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晚期椭圆青铜盖鼎 国之瑰宝 华夏顶级

高古文物暨高古佛教文物精华荟萃
独家点数海外大收藏家群落之家珍

 


图/卓然堂

图&文/卓然堂&赵睿
 

纵观商代青铜鼎的形制,不外乎方、圆两大类型。但在洋洋大观的众多商代青铜鼎中,有一件商晚期椭圆形盖鼎,却与众不同,打破了这种非方即圆的窠臼。这件传为殷墟安阳武官北地出土,流失到日本藤井有邻馆的亚矣鼎,收录在《中国青铜器全集》及《流失海外的国宝》中,因其独特的器型,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海内外孤品,国内博物馆未见有类似藏品。无独有偶,笔者有幸遇到一件型制特殊、制作精美的商晚期青铜异形盖鼎,器型及纹饰均酷似亚矣鼎,唯体积略小,在此介绍与同好分享。
 
盖鼎通高32cm,口径12.5cm,腹部最大径21cm。器呈立卵形,上尖下圆,敛口,深腹,圜底,三柱足。通体为典型商代晚期的立雕、浮雕与平雕组成的“三层花”纹饰。鼎盖为穹顶形,与器身以子母口相合,菌纽,盖纽前后置扉棱各一,以扉棱为中线展开两个相背饕餮纹饰。上腹两侧有牛首形器耳。鼎腹部前后各置三个纵行扉棱。器身自上而下有四区纹饰,口下饰三角纹,上腹饰兽面纹,中腹饰龙纹,下腹主体花纹为兽面纹。所有纹饰均以细腻的曲回形雷纹作地。上、下腹兽面纹相似但大小不一。兽面纹以扉棱为鼻准线,双角外展上卷内曲,双眉上扬而末端下弯,双目呈横长方形。中腹部龙纹亦以扉棱为中心,双龙侧身相向,上唇上卷,圆目,小耳,短角,尾上卷。下腹区高度约为其余分区的两倍,与器型的重心下移相协调,加之粗矮的柱形足,视觉上给人以庄重稳定的感觉。器底残留三条范线,由中心放射延至三个柱足的内侧面。
 
商晚期为中国青铜礼器发展的巅峰时期,这一时期青铜器铸造工艺成熟,制式相对定型。作为食器,鼎虽有圆鼎、方鼎、扁足鼎等变化类型,但一般多为立耳而无盖,鼎腹亦不甚深。类似本器及亚矣鼎者则实属罕见。亚矣鼎只所以称之为鼎,主要是因其有三足,但其带盖、小口、深腹及双耳低置的器型特征,则与罍(读作“雷”)、壶等酒器或容器相近似。一般商鼎敞口浅腹,是烹煮盛放肉食用的,而从椭圆盖鼎器型特征来看,口小腹深,似应有不同的用途,可以看作是鼎与罍之间的过渡型器皿。商代晚期虽尚未出现列鼎制,但已常有大小不同的同型制的鼎出现,显然是与制器者的社会地位及财力有关。亚矣鼎通高60cm,体型颇大,本鼎则形体略小,制式纹饰如出一辙。但仔细观察对比两器,仍能发现一些不同之处。首先,本器的双兽形耳略显粗壮,与器身比例较为协调。扉棱也似较为厚重而饕餮纹的兽眼为方形而非圆形。再者,本器的浮雕状纹饰亦更为突出,三层花效果更为显著,使得本器看上去更加精美。这些细微的差别表明本器制式虽与亚矣鼎同源,但纹饰似有改进。总之,本器的出现令人兴奋,愿其有朝一日可重返故里,与其他青铜国宝同置一室,相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