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宗室名将 河间王李孝恭 (3) 【大唐英雄榜】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接上期)
 
攻坚取胜 奋战博望山 
统一江淮 俘获辅公祏 
 
唐武德六年(623年),李孝恭升任襄州(今湖北襄樊)道行台尚书左仆射。八月,淮南道行台仆射辅公祏在丹阳(今江苏南京)起兵反叛。当初,由杜伏威和辅公祏领导的江淮起义军是隋末三支农民起义军的主力部队之一。杜伏威出身于贫苦家庭,自幼为生活所迫,常翻墙入室为盗。后来,他与辅公祏结为兄弟,聚众为草莽。隋大业九年(613年),他们听说王薄在长白山(今山东邹平、淄博与章丘之间)一带起义的消息后,率众投奔。不久,二人又率部南下,在淮南一带抢掠,多次击败隋军,占据了高邮(今江苏高邮)、历阳(今安徽和县历阳镇)等地,势力渐增,成为江淮之间兵力最强的一支农民起义军。武德二年(619年)九月,杜伏威率军归附唐高祖李渊,被授予淮南安抚使、和州(今安徽和县)总管。同年年底,杜伏威又派兵击败了占据毗陵郡(今江苏常州)的李子通,夺取江西之地,由历阳迁到丹阳。 

清康熙年间刘源绘制的《凌烟阁功臣图》中李孝恭的画像
清康熙年间刘源绘制的《凌烟阁功臣图》中李孝恭的画像

 
武德四年(621年)正月,杜伏威派兵助唐攻打王世充。同年十一月,杜伏威派部将王雄诞击灭李子通,占据了全部淮南、江东地区,南到岭南,东到大海。武德五年(622年)七月,当唐军早已平定王世充、窦建德等两大割据势力,刘黑闼也已被击败,秦王李世民正在率军攻打兖州(今山东兖州)徐圆朗之时,杜伏威恐惧,上书高祖请求入朝。当月,杜伏威即与部将阚棱一起来到京城长安。唐高祖封他为太子太保,仍兼任行台尚书令,留在长安,上朝位置在齐王李元吉之前,表示对他的恩宠,又封阚棱为左领军将军。武德六年(623年)正月,唐高祖又授吴王杜伏威为太保。 
 
杜伏威与辅公祏虽然是“刎颈之交”,但是辅公祏年纪大,杜伏威以兄相称,军中士卒亦称辅公祏为伯父,故地位与杜伏威相等。这逐渐引起杜伏威的猜忌。行台设置后,杜伏威任命自己的养子阚棱为左将军,王雄诞为右将军,而以辅公祏为仆射,外示尊崇,实则夺其兵权。辅公祏知道后,怏怏不平,就向老朋友左游仙学习道法和辟谷术以掩饰自己。杜伏威入朝前,留辅公祏守卫丹阳,命王雄诞掌握军队作辅公祏的副手,私下对王雄诞说:“我到了长安,假如没有失去职位,千万不要让辅公祏发生变故。”杜伏威入朝降唐一年以后,左游仙劝辅公祏反叛,但是王雄诞掌握兵权,他无法动手。于是,辅公祏假称收到杜伏威来信,怀疑王雄诞有二心,王雄诞很是不悦,声称有病,不再理事。辅公祏乘机夺得兵权,又派心腹告诉王雄诞起兵反唐计划。王雄诞这才醒悟,懊悔不已,坚决反对。辅公祏遂将其缢杀。接着,他又假称杜伏威已在长安被捕,送来书信令其起兵,于是大肆装备兵器,储运粮草。随后,辅公祏在丹阳叛唐称帝,建国号宋,设置百官,搬到陈朝的旧宫殿居住。 
 
武德六年(623年)八月下旬,唐军在平定了刘黑闼、徐圆朗诸部后,高祖李渊下诏命李孝恭率水军由江陵开赴江州,岭南道大使李靖率交(今越南河内)、泉(今福建福州)、广(今广东广州)、桂(今广西桂林)等州兵力开赴宣州(今安徽宣州),总管黄君汉率部由亳州(今安徽亳州)南下,齐州(今山东济南)总管李绩率部由泗水渡淮河南下,由南、北、东三面合攻辅公祏,诸路兵马都受李靖指挥。 
 
大军出发前夕,李孝恭设宴招待众将领,鼓舞士气。酒席之间,他命人取水倒入特制的玉杯之中。稍候降温,当他伸手去端杯时,却发现刚才清澈的一杯水竟然变成了鲜红的血!同桌的将领也看到了杯中之物,大惊失色,刚才的欢乐气氛荡然无存。一种不祥之感袭上众人心头,有人长叹一声跌坐在地。李孝恭镇定自若,安慰大家说:“人的祸福无常规,都是自己招引而来。我们没有做过违心之事,有什么可怕的?辅公祏恶贯满盈,如今我们奉诏前去惩处,符合天意民意。这杯中之血,正是斩杀辅公祏的先兆。”说完,举起杯来一饮而尽。在座的各位将领为他的气魄和豪情所感染,又举杯痛饮,军心安定。 
 
