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鎏金、鎏银生肖祥牛

图/网络图片

文/周安娜
 
此尊瑰丽、神气的祥牛,乃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属于金银器类的艺术绝品。
 
祥牛受当时的西方影响,其造型既有“具象”成分,亦有华夏传统的印象成分,因此呈现出既逼真、又高于逼真的绝佳效果。
 
祥牛的腰脊部位雕突起的变形鎏金石榴纹、前腿的根部雕鎏金变形旋纹、通体布满突起的各种鎏金变形饰纹。所有突起的鎏金变形饰纹,均由变形龙纹、变形鸟纹、变形蛇纹等组合而成,展现出与以往任何青铜器、金银器截然不同的装饰风格!可以这样说:“此件瑰宝,是大唐时代的世界文化碰撞、凝聚、巧妙结合的硕果!这新颖、别致、独特的装饰手法和构思,营造出其牛步于田禾、瓜藤等农作物间及瓜络缠身、重实擦背的富裕、祥和的田园景象!
 
请看祥牛那丰肥、健硕的体魄和其饱满、神烁的目光,极像一个“大将军”,在“军垦”之田间“视察”!只有在富饶、太平、宽容的大环境中,才能诞生如此富贵、伟岸的总体形象!
 
在鎏金、鎏银的处理手法上显示,此瑰宝制作大师的高超造诣:牛身通体鎏银,以显现高洁、光鲜;牛背突纹,及变形石榴纹中大面积鎏金,以增富丽、光彩的风韵;牛头至颈部通鎏赤金,提升了神髓;满蹄鎏金令祥牛踏漾辉煌光彩;牛体所披布的鎏金变形纹饰通体生光。
 
唐代金、银器中属于动物类的文物极少,大凡动物艺术品均有其一定特殊的意义。因此,金银器动物的做工均十分精美,造型也异常优尤,非民间或官员所常用的陶制品。唐三彩动物类陪葬品可比!
 
此件艺术瑰宝,一定是唐代皇帝自身生肖的象征!其主旨绝非闲情,而令工匠随便弄个玩偶或摆设。从此佳作那勃大的气魄和高妙的艺术效果可以断定:此祥牛的主人必定是肖牛的!此祥牛正是该皇帝对于自己肖属之认可及厚爱!
 
为此瑰宝,我正怀有按耐不住的好奇,考证盛唐中唐时期生肖属牛的皇帝。相信不久会将此祥牛的主人——那“牛皇帝”公布于众的!
 
我是酷爱美术的小学生,亦是收集古今中外艺术作品的痴迷者。我在这里可以“武断”地说:“此尊祥牛技压群伦!是世界艺术宝库中牛类最美者!读者朋友不妨也去类比一番,当不会断我言过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