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银鎏金 狩猎纹花口高足杯

文&图/卓然堂&赵睿 
 
大唐盛世,包容万象,如海纳百川,似千舸争流,引万国来朝。在强大的国力支持下,金银器制作彻底摆脱了作为其他器物附件装饰的地位,其工艺技术之高超、纹饰装璜之精美、品种类别之繁多,均达到了前所未及的高峰。兼容并蓄、宽松大度的艺术创作氛围,为金银器皿的制作领域引进异域艺术风格及别样的工艺技术提供了有利条件,这个时期的金银制品也反映出多种外来因素的巨大影响,产生了许多中西合壁的艺术珍品。
 
去年春拍季节一拍卖会上出现的银制鎏金狩猎纹花口高足杯,造型优美,工艺精湛,是一件颇具代表性的盛唐金银器珍品。 

图/赵睿

图/赵睿

 
花口高足杯高6.5厘米,口径9.2厘米,重204克。银质,经元素分析仪测定,含银97.62%,金0.88%,铜0.9%,微量铅、钯、锌。杯体厚重,浇铸锤鍱成型,平錾纹饰,局部鎏金。杯体为花卉状六曲花口形,侈口、卷唇、浅腹、高足,足茎为六棱,上接六边形托台,下接外撇六瓣底足,足缘上卷。杯内壁呈六突棱,正中饰圆形徽章式浮雕小鹿,鹿回首静卧,周围枝叶花朵环绕,外饰一周草叶形成徽章样式。
 
杯外壁以捶揲凹槽分为六区,从左到右共平錾六幅图画,形成一幅连续的、生趣盎然的画面。六个画面中有三幅有人物,与三幅无人的场景相间,其中两幅为骑马舞刀,颇似挥杆打马球的情景,一幅为骑马拉弓射雁的场景,另三幅画面鸟飞兽奔,蜂戏蝶舞,花艳叶茂,浮云朵朵,一派生机勃勃的悠闲景象。
 
整个背景衬以细密的鱼子地。高足的茎杆及底足部錾饰忍冬蔓草纹,托台外侧鎏金,底部亦錾有六朵花卉。与托台相对应的杯底部形成的六角也各錾有一花朵并衬以鱼子地。从纹饰细部观察,杯底纹饰为先錾刻成图,然后与底足托台焊接为一体。 
 
从工艺制作技术层面分析,此杯仍采用传统的范铸工艺,杯体、杯足及六角托台、杯内饰片三部分铸,后焊接及贴焊为一体,故整器虽小,却十分厚重压手。高足杯的基本造型,源于古罗马时代及其后拜占廷的流行式样,而多曲花口分瓣则是萨珊金银器的艺术风格。
 
杯内中心錾刻有动物主体纹饰、周围留白,纹饰鎏金,形成金花银器、对比强烈的视觉效果,是粟特金银器常用的表现手法,但正中饰片图案徽章式样,是典型的古罗马时期的处理方式,后由萨珊沿用。杯体外部錾刻的狩猎纹及杯足上的忍冬蔓草纹,则反映了传统汉文化的审美情趣。需要提出的是,徽章式纹样并非唐代流行装饰,仅见于八世纪中叶以前的少数器物中。
 
小小的银杯,融入了这许多种工艺技术与艺术风格,充分体现了唐代金银器兼收并蓄的艺术品味及时尚观念,使后人在欣赏这件艺术珍品的时候,感觉到一股浓郁的盛唐之风扑面而来,至善至美,令人陶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