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晖被公诉 安邦帝国覆灭

【记者岳超综合报导】2月23日,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因涉嫌“集资诈骗、职务侵占”的经济罪名被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提起公诉。
 
同时,中国保监会在官网发布消息称,鉴于安邦集团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经营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因此保监会决定对安邦保险实施接管,接管期限自2018年2月23日起至2019年2月22日止。接管工作组由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部门人员组成。安邦将完成股权重整,期间其民营企业性质不变。
 
据悉,吴小晖被定罪在国内外普遍引发关注,主要是吴小晖是邓小平的外孙女婿,他是邓小平二女儿邓楠之女邓卓芮的丈夫。据BBC中文网2月23日引述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吴小晖被带走前后,邓小平的外孙女邓卓芮与吴小晖签署了离婚协议。

被安邦收购的美国华尔道夫酒店 (Getty Images)
被安邦收购的美国华尔道夫酒店 (Getty Images)

 
起底吴小晖 婚姻“三级跳”
 
吴小晖出生于1966年,祖籍浙江温州平阳县。吴早年在浙江从事过汽车销售工作,此后在陈毅儿子陈小鲁旗下的上海标准基础设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工作,在此吴小晖通过陈小鲁结识邓小平外孙女邓卓芮并与之结婚。吴小晖被曝有三次婚姻,都是攀附官二代。他最早在温州平阳县工商局工作时,娶当地官员的女儿为妻。后来结识了前浙江省副省长、杭州市长卢文舸,与妻子离婚,娶了卢文舸之女做第二任妻子。
 
2004年,吴小晖与第二任妻子离婚,娶了比他小6岁的邓卓芮为妻,成为邓家“驸马”;然而当初邓小平的外孙女下嫁吴小晖时,邓氏家族的长辈们曾一致反对,原因系他们获悉“吴小晖有特殊动机”,因此邓家未参与吴的任何商业活动,也“不为他背书”。
 
2017年4月,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抓后,港媒曾援引北京消息人士的话,披露项俊波供出了吴小晖的问题。吴小晖因涉千亿贷款案,遭到北京方面调查,而且其行动已经失去自由。与此同时,邓小平家族也迅速再次与吴小晖撇清关系。
 
港媒援引太子党成员的话透露,邓小平的外孙女已经与吴小晖离婚,拒绝了与安邦有关的财产分配。邓家人言明支持习王反腐,并且向习王声明,从未为吴小晖的商业活动向任何金融高管打过招呼。
 
官媒揭批安邦 曝光江派背景
 
2017年5月8日,官媒《人民日报》旗下的《中国经济周刊》刊发题为“揭秘安邦帝国”的长文,分析了安邦如何从代理销售车险起家,“蛇吞象”并购成都农商行,利用保监会的万能险宽松政策大发,再大举投资金融和房地产公司等的过程。
 
文章提及,安邦集团的前身是2004年成立的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邦财险)。安邦财险的发起人为上海汽车集团(上汽集团)等7家法人单位,上汽集团时任总经理胡茂元为安邦财险首任董事长。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安邦集团法定代表人在2014年变更为吴小晖之前,一直是胡茂元。依托上汽集团,2005年起安邦财险在上汽的4S店代理销售车险,当年安邦财险的保费收入就突破了1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安邦现任董事长吴小晖曾在浙江掌控联通租赁集团和旅行者汽车,这两家企业分别在1996年、1998年成立,是上汽集团最大的销售商。也就是说,吴小晖很早就与上汽集团有密切联系。而上汽集团由上海联和投资公司(上联投)控股,属于江绵恒的利益地盘,在江绵恒多得数不清的董事头衔中,其中之一是上汽集团的董事。
 
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联投”,并出任董事长和法人代表。
 
除了上汽集团,中石化集团也位居安邦财险大股东之列。目前中石化集团连续两任总经理苏树林、王天普已先后落马。苏、王两人是曾庆红、周永康的石油帮马仔。
 
触动政治底线 “红色权贵”遭清理
 
有分析人士认为,吴小晖被抓,是犯了两个政治大忌。第一个大忌是违犯了习近平让红二、红三代退出商界的暗中动员令。从2010年开始,新老太子党先后退出商界,但吴小晖逆势而上,抓紧机会大发展,与此同时还进行海外大扩张。
 
第二个政治大忌,是安邦集团自2015年发起的海外大投资活动。2015年8月开始,大陆当局已经开始外汇储备保卫战,外汇储备事关金融稳定,金融稳定则是中国经济的最后一道防波堤。吴小晖通过理财产品在国内敛财,通过投资将这些资本转移国外,掏空外汇储备,将风险留在国内,就是破坏金融稳定。
 
2015年3月前后,中国国内有南北三大媒体《财经》、《财新》与《南方周末》,国外有《纽约时报》,不断报导安邦的“资本大冒险”故事。这些故事的主题就是一个:安邦12年之内资产扩大100倍的秘密,就是“利用银行销售大量不安全的理财保险基金来获取资金”,财新还特意提到了吴小晖与邓府外孙女婚姻中止,这些报导对吴小晖是个警告。
 
公开资料显示,即使在上海股市2015年夏天崩溃后,安邦的收购活动也没有停止,收购了华尔道夫酒店后,安邦参与了一系列的全球高调交易,包括最终失败的对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国际集团的收购。而与此相对的是,股市的崩溃导致北京政府开始加大力度,遏制公司和个人把大笔资金转移到国外去。中国保险监管机构规定,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的总额不得超过保险公司上年末总资产的15%,据安邦公司今年春季公布的最新财务报告显示,安邦主要业务人寿保险的资产,近60%在海外。
 
分析人士认为,自2015年初《南方周末》与财新传媒接连发长文起底安邦与吴小晖,到如今吴小晖出事传闻坐实,历经两年多。期间,安邦与吴小晖多次高调回应,继续海外巨额收购。近期,安邦与财新传媒激烈对阵,甚至要对薄公堂。双方的系列交锋折射出背后政治博弈之剧烈,习阵营的行动遭遇过巨大阻力。
 
亲习阵营媒体在起底安邦与吴小晖的同时,将邓小平家族、陈小鲁、朱云来等太子党与之做出切割,而在吴小晖出事前夕,官媒起底安邦集团,牵出江绵恒利益网络。这些迹象已透露习阵营要打击的目标,也即安邦集团幕后势力,很可能是江泽民利益集团与江泽民家族。
 
据悉,在吴小晖被带走的消息传出后,一名人大教授在大陆反腐杂志《廉政嘹望》上发表文章“金融反腐刚刚起步,远未到高潮”,他说,对项俊波等人的查办,标志着金融反腐的发端,旨在消除影响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的经济隐患。
 
从上述多方观点来看,大陆金融风暴会更加猛烈,不但触及红二代、红三代权贵,还将翻出更多金融犯罪大案。至于是否牵出包括江泽民、曾庆红及江派要员张德江、张高丽、刘云山等人以及其家族成员,也将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