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鎏金朱雀衔环杯——唐代金银器珍品

文/赵睿
 
作为中国的国粹,赫赫青铜给人的总体印象是庄重肃穆,威严震摄。这是由早期青铜礼器的性质功能所决定的。随着历史的推移及青铜制品功能的扩展,到了东周至西汉时期,造型精致,装饰华丽俊俏的另类青铜器皿开始出现。举世闻名的河北满城窦绾墓出土的朱雀衔环铜杯就是这类青铜器的杰出代表,可算是青铜文化的一朵奇葩。
 
河北满城汉墓是一九六八年由于河北某部队战备施工时炸开了墓穴偶然发现的。墓主是汉武帝刘彻庶兄中山靖王刘胜。其后又在附近发现了刘胜妻窦绾墓。两座墓均系依山凿洞而建,内容保存完好,共出土了一万余件文物,其中包括众多国宝级文物及两件著名的金缕玉衣。

图一:唐代银鎏金朱雀衔环杯
图一:唐代银鎏金朱雀衔环杯

图二:唐代银鎏金朱雀衔环杯背部
图二:唐代银鎏金朱雀衔环杯背部

 
中国国家邮政局在满城汉墓出土文物中选出长信宫灯、蟠龙纹铜壶,错金博山炉及朱雀衔环杯四件国宝文物,在2000年发行了《中山靖王墓文物》邮票一套四枚。这四件青铜器代表了西汉时期铜器制作的最高水平。其中朱雀衔环杯,铜质错金并镶嵌多颗宝石,雀喙衔玉环,小巧玲珑,制作精美,装饰华丽。由于出土时杯内尚残存红色痕迹,推断其功能是用来盛装化妆品的。能与长信宫灯一起随葬,显然是窦绾生前喜爱之物。这种类型的器物迄今为止尚未在其它地方发现。
 
无独有偶,笔者在一藏家处见到一件制作精美的银质鎏金朱雀衔环杯(图一),其型制与窦绾的朱雀杯十分相似,但材质,工艺特征却与之迥异,具有典型的唐代纹饰风格。西汉到盛唐相隔七百余年,但这件衔环杯与窦绾墓出土的朱雀杯外形却惊人的一致,说明至少在唐代仍有汉杯原物存在为模型,而以当时盛行的金银加工工艺仿制而成。也说明此种化妆品用具是宫庭贵妇喜爱的器型,历久不衰。由于此物实为罕见,特在此介绍分享。

图三:杯体外部平錾飞禽 卷草纹及珍珠地
图三:杯体外部平錾飞禽卷草纹及珍珠地

图四:杯足饰珍珠地与走兽卷草纹
图四:杯足饰珍珠地与走兽卷草纹


 
这件银质鎏金朱雀衔环杯高19cm,宽17cm,重411g。通体中空,以捶揲焊接工艺成型(图一、二)。朱雀昂首挺颈翘尾,神釆奕奕,双翅舒展,矗立在两高足杯之间的瑞兽背上。瑞兽呈匍匐状,四足踏于两侧杯底座之上。朱雀通体饰羽纹,喙部衔鎏金银环。朱雀头颈与双翅、瑞兽及双杯的杯体、底足均鎏金,与朱雀身体及双杯柄部的银色交相辉映,对比强烈。两个高足杯上饰飞禽卷草纹(图三),下饰走兽纹(图四),中间柄部饰唐草纹。整件器物造型难度高,工艺精湛,鎏金厚重,充分反映了唐代金银细工的高超技艺。
 
汉唐均为中国历史上的盛世,国力强盛,手工业高度发达。皇公贵族的生活奢侈,其用品制作往往不计工本,精益求精。不少唐代器物,譬如铜镜,既有前朝的影子,又有本朝的特色。与西汉铜质朱雀衔环杯相比,唐代银质朱雀衔环杯在外形上完全传承了汉制,但其材质却不同,使用当时盛行的金银器制作,装饰风格亦为具有西域特色的唐草鸟兽纹而不是传统的汉代柿蒂纹及卷云纹,时代气息鲜明。这件精美的金银器,汇集了两个不同时代的特征,巧妙的连接了两个时空相隔八百年的历史盛世,真可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