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中期(顷襄王)楚王错金`银虎镇

图/周安达


文&图/周安达
 
战国中期,楚国雄踞长江中、下游,是当时地域最为辽阔的诸侯大国。由于吞并了广袤、肥美的土地,吸纳了灭国诸侯治下的大量人才及资源,故令其国力日益强盛!
 
吴、楚两国分居长江下游和上游,因长江水路之便,两诸侯国便成了一对恩恩怨怨的“欢喜冤家”!吴国曾令楚国的丝织业后来居上,在楚灭越后成为当时诸侯国丝织业无可超越的“龙头老大”!而吴国在青铜器,特别是错金、银器制造领域,由于得到楚青铜文化的“真传”,故亦成为当时我国东南部诸侯国青铜工艺之翘楚。
 
楚王室的错金、银青铜器精湛绝伦!在继承中原商周基调的“惯性”上,又派生出自己独特、随意、曼妙的风格,出色地幻化出袖舞般飘逸、卷云般漾移、娑影般交织、漫浸的风采!
 
此错金、银虎镇乃楚王移压竹简用器(一对),高9cm,长11cm、宽9cm。对虎伸前足而臣人、卷尾扬至后胯上,作回首、平视状。造型准确、生动、雍容华贵;神态庄重、肃穆、稳健、惊醒、平和,不暴不躁,不懒不庸,若王者端坐朝堂扫视群臣,不怒自威。
 
此对虎通身精错变形云纹、变形斑纹、变形几何纹、变形抛线纹、变形螺旋纹、变形顶斑纹及排丝纹等,金、银之黄白纹饰互相穿插,出、入、表、里呈现美轮美奂、动感纷纭,令观者惊叹不已,拍案叫绝之华美,营造出王者用器之绚丽、典雅、高贵、神秘的绝佳氛围。
 
我们会很容易发现,此对错金、银虎镇完全有别于各路诸侯的王室用器。除吴国王室错金、银器蚕吐丝纹鼎外,其它出土的诸侯王错金、银青铜器几乎均为规整布列,鲜有穿插、交织的纹样装饰。若以唐诗借喻,楚王错金、银器的风韵若李白诗作,而其它诸侯王之错金、银器恰似杜甫风格!楚器不但精致、灵动,而且浪漫、多姿多彩,可用文彩飞扬概括之!
 
如果用“美”来界定楚王错金、银青铜器,那么我们必定会将优美之牌、华美之牌、妙美之牌……美之所属标牌全部举起也不为过,全世界高古手工艺品浩瀚之海中的遗存,尚无能与其媲美者!
 
请读者诸君牢记:千百年来,错金、银青铜器数量极少(即便杜甫风格的也极其珍贵)。到目前为止,楚王错金、银器更是凤毛麟角,稀罕至极。楚王错金、银器堪称全人类高古文物遗存之首,其艺术含量之高可谓高山仰止,至高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