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燕山五子登科的故事

文/顾言
 
祸因恶积,福缘善庆。“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说的正是这样的例子。窦燕山,生活在五代时期,老家是蓟州渔阳,也就是今天的天津市蓟县。窦燕山本名窦禹钧,年轻时,就是富二代。他家在当地是远近闻名的有钱人。祖父窦逊,任过玉田令;父亲窦思恭,任过妫州司马;其兄窦禹锡以词学闻名。窦燕山在家中排行老十,在他幼小时,父亲已去世了,母亲则怜他从小失怙,娇惯这个最小的儿子。虽然官道、家道都好,但有一样却不好 —— 年已30岁,仍膝下无子,这在过去,是件极不光彩的事。

(维基百科)
(维基百科)

 
一梦改性情
 
一天夜里,窦禹钧梦见了已故的祖父和父亲,严厉地对他说:“你心德不端,如不赶紧回心向善,不仅一辈子没有儿子,而且寿命也很短促。”窦禹钧从梦中醒来,老父亲的忠告始终在耳边萦绕。从那以后,窦禹钧一生都在做好事。
 
窦禹钧家中有一个仆人,盗用了他的钱,但这个仆人无钱可还,就写了一张债券系在十多岁的女儿背上,窦禹钧看到债券上写着:“永卖此女,偿所负钱。”此时,仆人已远逃他乡了。
 
窦禹钧可怜这个孩子,他马上焚毁债券,说:“我来收养他的女儿吧!等这个女孩长大了,给她找个好人家的子弟。”女孩成年以后,窦禹钧替她备了嫁妆,为她找了一位非常贤德的夫君。仆人全家感恩不尽,他从外地回来,到窦禹钧家里,哭着忏悔自己的过错,窦禹钧不仅没追究往事,还劝他浪子回头,重新做人。
 
有一年的元宵节,窦禹钧到佛寺进香,忽然发现后殿的台阶边,有一个钱袋,里面装了200两银子、30两黄金。这一定是别人遗失的,但天色已晚,他不敢在寺内久留,赶紧拿着钱袋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窦禹钧来到寺庙,坐在那里守候失主来寻找。只见一个人,远远哭着而来,窦禹钧问他为何痛哭?那个人说:“父亲犯罪,将要被发配到边疆充军,为了给父亲赎罪,我从亲友们那里东借西凑,好不容易装了200两银子、30两黄金,都装在一个袋里,须臾不敢离身。谁知,刚才我一摸,钱袋没有了。我预备把这笔金银当作赎金,没有钱,这辈子恐怕再也见不到父亲了。”知道此人就是失主,窦禹钧把他带回家,不仅把钱袋还给他,经过验证,钱数相符,并且还另外赠给他一些财物,那个人磕头作揖的道谢而去。
 
窦禹钧的生活愈来愈俭朴起来,不然开销就不够了。
 
邻居有丧事无钱买棺材者,他出钱买棺葬殓;家贫子女无法婚嫁者,他出资助其婚嫁;贫困无法生活的人,他借钱当作做生意的资本。他自己呢?就再也丝毫不肯浪费,每年的收入,除了家庭的必要生活费用外,都做更多救苦济人之用。
 
五子俱扬名
 
后来窦禹钧连生五子,都聪明博学,他又梦见他的父亲,说:“你多年来所做的浩大功德,已在天神官署里面挂上了名,并延长你的寿命三十六年,五子以后都显耀荣华。”窦家长子窦仪,为礼部尚书;次子窦俨,为礼部侍郎;三子窦侃,为左补阙;四子窦偁,为左谏议大夫;五子窦僖,为起居郎。五子登科及第,如同现在一家五个儿子均考上清华一样轰动。“家教”至关重要,窦禹钧正是这方面的能手。
 
窦禹钧自己也能活到八、九十岁,无病谈笑而逝。窦禹钧最初任普通官员,后来任太常少卿,在朝廷中掌管朝廷礼仪;再后来任右谏议大夫,负责掌管随从规谏等事宜。他是五代后周时期有名的大臣、藏书家。
 
过去,渔阳属古代的燕国,后人也就习惯称他为“窦燕山”,他本来的名字 —— 窦禹钧,也就被遗忘了。
 
密云地区称为渔阳,《密云县地名志》记载:豆各庄,五代时为后周谏议大夫窦禹钧的故里,有“窦燕山故里”之称。清代《密云县志》云:“窦禹钧,即县东窦家庄人,相传为其故里,庄因禹钧而得名,尚有墓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