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名将 宋国公萧瑀 (下) 【大唐英雄榜】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接上期)
 
嫉恶如仇严厉清正 
刚直不阿五次罢相 
 
玄武门之变后,李渊退位当太上皇,李世民即皇帝位,年号“贞观”。前朝宰相,只有萧瑀一人直到贞观二十年还始终在权力中心活动。但也五起五落,即五次拜相,五次被罢相。 
 
萧瑀处事严厉刻板,刚直不阿,上朝言事言词简括直率,屡次逆忤圣意。一次,当朝论事,萧瑀与陈叔达意见不合,在朝堂上愤怒地争论,太宗几次都制止不住,满朝文武乱作一团。唐太宗初登帝位,有树威震慑大臣的心理,见二人如此放肆,顿时怒不可遏,推倒御案,拂袖而去,随即传出一道圣旨:“萧瑀和陈叔达身居相位,然言语失态,皆有对皇上不恭之罪,一并罢免所有官职,回家闭门思过。”这是萧瑀在唐太宗贞观年间第一次被罢相。 

萧瑀画像
萧瑀画像

 
萧瑀本来心高气傲,为唐朝筹划多年,殊多建树,罢官回家,越想越气,悲伤不已,竟然大病不起。太宗闻知,也觉得自己有些过激,想到他们也是为了自己的社稷江山,当即传下圣旨,任命萧瑀为太子少师。萧瑀病情好转,入宫谢恩,唐太宗也好言宽慰,又把女儿许配萧瑀之子萧镜。皇帝和大臣成了儿女亲家。贞观元年(627年)六月,尚书右仆射封伦病故,萧瑀被罢尚书左仆射之后,此位也一直空着。至此,尚书省二仆射之位皆虚,百官无首。太宗诏任萧瑀恢复尚书左仆射。这是萧瑀在贞观年间第二次出任当朝首相。 
 
萧瑀严厉清正,不肯容人之短,不善处理人际关系。贞观元年十一月末,复出后仅五个月就再度罢相。原因是唐俭出使突厥,萧瑀请他藏封家书给避难突厥的姐姐萧皇后。唐俭走后,嫉恨萧瑀的人告发萧瑀私通书信于亡隋皇后。但查明情况后萧瑀又第三次出任宰相。 
 
兵部尚书卫国公李靖带兵征讨突厥,杀了突厥颉利可汗的妻子──隋室的义成公主。萧后感念她的恩情,悲痛不止。萧瑀上奏弹劾李靖。有人乘机进言,说萧瑀弹劾李靖不当。贞观四年七月,太宗任命萧瑀为太子少傅,免去御史大夫,不再参议朝政,萧瑀第三次被罢相。 
 
唐太宗曾经亲切随和地对房玄龄说:“萧瑀在隋朝大业年间,劝阻炀帝征讨高丽,被赶出京城任河池郡太守。本应陪同炀帝遭到杀身之祸,却因此遇上了平安的机会,这真是塞翁失马,祸福无常啊。”萧瑀听到这番议论,对着太宗叩头感谢。太宗又说:“武德六年以后,太上皇有废除建成立我为太子的想法又拿不定主意,在这期间,我不被建成、元吉宽容,确实产生了功劳丰伟而得不到奖赏的忧虑。萧瑀不被他们的丰厚财物所引诱,不被他们的严酷威胁所吓倒,真是一个关心国家安危的大臣。”接着写诗赐给萧瑀说:“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又对萧瑀说:“您守志不移刚正不阿,古代圣贤也不能超过。但是善恶分得太仔细了,也有失去分寸的时候。”萧瑀拜了两拜感谢说:“我特蒙皇上教导,又肯定了我的忠诚,虽然到了快死的年龄,却如新生一样。”
 
唐贞观八年,太上皇李渊中风,于第二年五月去世。李渊的丧事办完后,李世民颁诏,起用萧瑀为“特进”,参与政事。这是萧瑀第四次拜相。萧瑀第四次出任宰相一年以后,因急躁、偏狭再次被罢相,并且贬出京城,出任歧州刺史。这是第四次罢相。
 
