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鎏金凤凰纹蚌形银盒

文&图/卓然堂&赵睿 
 
唐代中国金银器制作达到历史上的巅峰,中原工匠艺人在汲取萨珊和粟特金银细工技术营养的过程中,融合西域艺术风情,在宽松包容的社会风气影响下,发挥了丰富的艺术想像力,展现出旺盛的创意,兼容并蓄,创造出了种类繁多的金银制品。盛唐时金银器皿造型争奇斗妍,纹饰精美细腻,颇使人眼花缭乱,美不胜收。现介绍一件今年春拍季释出的鎏金凤凰纹蚌形银盒,构思奇妙,巧夺天工,令人爱不释手,叹为观止。 

图/赵睿

图/赵睿
 
银蚌盒长10厘米,宽9厘米,重348克。根据元素分析仪测试,含银68.07%,金29.86%,铜1.77%,锌0.19%,微量铟、钯。整器呈仿生蚌壳,分形状完全相同两扇,范铸成型,以合页相连,表面平錾纹饰,局部鎏金。盒的内口如蚌壳内部,于尖端处呈齿槽相互咬合,边缘光滑无棱。两扇叶表面各分三区,顶尖部鎏金,以七条平行等距阴线装饰。中心区满錾细腻繁复的卷草、藤蔓、花鸟、葡萄纹,中央立一凤或凰。距边缘一厘米处饰有双勾鎏金线,沿边缘将扇叶中心区相隔形成边缘区,饰以连续波浪形卷草花卉纹。两片蚌壳中心纹饰不同,一为凤,一为凰。凤立于仰莲台上,回首振翅,凤尾鳞片状羽毛呈半开屏状,周围有六只形态各异的禽鸟,或立于枝头,或展翅飞翔。枝叶繁茂的唐草纹均鎏金,衬以极细密的鱼子地,形成强烈的色泽对比。另一叶的纹饰中央为凰,立于花叶之上,回首翘尾振翅,凰尾部为长翎数支,其体量及繁复程度均远逊于凤尾。凰的四周也环绕六只禽鸟及唐草纹,纹饰细部不同但视觉效果相似。 

纹饰细部
 
银蚌盒的设计理念超凡脱俗,仿生相似度可以说达到百分之百。这种银盒采用范铸,胎体厚重,而所用之范系天然蚌壳,故所铸蚌盒两扇壳咬合严丝合缝,自然天成。笔者先前亦见过唐代银蚌盒,一片为人工制作,另一片为原生蚌壳,自然咬合为一体,别有一番风味。唯这次所介绍的银蚌盒,铸造工艺娴熟老到,錾工极为精美细腻,纹饰线条流畅自然,鎏金厚重但准确无误,当属皇家御制无疑,是为高档金银器皿,难得一见。
 
中国文化传统中的凤凰、麒麟、鸳鸯,均为祥瑞和谐的象征,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早期概念中均有性别之分。但沿用千年之久,原始概念渐渐模糊,遂多成某种特定意义的代表而联合使用,如“凤凰涅磐”隐喻再生,麒麟送子则代表生育繁衍的吉祥祝福,而鸳鸯即为爱情及两情相悦的代名词,其性别之分亦见淡薄。特别是凤凰,凤为雄而凰为雌。但由于龙作为天子皇权的象征,龙为雄则凤为雌,原先凤的概念就退而代表皇后而雌性化,譬如凤冠为皇后之冠,龙凤胎中的凤一定是指女儿。这件鎏金凤凰纹银蚌盒,凤与凰分立,显然有其内在含义,是否与盛唐时期女权鼎盛有关,则不得而知。作为一件赏心悦目的盛唐金银器珍品,其折射出的大唐风采,令人眩目,心驰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