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偶然还是天意?新娘竟然进错门

文/慧勉 
 
古代有两家,同日娶亲。一家姓贾,家道很富;一家姓谢,家境贫穷。两方女家,一个姓王名翠芳,嫁妆丰厚;一个姓吴,嫁妆微薄。
 
娶亲这天,天阴阴的,大雪封路,几乎辨不出途径。两家花轿在路上相并而行。两家花轿上的装饰也差不多,并且,为了防雪,两轿都盖了油毡,上面落满了厚厚一层积雪,远远望去,两轿大致相同。

《清明上河图》中古人娶亲的情景
《清明上河图》中古人娶亲的情景

 
走了约莫四五里路,轿夫、仆人,实在冻得不行,便在野亭中休息一会儿,大家同为接亲队伍,说说笑笑,拾些柴薪在亭里点燃,为了取暖,便将各自带的酒取了些,高高兴兴,喝得耳热脸红,看看雪越下越大,恐怕天黑路远,耽误正事,便各自抬起轿子和嫁妆继续行路。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当夜,王翠芳在新房里刚要就寝,突然发现新房内嫁妆微薄,不像自己带来的东西,想是丈夫家偷偷更换了。心中疑虑,便忍不住问丈夫:“我的紫檀木梳妆台在哪儿?让婢女过来为我梳妆。”新郎笑道:“你并没有带来此物,到哪儿去寻?”王翠芳见说,更加疑惑:“贾郎何必哄我呢!”新郎哈哈笑道:“我是真郎,并不是假郎。王翠芳忙分辩说:“我是说你姓贾。”女婿答道:“我姓谢,并不姓贾。”王翠芳闻言大惊,慌忙喊道:“坏人卖了我!”
 
新郎闻听,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正不知所措,家里人闻声都走了进来,问:怎么回事?王翠芳只哭哭啼啼。谢母怒气冲冲地骂道:“我家本来正直,谁会做贼?你父母嫌我们贫穷,教给你这一花招,谁还怕你不成!”王翠芳说:“我听说你们家姓贾,为什么又姓谢呢!”
 
谢母听罢更加生气,骂道:“拙婢!难道有结婚这天换姓的吗?难道你们家也不姓吴了?”
 
王翠芳听后,顿时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你们家的媳妇姓吴,而我本姓王。我来时,在路上遇见一新嫁娘,听说姓吴,其婆家我也听说了,只是记不起来,大概就是你们家吧。而我本来是贾家的媳妇。因雪下得大,轿夫喝酒取暖,必是仓促之间,两轿互换了,你们可速派人到贾家,便可问清缘故。”
 
众人听后,觉得有理,便连夜让人去贾家。可路途遥远,派去的使者到达时,已是第二日天明,新婚夫妇,还没从被窝里爬出来呢。
 
原来,吴氏女到贾家后,见嫁妆不是自己的,又听说男家也不姓谢,可看到这么多嫁妆和这么好的家,心下实在舍不得,便干脆冒认下来,待生米做成熟饭再说。如今见有人来问,也佯装气愤。无可奈何,木已成舟,倒出之水不可收。那个贾氏之子,也不愿让她琵琶另抱。
 
使者回去之后,王翠芳悲痛欲绝。有人劝道:“谢、王之婚,本是天定,自古赤绳子一系,即是千里姻缘一线牵!这可能是前辈子注定,要有这一次的是非颠倒。现在贾家已娶了吴氏,已圆了房,你还是与谢家成亲为好。”可王翠芳无论如何都不答应。
 
谢家无奈,只得让人去王翠芳家提亲。王公听后,深以为异,说:“这是天意!愿与谢家结为秦晋。”至此,王翠芳才依父母之命,拜了公婆,与谢郎结为夫妇,重入洞房。
 
此后,贾氏子依仗有钱,又娶了几房,吴氏悲愤而死。谢氏子与王翠芳两人,恩恩爱爱,生活美满,伉俪终身。
 
谢、王和贾、吴四家,在迎亲之日,交臂互换,看起来是偶然巧合,实质上是天意安排。
 
(文章选自:清代乐钧《耳食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