贞观十七年(643年)四月,太子李承乾谋反。李世民命长孙无忌、萧瑀、李勣等审理此案。李承乾被废为庶人,册立晋王李治为新太子。以萧瑀、李勣为相,这是萧瑀第五次拜相。同年,萧瑀同长孙无忌等二十四人一起绘制肖像陈列在专为表彰功臣而建造的凌烟阁。当年萧瑀任太子太保,仍旧参与朝廷政务。唐太宗御驾亲征高丽时,因为洛阳是军事交通要地,关隘、黄河环绕,就安排萧瑀担任洛阳宫留守。太宗从辽东回朝后,批准萧瑀的请求免去太子太保职务,保留同中书门下职位。因为萧瑀喜爱佛学,太宗就赐给他一幅彩丝绣成的佛像,并把萧瑀的形象绣在佛像旁边。又赐给他王褒书写的《大品般若经》一部,同时赐给袈裟,作为讲述佛经的服装。
 
唐贞观二十年,萧瑀与同僚多不合,关系紧张,并且屡屡逆忤圣意,李世民极为怨愤。因念他忠诚耿直,不忍再度废黜他,希望他能自动辞职,以保全面子,他却不肯辞职。最后惹怒了李世民,李世民亲写诏书罢免了他的相位和仓部封爵,并且贬出京城,这是萧瑀第五次罢相。 
 
大唐明君贤臣善始善终 
萧门博学才子绵延后福 
 
萧瑀被贬出京之后,他的姐姐萧皇后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竟然一病不起,与世长辞。74岁的萧瑀送走了最后一位同胞、从小就相依为命的姐姐萧皇后之后感到无比孤苦和寂寞。贞观二十一年,太宗再次授给他金紫光禄大夫,恢复了宋国公爵位。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六月,萧瑀随唐太宗前往玉华宫,病情突然加重。不几天便去世了,终年74岁。 
 
唐太宗知道萧瑀去世后伤心得停止进餐,太子李治为他举行悼念,派遣使者吊唁祭奠。太常寺拟定谥号叫肃。太宗说:“为死者确定谥号,一定要考察他的品行特点。萧瑀的习性是猜忌过多,肃这个谥号不恰当,要重新据实确定。”于是改谥号为贞褊公。行文追认为司空、荆州都督,赐给棺木,安葬在太宗为自己预先修造的昭陵墓地。萧瑀临终写遗嘱说:“有生必然有死,这是不变的规律。我死后可穿一套单层的衣服,算作换衣仪式。棺内铺一张席子就行了,巴望尽快腐烂,不准再多一样东西。埋葬不要选择日期,只是要从速办理。自古以来贤能明智的人,不是没有同样的事例,你们要努力照办。”儿子们遵照他的遗愿,装棺安葬都很节俭。 
 
萧瑀的儿子萧锐继承官职,娶太宗的女儿襄城公主为妻。萧锐官至太常卿、汾州刺史。襄城公主很讲礼仪,太宗经常告诫各位公主,所作所为,都要把她作为榜样。还命令有关部门另外为他们建造宅第,襄城公主辞谢说:“媳妇伺候公公婆母,如同伺候父亲母亲,如果分开居住,那么早晚问安常会耽误。”再三坚决辞谢,才算作罢,命令对老住宅进行改建。永徽初年,襄城公主去世,高宗命令安葬在昭陵。 
 
萧瑀的哥哥萧璟,也有学问德行。高祖武德年间任黄门侍郎,连续调任到秘书监,封为兰陵县公。贞观年间去世之后,被追认为礼部尚书。
 
萧瑀的侄儿萧钧,是他哥哥——隋朝迁州刺史、梁国公萧珣的儿子,学识渊博而且很有才能名望。太宗贞观年间,官至中书舍人,很得房玄龄、魏征看重。高宗永徽二年(651年),官至谏议大夫,兼任弘文馆学士。萧钧于唐高宗显庆年间去世,他著有《韵旨》二十卷,有文集三十卷流行于当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