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名将 陈国公侯君集 (上) 【大唐英雄榜】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文/云中君
 
侯君集,祖籍豳州三水(今陕西旬邑北),以才力雄豪著称。少时侍奉于秦王李世民幕府,随从征讨屡立战功,历任左虞候、车骑将军,封为全椒县子。唐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在玄武门之变爆发之际,侯君集积极参与出谋划策,居功甚大。秦王李世民即位为皇帝之后,进封为潞国公,享受封邑一千户,升为右卫大将军。而此时的贞观大将李靖,食邑才只有五百户,可见当时在李世民的眼中,侯君集的功绩远大于李靖。贞观四年(630),侯君集迁任兵部尚书,不久又任检校吏部尚书,参议朝政。他出将入相,以杰出的才干获得了大唐王朝的赞誉。贞观九年,他被任命为积石道行军总管,作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李靖的副手,击败吐谷浑。此后又任主将击灭高昌国。凯旋回朝后因私吞高昌国战利品而被御史弹劾,为此他一直怏怏不乐,耿耿于怀。 

清康熙年间刘源绘制的《凌烟阁功臣图》中侯君集的画像
清康熙年间刘源绘制的《凌烟阁功臣图》中侯君集的画像

 
唐贞观十七年(643年),洛州都督张亮密告侯君集煽动自己谋反。唐太宗对张亮说:“你与君集都是功臣,君集单独把这话告诉你,没有别的人听见,如果把这事交给主管官吏处理,君集必定说没有这事。两人相互对证,事情无法弄明白。”于是就不再追究这件事,对待侯君集像当初一样。不久又把侯君集与众功臣的肖像一同画在凌烟阁上。 
 
此后,当时的太子李承乾同魏王李泰争嫡日烈,各有党羽。侯君集亲近太子,策划兵变,事发被捕。定罪后,唐太宗于刑前,亲往质问,对以“朕因汝从此不登凌烟阁”。侯闻言动容,拜倒大嚎,最后求皇帝念旧,允留侯门香火。(当时论罪理应灭族)唐太宗许赦免其妻及一子(后迁岭南),侯君集亦甘心受刑。 
 
辅佐李靖讨伐强敌 出谋划策大获全胜
 
唐贞观四年(630年),侯君集迁任兵部尚书,参与朝廷政事。当时准备讨伐吐谷浑慕容伏允,唐太宗命李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命侯君集及任城王李道宗一起为副帅。贞观九年(635年)三月,唐军驻扎在鄯州,侯君集对李靖说:“我大军已到,贼寇尚未逃到险要的地方,我们应当选拔精锐兵力,长驱疾进,敌贼没有料到我军突然到来,我们必有大利。如果这个计策不能实行,贼寇必定暗中逃跑到很远的地方,山隔路阻,讨伐贼寇实在是很难的了。”李靖采纳了侯君集的计谋,于是选拔精锐骑兵、轻装深入。 
 
五路大军直指吐谷浑,李道宗在库山追上了吐谷浑的逃兵,击败了贼军。慕容伏允胆战心惊。他放火烧荒,尽毁草原,然后躲进沙漠。侯君集主张穷追猛打,不给吐谷浑军喘息之机。李靖采纳了侯君集的建议,唐军兵分两路,李靖、薛万均往北路,侯君集、李道宗往南路,对慕容伏允展开了钳形攻势。途中经过破逻真谷,翻越汉哭山,途经二千余里,行军在茫茫沙漠,盛夏降霜,山多积雪,转战经过星宿川,到达柏海,屡次与吐谷浑交战,都获得大胜。侯君集部穿越两千多里的不毛之地,人靠喝马血维持体能,马靠啃冰雪延续生命,终于在乌海(今青海苦海)追上了吐谷浑军,杀得吐谷浑人鬼哭狼嚎。唐军翻越积石山(今青海阿尼玛卿山),在今天的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里全歼慕容伏允的吐谷浑军,慕容伏允走投无路,自缢身亡。慕容伏允的儿子慕容顺也被唐军俘获,吐谷浑举国投降,唐军大获全胜,自此吐谷浑一举平定。 
 
唐贞观十一年(637年),侯君集与长孙无忌等开国功臣一同受到世封,侯君集被封为陈州刺史,改封为陈国公。第二年,又拜为吏部尚书,进位光禄大夫。侯君集出自军队,平素没有学问技艺,以前根本不爱读书。进了李世民的秦王府后才拿起书本补习功课,他天资聪颖,竟然很快小有成就,典选官员,制定考课,决定考核官吏成绩,做得有条不紊,颇受时人赞美,出将入相,文武双全,正是大唐帝国官员的典型特征。他一直走得很顺,少有挫折,心高气傲,耻居人下,就成了他一贯的心态。唐太宗曾命令有“大唐军神”之称的李靖教给侯君集兵法,过后君集却上奏说:“李靖将会谋反,兵事隐微之处,不肯告诉我。”太宗为此责备李靖。李靖说:“如今中原无事,臣所教之法,足以制服四夷,而君集却想学尽臣之谋略,这是君集想要谋反。”李靖为右仆射,君集为兵部尚书,一同回省,侯君集乘马过门好几步才发觉,李靖对人说:“君集大概有什么异谋吧?”后来果如其言。 
 
