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金银器珍品 鎏金摩羯纹银盘

银盘及内部的纹饰
银盘及内部的纹饰


图&文/卓然堂&赵睿
 
唐代是中国历史上经济文化的鼎盛时期,西亚、中亚及南亚地区的文化艺术经丝绸之路传入中土,推动了中国金银器制造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外来文化元素和本土传统文化的交流融合,促生了很多具有异域风情的金银器珍品。
 
今介绍一件富丽堂皇的唐代鎏金摩羯纹银盘,其型体硕大,做工精美,以多种纹饰装璜,金花银地,美不胜收,诚为一件具有经典大唐风范的中西合壁之艺术杰作。
 
该银盘口径29.1cm,圈足径16.3cm,高6.5cm,重800g,侈口斜壁,外撇矮圈足。
 
盘正中底为双层,由锤鍱工艺在银片上作出高浮雕状摩羯纹,然后焊接在盘中央,再以金色草叶纹条带圈出轮廓。

银盘背面的双龙双凤纹
银盘背面的双龙双凤纹

 
盘底以波涛底纹托映出两条首尾相逐,围绕中央火珠呈顺时针游动的金色摩羯。摩羯周身披细鳞,龙首鱼身,长鼻独角,张口吐舌,露上下两排利齿,呈凶猛状。两个摩羯首尾之间有山石相隔。
 
盘内壁一圈为狩猎纹,可分为四个单元。八匹四蹄腾空的骏马上骑着八位戴冠佩刀骑士,两两一组,或前驱或扭身,张弓欲射两马之间狂奔的野猪。每位猎手前后均有两只奔跑的猎犬助阵。每匹马的尾巴均经过修剪束扎,为典型唐代马尾式样。细密的鱼子地纹中满饰花草树木山石,每一骑士的头前上方均有一飞鸟,倾身前射者头前为一只回首的带冠长尾凤鸟,而扭身回射者前则为短尾伸颈的鸿雁。
 
所有的骑士、马、野猪均鎏金。十六只猎犬则有十四只鎏金,其余两只未鎏金,可能为工匠遗漏而非经意而为。盘口沿内外饰以鎏金带。
 
盘背面为两组双龙双凤纹。双龙弓身对立,面向中间的火珠,口微张,鬃后摆,尾上扬。双凤亦昂首振翅,相向而立。流畅的卷草纹及细密的鱼子地烘托出鎏金的龙凤纹。圈足上端饰以一圈鎏金草叶纹。
 
整器画面张力十足,纹饰主次分明,金银交错,相映生辉,充满了艺术魅力。
 
摩羯起源于三世纪印度神话,为河水之精,生命之本,代表再生、涅盘、升华,是吉祥的象征。东晋时随佛教传入中国,东晋画家顾恺之的洛神赋中就绘有摩羯的形象。
 
摩羯纹在唐代常用于金银器的装饰,知名的出土器物包括法门寺摩羯纹银盐台,内蒙古博物馆藏摩羯纹银盘及厦门博物馆藏摩羯纹银碗。其中内蒙的银盘于赤峰喀喇沁旗中唐时期墓葬出土,其摩羯形象与本器最为相似,均为长鼻利齿鱼身而无翼。因摩羯形象历代颇有变化,故本器似定为唐中期为宜。
 
人类文明的起始是和狩猎活动紧密相关的。有组织的狩猎活动更是历代皇家贵族消遣娱乐及炫耀文治武功的具有象征性意义的大事。
 
唐太宗李世民就曾说狩猎为人生三大快事之一。皇家贵族的狩猎活动也常常出现在艺术创作作品中。从盘背面所饰龙凤纹为典型的唐代皇家标志以及略为粗犷的艺术风格判断,此鎏金摩羯狩猎龙凤纹银盘当为唐代中期皇家御用之器,罕见的金银器艺术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