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般若波罗密多心经银经塔 辽代金银器珍品

文&图/卓然堂&赵睿 
 
两宋时期,少数民族先后建立了局部地区政权辽、西夏、金、大理等,与中原汉族政权分而治之。这些地区方国的金银器也较流行,其制作不同程度地受到唐宋金银器的影响,同时又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展现出异彩纷呈的地方特色,其中以辽代金银器发现为多。
 
现介绍一座辽代重熙十二年(公元1044年)纪年款四重鎏金般若波罗密多心经银经塔,其受传统汉文化、佛教文化与契丹民族文化的多重因素影响,具有独特的设计风格及精美的制作工艺,且有供奉者明确的纪年落款,是一件内涵丰富、珍贵的辽代金银器珍品,佛教圣物。 

图/卓然堂
图/卓然堂

四重塔身
四重塔身
 
鎏金银经塔高33.3厘米,重1900克,由炉盆、塔座、塔身、塔刹多节套接而成,通体纯银质,部分鎏金。炉盆呈平底钵形,鎏金,錾突雕状六瓣仰莲,阴刻叶脉,盆上沿为连续齿状莲瓣。炉盘上接塔座,座呈束腰状,上下各有两道圆脊形突弦纹。座上方设四道同心圆槽,于塔身分层套合。塔身为四重圆筒,由银片锤揲焊接而成,每层均平錾纹饰及文字,其中一、三层鎏金。
 
塔身覆盖六边形塔顶,塔顶下置圆形子口,与塔身母口相扣,上为竖排瓦棱,六条鎏金塔脊延至六角,每角置一衔铃龙首,龙首顶各有一细链与刹顶宝珠座相连。
 
塔顶正中置一锣帽状六边形短柱,上依次接宝珠、叶片状珠座及火熖形塔刹尖。此形制为契丹自身样式,未见于其它地区。 
 
第一重塔身正中錾刻大日如来端坐于莲台上,结智拳印,背后有头光、背光、上錾华盖、祥云,两旁为八大灵塔,上錾塔刹,下置仰莲,塔身为双阴线方框,内錾出汉字塔名,分别为:菩提树下成佛塔、鹿野固中法轮塔、潬佊玉宫生震塔、给孤独园名祎塔、詟开崛山归后塔、庵罗律林维宁塔、迪女城过宝堦塔、姿罗林中国宋塔。
 
第二重錾刻三像菩萨,上下各有祥云纹。
 
第三重錾有三组上、中、下共九个佛像,应为大日如来与八大菩萨,间以祥云纹,正中錾有三列汉字铭文:“重熙十二年四月八日午时葬像法只八年提点上京僧录宣演大师紫法门蕴记”。
 
第四重錾玄奘法师译本《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全文,值得提出的是,经与维基文库存原始译本对照,本器文中有一字不同:“无苦果灭道,无智亦无得……”。而维基文库本为:“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笔者不谙佛法,学识浅薄,仅在此纪录其实,孰对孰错,望智者方家指正。
 
考古发现的辽代金银法器多集中在辽兴宗和辽道宗年间,计有舍利塔、经塔、菩提树、净瓶等。上世纪八十年代辽宁朝阳北塔天宫出土一座金银经塔,与本文介绍的银经塔颇为相似,唯塔顶略异,上无塔刹,而内藏汉文音译、意译及梵文三种文本的心经,惜无纪年。
 
本器所錾刻纪年落款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重熙十二年为辽兴宗耶律宗真年号,相当于公元1044年,宋仁宗庆历新政次年。辽上京位于今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是辽代第一座都城,由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建于918年,1214年为蒙古军队所毁。辽中期以后,由于契丹王庭大力提倡,崇佛之风日盛,其影响也反映到金银法器的制作上。辽代法器多出土于辽塔天宫、地宫中,性质上皆属密教。
 
本器塔身所錾的大日如来像,为佛教密宗至高无上的本尊,表明了这座经塔属于密宗的性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所有佛经中翻译版本最多,最常被念诵的经典,有广本及略本两种,以玄奘法师汉译本(略本)流通最广,共260字。《心经》经文解释也有显教及密教之分。
 
这座般若波罗密多心经银塔为辽代贵族精心制作供奉,以汉文錾刻经文,见证了辽代契丹族在旧有传统信仰的基础上与汉地宗教结合,对佛教兼容并蓄,仿效中原礼制,进而导致密宗发展的过程,是一件至为重要的佛教文物。其精美艺术造型设计,代表了辽代金银器制作的最高水准,而其明确的纪年款识,为辽代艺术品提供了准确的断代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