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官楷模 申国公高士廉 (下) 【大唐英雄榜】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接上期)
 
任人唯贤 编纂《氏族志》 劳苦功高 画像凌烟阁 
 
唐贞观五年(631年),高士廉回京任吏部尚书,晋封为许国公,他还有一个儿子被封为县公。他善于鉴别人的才行品级,非常熟悉人的门第关系,凡是他任用的人员,无不各适其所。贞观九年(635年)唐高祖驾崩时,高士廉代理司空职务,筹办丧葬礼仪,负责皇陵事宜,事毕以后,授予特进、上柱国官衔。 
 
当时,山东士族性好矜夸,虽已没落,仍依仗祖辈地位,嫁女之时多要聘礼。太宗认为此事有伤教化,遂命高士廉与御史大夫韦挺、中书侍郎岑文本、礼部侍郎令狐德棻等人刊正姓氏,编撰《氏族志》一百卷。
 
《氏族志》编修完成后,高士廉被加封为同中书门下三品。
 
贞观十二年(638年),高士廉以佐命之功,封申国公,世袭申州刺史。当年,任尚书右仆射。官职待遇日益提高后,他写了很多奏折,禀奏完毕后就烧掉了,别人不知道具体内容。他代理太子少师,太宗特地委任他为主管选用官吏。
 
贞观十六年(642年),授予开府仪同三司的头衔,不久他上表要求退职,太宗同意免去了尚书右仆射官职,命令他以开府仪同三司的身份仍旧代行中书门下职务。又以他为主接受诏令同魏征等人招集博学的文士,编写《文思博要》一千二百卷进献给太宗,太宗赏赐他千段绢帛。 
 
贞观十七年(643年)二月,诏令绘制肖像陈列在专为表彰功臣建造的凌烟阁上。
 
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太宗御驾亲征高丽,让皇太子李治监国,留守定州。高士廉被任命为太子太傅,主持朝政。
 
皇太子下令说:“代理太傅、申国公高士廉,是德高望重的朝臣、国家的杰出人才,是百官的楷模,我辱居监国负责处理国政,实际上靠他老人家教导。近来处理政务,经常委屈他老人家同坐一张榻几,以便请教商议,稍微除去我的蒙昧困惑。只是靠着桌案对答交谈,我心里感到不安,已经讲好不要再客气了。太傅的教诲极为深远,我要求只以正式太傅的常礼对待我,他老人家不愿免去有关礼仪,还是恭敬顺从。有关部门也应另设一套桌案供太傅使用。”高士廉坚决推让不愿接受。
 
力安社稷 君臣情深 功高绩伟 陪葬昭陵 
 
贞观二十年(646年),高士廉患病。在唐太宗登门探望时,他谈起自己的一生经历,老泪纵横哀叹抽泣着做了诀别。贞观二十一年(647年)正月初五,他在长安崇仁里家中逝世,享年七十二岁。
 
唐太宗当时命令驾车准备去吊唁,司空房玄龄认为太宗刚刚服药,不能吊丧,上表极力劝谏,太宗说:“我这次去,哪里只是为尽君臣的礼节,还因为老友的情感深厚,亲戚的关系重大,您别再说了。”
 
太宗带着几百名骑士走出兴安门,到了延喜门,长孙无忌飞马赶到太宗的马车前头,劝谏说:“服药之后吊丧,药书上明确地写着禁忌。陛下养育黎民,应为朝廷国家珍重自己。我已故的舅父高士廉知道病症无药可治,嘱咐我说:‘皇上的恩德天高地厚,无论富贵贫贱都不遗漏,我死之后,也许要亲自上门吊唁。我想自己才智平庸,对朝廷没做什么事情,怎能死去之后,还惊动圣上的车驾,如果真有灵魂,我会愧疚自责。’陛下对老友恩德深厚,也请体谅他的赤诚之心。”他的言词非常恳切,太宗还是不听。长孙无忌就趴在马车前头的地上痛哭流涕,太宗这才回宫。追认高士廉为司徒、并州都督,安葬在太宗为自己预先建造的昭陵墓地,谥号为文献。
 
高士廉的祖父、父亲和本人都官至仆射,儿子任尚书,外甥长孙无忌任太尉,当时非常荣耀。他有六个儿子:履行、至行、纯行、真行、审行、慎行。当灵柩从横桥出来时,太宗登上老城西北楼目送痛哭。
 
贞观二十三年(649年),唐高宗李治继位之后,追认高士廉为太尉,并将他的灵位放在唐太宗的宗庙中,同房玄龄、屈突通一起在太宗祠庙里陪享祭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