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金银朱雀玄武灯后面观

文/赵睿


文/赵睿
 
这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西汉错金银青铜雁鱼灯,设计巧妙,制作精美,造型优雅,形象逼真。它巧妙的集艺术性、实用性,观赏性、科学性于一体,实为西汉时期青铜器的顶峰之作,令人叹为观止。
 
雁鱼灯高52cm,长33cm,宽16cm。栩栩如生的鸿雁伫立回首,额顶冠羽后扬,双目圆睁,喙衔肥鱼。颈修长微后曲,体双侧及尾部铸出浮雕状羽翼。雁双足强健稳定的支撑整个灯体,掌有蹼,前趾分列。鱼身为灯罩盖,下接斜行排列铜片灯罩片及圆形灯盏。灯盏以子母口坐在雁背之上,中央有一小圆口与雁腹相通。雁双翼和雁尾均错以金色翎羽及银色细羽毛。雁头颈部、胸腹部、双腿及鱼身则饰鳞片状错金圈,圈内错银丝。灯罩斜片也满饰金银错。整件作品显得富丽堂皇,美不胜收。
 
错金银青铜雁鱼灯整器由三部分构成:雁颈首及喙衔鱼部、雁体部及灯盘灯罩部。此三部分均以子母口嵌合,可自由拆装以便清洗。
 
灯整体中空,各部相通。灯光点燃后的烟怠可经鱼形灯罩盖吸入雁腹内,避免室内烟气污染,起到环境保护的作用。二千年前中国的这种环保理念,在已知的几件国宝级灯具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著名的长信宫灯就植入了这种排烟环保理念,与本雁鱼灯有异曲同工之妙。

雁颈首及喙衔鱼部、雁体部及灯盘灯罩部,此三部分均以子母口嵌合,可自由拆装以便清洗。
雁颈首及喙衔鱼部、雁体部及灯盘灯罩部,此三部分均以子母口嵌合,可自由拆装以便清洗。

 
鸿雁衔鱼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文化中的喜闻乐见的艺术形象。鸿雁历来被认为是瑞禽,鸿雁传书往往隐喻爱情的表达或对美好事物的传播。鱼与余谐音,也常常作为富裕的象征而广泛使用。鸿雁衔鱼灯的艺术造型完美的体现了向往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通过灯具造型表达吉祥祝福,西汉时期的艺术大师的智慧才能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与升华。

雁鱼灯上的错金银工艺(局部)
雁鱼灯上的错金银工艺(局部)

 
山西朔州西汉墓曾出土一件彩绘青铜雁鱼灯,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错金银雁鱼灯与国宝彩绘雁鱼灯设计风格及铸造工艺非常相似,但表面装饰则完全不同,采用了难度更大,造价更高的错金银工艺。与彩绘装饰相比,错金银工艺流程繁复,技术要求严格。这种工艺需要在青铜铸成的器物表面以锐器刻出各种图案的浅槽,然后把细薄的金银丝片镶嵌入槽中后再以滑石打磨平整。可以想象,装饰这件形体硕大的雁鱼灯,工匠需要手工刻出成千上万条沟槽,而每个图案的设计,形状,间距都要考虑到整体效应。镶嵌用的金银丝片也需要加工成一定厚度的片状及纤细的丝状后才能恰到好处的嵌入沟槽中。这种费时费工的装饰工艺,只有在古代奢华的王公贵族中才能不计工本的制造使用。
 
仔细比较本器与彩绘雁鱼灯,两者在铸造上也略有不同。本器雁腿略短,足稍大,三个前趾叉开分列,与地面接触面积稍大,稳定性较好。此外,灯盏设计也不同。彩绘雁鱼灯具有的灯盘执柄及遮风滑片,本错金银灯器则没有。笔者认为,这两件灯或许在时间上前后稍错,或在地域上稍有不同,但两件珍品交相辉映,同为中华文物中璀灿的明珠,国之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