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爆炸案中 消防人员生者和逝者的故事

尹艳荣刚结婚12天,遗下怀有身孕的新婚妻子。(网络图片)
尹艳荣刚结婚12天,遗下怀有身孕的新婚妻子。(网络图片)

故事一:受伤消防员回忆事发当晚


8月12日晚,也就是天津港危险品仓库爆炸的那晚,郑毅和4名消防员坐在一辆供水车里。

郑毅记得很清楚,他们到场后不到10分钟,第一次爆炸就发生了。

天保大道中队派去3辆车、16人。到场之后,他们请示完任务,前班车——也就是作战车,开了进去。郑毅打算指挥自己所在的供水车和后面的水源引导车停到路边,把车调度好,准备给作战车供水。他刚坐进车,现场就爆炸了。

第一次爆炸时,郑毅坐在副驾驶座,挡风玻璃的碎片扎到了他脸上。他赶紧趴在座位上。第二次爆炸又来了,声音更加剧烈,“第二次爆炸的时候我以为我可能完了”。

第二次爆炸把他从副驾驶轰到了驾驶位上。他趴了一会儿才起来,虽然身处火场,但感到附近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驾驶员田宝健不知去向——后来被发现不幸牺牲。他往后看,驾驶室的后门开着,其他人也不见了。郑毅立即往外跑,跑了有一两千米,快要跑到天津港7号卡子门时,他遇到了两个人,一位是天津开发区消防支队的战友,伤得很重,另一位是他带过的新兵小孔。他和小孔跌跌撞撞地扶着那位重伤员逃生。

逃生过程中,郑毅注意到,天上在往下掉东西,掉到战斗服上就烧出一个个窟窿。他的头盔早已不知去向,就把衣服裹在身上往外跑。自己受伤多重,他并不清楚,只知道自己脸上“全都是玻璃”。

他给家人打电话求救。不过,在十几分钟之后,一对好心的夫妇开车把他们送到了医院。路上,他一直喊那位重伤员,提醒对方“别睡觉,别睡觉”。
第一家医院的门口出现了拥堵,郑毅还下车帮忙挪车,疏通道路,赶紧把重症战友先送过去抢救。他自己后来辗转多次,才到了别的医院。

“这次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觉得当消防兵,真的不能怕死。”回忆当晚的情景,郑毅感慨道。

故事二:牺牲消防员尹艳荣新婚仅12天 与妻子相识于救火中

25岁的尹艳荣是黑龙江人,2008年12月入伍。今年8月2日刚刚结婚。据了解,在牺牲前几天,尹艳荣刚刚回到天津。

尹艳荣是家中的独子,今年25岁,2008年年末入伍。小时候尹艳荣的父母就离异了,他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尹艳荣非常独立、懂事,对爷爷、奶奶,还有他父亲都很照顾。

尹艳荣的一位好友,在微博上写道:“老天貌似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新婚的你怎么就那么离开了,没办法去相信这个事实,昨晚还有提到你,新婚的那天都调侃你说笑的真灿烂都合不拢嘴,可是现在呢?还记得第一次去天津看鑫哥,外出时看到你和嫂子的情景……愿天堂不再有火灾一路走好尹班长。”

从尹艳荣这位好友微博贴出的照片来看,尹艳荣的这位新婚妻子面庞青春可爱,两人也显得亲密幸福。

据悉,尹艳荣妻子是贵州人,大学毕业生,在天津一个大酒店工作。尹艳荣和他妻子是在尹执行一次救火任务时认识的,之后两人相恋结婚。两人结婚时,尹艳荣妻子的母亲和妹妹还从贵州赶来参加婚礼,不过婚礼后的第二天就走了。尹艳荣妻子因处理一些别的事,所以还没有返回天津,没想到如今已是天人永隔。

据尹艳荣的父亲说,儿媳已经怀孕了。

故事三:“我回不来 我爸就是你爸”

爆炸中心附近,有7-8辆消防车被炸毁,车内遗留的对讲机上,还不断传来消防队员的声音。救援的消防员每人手持一个灭火器,哪里有明火便去哪儿灭。有消防员表示已获知队友遇难,边哭边继续灭火。

一名消防人员奔赴前线之前,给另一名同事这样留言:“刚子死了,牺牲了。我在车上,去塘沽。我回不来,我爸就是你爸,记得给我妈上坟。”对方回应道:“好,你爸就是我爸,你小心!”

简单朴实的言语催人泪下。寥寥几句话却流露出一个消防员战士的勇气和担当,让人感动。

袁海参军时,和他姐姐的合影。(网络图片)
袁海参军时,和他姐姐的合影。(网络图片)

故事四:最小牺牲消防员下个月才满18岁

8月12日晚11点过,天津滨海新区发生危化品爆炸事故,10多名消防战士英勇牺牲。目前6名确认身份的牺牲战士中,最小的袁海不满18岁,是德阳中江永安人。

袁海的姐姐袁媛通过网络得知了弟弟牺牲的消息。在她的微博里,还留存着她送弟弟参军时的照片,以及得知弟弟前往救援,最终牺牲的全过程。

从袁海家人那里得到的消息显示,袁海参军不到一年,还有一个月左右才满18岁。

在袁媛的微博中,有多张照片记录了弟弟参军时的情景。她的微博这样写着:照片上他们家人和弟弟都笑着,其实都是忍着的,忍着不哭。但是当弟弟登上客车准备出发时,袁媛还是没有忍住哭了。

12日晚上11点过,天津滨海新区发生危险品爆炸事故。

13日上午,袁媛的微博上写着:“天津港,我弟弟服役的消防部队所在的区域,他们肯定要上前线救援,电话打过去是暂时无法接通,愿天佑我弟,愿天佑我弟,愿天佑我弟”。

由于弟弟的电话无法接通,而爆炸事故所在的区域又是袁海服役部队所在的区域,姐姐就更加关注这一事件的发展变化。

当听说有消防人员牺牲的时候,她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儿了。

当牺牲的消防员人数在增加,而已经开始有确认名单的时候,她更加紧张,不停地拨打着弟弟的电话。

13日,当听说袁海在天津救火受重伤后,袁海的妈妈敬书琼带着女儿袁媛以及袁海的三舅立即出发前往天津探望。

当时袁父还不知道儿子已经牺牲。有很多乡亲都已经从网上、电视上知道了消息,乡亲们都陪着袁海的父亲,当晚,大家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袁父接受了儿子牺牲的事实,悲伤地说,“我还是要去看他一眼。”最后,袁父决定和袁海的另一个舅舅搭乘14日早上6点的航班前往天津。

晚上8点过,袁媛在微博上说,“你们告诉我,这一定不是真的,一定不是,最小的我亲爱的弟弟,我们还在路上,根本就不敢开口告诉我妈妈……”其实在这之前,她已经通过网络知道了弟弟牺牲的消息,但她不知该怎么告诉已经年迈的母亲。

晚上10点半,袁海的姐姐在微博中发出了不少弟弟穿着军装的照片,她说:“你为啥要如此狠心,把爸爸妈妈都丢给我一个人照顾,我们不要你有好大作为,我们只想你平安啊,只想你回来,你回来,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