量有限,能流传至今,殊为难得。这样的铜器可称已脱离一般器皿范畴,以其灵动优雅的气质,华美流畅的线条,庄重大气的器型,摄人心魄的魅力,成为一件华彩夺目的造型艺术作品,且以其珍贵稀缺的历史地位,跻身于国宝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