风驰电掣讨伐高昌 浩浩荡荡取胜凯旋 
 
高昌国位于中亚地区的咽喉地带,东面是强大的唐王朝,西面是西突阙这样凶悍的游牧民族,在强国的虎视眈眈之下,高昌国就有了墙头草的特征,在大国的缝隙之中谋求生存,于是,高昌国摇摆不定的举动就被大唐视为对国家威严的挑衅。 
 
高昌国王鞠文泰本来对大唐颇为恭敬,经常贡献一些奇珍异宝,唐贞观四年,鞠文泰亲自入朝晋见唐太宗,得到了丰厚的赏赐,鞠文泰的妻子还被册封为常乐公主。在来回的路上,他见到大唐的西部地区因久经战争而城邑空虚、人民稀少,心里涌起了轻视唐朝的念头,于是悍然与西突厥勾结在一起,做出了几件让人侧目的事情。他扣押了不少路经高昌的西域商人和贡使,不许他们前往大唐。又和西突厥联合出击,攻打唐朝的西域属国伊吾和焉耆,连下焉耆数城。焉耆王派使者向大唐求救,唐太宗的忍耐终于达到了极限。唐贞观十四年,唐太宗李世民忍无可忍,任命侯君集为交河道行军大总管,率领薛万均、薛孤吴儿等将领讨伐高昌国。
 
高昌王鞠文泰之所以胆大妄为,是因为他料定唐朝不会真的出兵。他曾笑着对群臣说:“唐国离我们有七千里之远,沙漠盐碱地二千里而无水草,冬风刺骨,夏风似火,行商到此仅百分之一,怎能通行大军呢?如果屯兵于坚城之下,不过一二十天,食尽必溃,我就可以捆缚他们了。”可是,事实给了鞠文泰无情的一击,唐军风驰电掣,浩浩荡荡,已经逼近了高昌国。鞠文泰顿时六神无主,急火攻心,竟然活活吓死,鞠文泰的儿子鞠智盛即位为新的高昌王。 
 
侯君集的数万兵马已经到达柳谷,听说鞠文泰这几天就要下葬,军中议论纷纷。有人主张趁机偷袭,侯君集没有同意,“大唐皇帝因为高昌傲慢无礼,才兴问罪之师,如果我们趁人发丧,偷袭敌人,非大国雄师所当为。”于是,唐军鼓行而前,从容进军。 
 
等鞠文泰丧礼已毕,唐军开始攻城了。抛石车和冲城车轮番作业,巨石像冰雹一样飞向城墙,城墙上的高昌守军被砸得血肉模糊,冲城车猛烈撞击城墙,一下,二下,三下,城墙出现了缺口,缺口越来越大,唐军并不急于入城,只是一下又一下的撞击,让高昌人胆战心惊。尽管高昌城坚墙厚,也无法阻挡唐军进军的步伐,唐军攻城掠地,俘获高昌男女七千多口,长驱直入,将高昌都城团团围住。鞠智盛惶惑无计,赶紧写信给侯君集,“得罪大唐天子的人是先王,现在他已不在人世,智盛刚刚即位,不知个中情由,希望尚书哀怜”,侯君集的问答是,“想要避祸,马上投降”。鞠智盛左右为难,犹豫不决,侯君集不再迟疑,率领唐军发动了猛烈的攻击。高昌本来与西突厥约定里应外合,西突厥援兵听说侯君集已经兵临高昌,竟然不顾盟友,西逃千余里,只留下高昌军队孤身面对唐军。 
 
唐军填平了城壕,抛石车开始了照常作业。又建造了十丈高楼的巢车,可以俯视城内,指挥抛石车的落点。巨石所至,血肉横飞,吓得高昌人纷纷躲进屋内。冲城车撞击城墙,城墙一片片坍塌,高昌人眼睁睁地看着,却丝毫无能为力。鞠智盛看着、听着,终于精神崩溃,他黯然出城,向唐军投降。侯君集调兵遣将,攻下高昌的其余地盘,高昌国灭亡了,东西八百里、南北五百里的高昌国并入了大唐的版图,唐军得高昌三万七千七百人,克高昌二十二城。贞观十四年,唐太宗在高昌旧地设置西州,在交河城(今新疆吐鲁番西)设置安西都护府。
 
史书上曾记载了一则轶闻,预言了高昌国的消失,这就是曾流行于高昌国的一首童谣,“高昌兵马如霜雪,汉家兵马如日月。日月照霜雪,回手自消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