辅公祏得知唐军大举进攻丹阳的消息后,立即派兵北渡淮河,进攻海州(今江苏连云港)和寿阳(今安徽寿县),企图阻挡唐军南下。武德七年(624年)正月,李孝恭的前锋部队攻占枞阳(今安徽枞阳),接着顺流而下,进据鹊头镇(今安徽铜陵北长江东岸),于三月上旬抵达芜湖(今安徽芜湖)。李孝恭指挥主力向芜湖发起猛攻,辅公祏的部队一触即溃,唐军一举占领芜湖,乘胜攻克梁山(今安徽和县南七十里)。芜湖之战失败后,辅公祏迅速收缩兵力,在当涂(今安徽当涂)一线布置重兵抵抗唐军。他派部将冯慧亮、陈正通率领三万水军驻守博望山(位于今安徽当涂西南三十里长江东岸,与西岸梁山夹江对峙,亦称天门山、东梁山),并在博望山与梁山之间连接铁链,切断江中航道,又在梁山修筑月城,绵延十多里,阻击沿江东下的唐军。同时,又派部将陈正通和徐绍宗率领三万步兵驻守青林山(今安徽当涂东南),构筑工事,阻击从猷州(今安徽石台)北上的唐军。此时,李绩已经渡过淮河,占领寿阳,兵临峡石(今安徽寿县西北)。李靖也已率部与李孝恭在舒州(今安徽潜山)会合,率领水军抵达博望山,与冯慧亮、陈正通等隔岸对峙。尽管唐军多次出兵挑战,冯慧亮等只是凭借有利地形,坚壁不出。 
 
李孝恭派骑兵切断了敌军的粮草供应通道。不久,敌军发生粮荒,趁夜派兵出城,一是想抢些粮草,二是想侦察一下唐军虚实,却见唐军将士都在安稳歇息,李孝恭坚持不出战。次日,李孝恭召集诸将商议对策,各位将领都说:“冯慧亮等人兵力强大,占据水陆两方面的险要,不肯与我军交战。其工事坚固,我军若进攻则不能很快奏效。不如直逼丹阳,出其不意袭击辅公祏的老巢。攻占丹阳,冯慧亮等自会投降。”李孝恭拟采纳此建议,绕过当涂,直取丹阳。李靖马上表示反对,他说:“辅公祏的精锐部队虽然近在眼前,但他身边的军队也甚勇猛。如今连博望的各个敌营尚不能攻克,辅公祏凭借石头城自保,又岂是容易攻克的!如果攻取丹阳,旬月不下,冯慧亮等尾随我军之后,救援丹阳,我军将腹背受敌,那就非常危险了。冯慧亮、陈正通等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并非他们不想出战,而是辅公祏授意他们慎重从事,据险固守,借以拖延时间,使我军师老兵疲。如果我军前往挑战,把冯慧亮等的军队引出城来,就可一举破敌!” 
 
李孝恭反复比较两种意见,最后采纳了李靖的计策,于是派一部分老弱残兵去攻打敌军营寨,亲率精兵在后严阵以待。老弱残兵急攻冯慧亮的营寨,不胜后退,冯慧亮、陈正通等率军追击,赶了数里路,正遇李孝恭大军。李孝恭挥师出战,大败敌军。这时,已被授予左领军将军的原杜伏威的部将阚棱,也奉唐高祖之命来到李孝恭军营参战。只见他摘掉头盔,对着冯慧亮、陈正通的士卒大喊:“你们不认识我吗?怎么敢来与我交战?”这些士卒大多是阚棱的老部下,都丧失了斗志,有的甚至下马迎拜,冯慧亮、陈正通因而溃败。李孝恭、李靖乘胜追击逃敌,转战百余里,攻占了博望山、青林山等险要之地。冯慧亮、陈正通等人逃回丹阳,被唐军杀伤及淹死的敌军达万余人。 
 
不久,李靖率先头部队抵达丹阳。随后,李孝恭及李绩也率部相继到达。辅公祏尚有精兵数万,但无险可守,只好弃城东逃,准备退保会稽(今浙江绍兴),投靠左游仙。李孝恭派遣李绩日夜兼程,尾随追击。辅公祏的队伍一路溃散,逃到句容(今江苏句容)时,随从士卒由数万减至五百。夜宿常州(今江苏常州)时,其部将吴骚等人计划将其逮捕送给唐军。辅公祏觉察到吴骚等人的意图,丢下妻儿,独自带领数十名心腹,冲破关卡逃走。到达武康(今浙江德清西进康镇)时,又遭到当地武装民团的袭击,辅公祏被俘获,押送到丹阳,李孝恭下令就地处死。唐军继续搜捕辅公祏的余党,全部处决,江南地区全部平定。伴随着李孝恭平定辅公祏之战的胜利结束,唐王朝完成了全国统一大业。唐高祖闻听喜讯,非常高兴,下诏任命李孝恭为东南道行台左仆射,废除行台后建大都督府,又任命他为扬州大都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