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时刻 天津爆炸生死瞬间

【本报综合报导】8月12日23:30左右,天津滨海新区第五大街与跃进路交叉口一处集装箱码头发生爆炸,事故现场附近建筑物均受波及,远至15公里外的高层住宅房门都被冲击波震坏。

2015年8月13日,天津大爆炸事故现场浓烟密布。(网络图片)
2015年8月13日,天津大爆炸事故现场浓烟密布。(网络图片)

爆炸一刹,有民众全身披血,逃离现场。(网络图片)
爆炸一刹,有民众全身披血,逃离现场。(网络图片)

故事一:逃生日记

一位住在附近小区的先生平安脱险,他将逃生过程写在了一篇日记中。

他写道,夜,早已深了。人,早已睡了,无声无息。两声巨响划破天际,满天火球坠入凡间。这位先生住在万科海港城居民小区,距离爆炸点最近。他住的楼在海港城的最南,爆炸发生在海港城的最北,与别的楼不同的是,他们正面就是爆炸中心。

出事那天晚上,他在客厅里看见远处的火了。后来发现火大了。火光骤然变近,就像远处的一个足球马上飞到眼前。关住的窗户一下被冲开。事后看,应该是第一个冲击波之前的小冲击波。

说时迟那时快……他和太太冲进卧室抱住儿子,进入卫生间。到了卫生间,开始巨响了,房子也开始轻轻的晃。次卧和书房的纱窗已经被冲到对面的墙上,主卧的门框已经被冲掉,所有背向的窗户全部被冲开。正面对着冲击波的厨房已经被扫荡,厨房和客厅的玻璃隔断已经冲到地上,只有卫生间没有事。

楼晃了之后,突然安静了,太太问他怎么办,他说走。抱着儿子就跑,在客厅的时候看见天上掉了个火球砸在旁边的高速路上。太太喊着拿Pad和手机,他又跑回去拿Pad和手机。

看见火球让他意识到只有开车一个选择,事后看视频,满天的火球下来,中的必完。他们从33楼往下冲。楼梯里没有什么光,人很多,满地的尖玻璃碴子。如果后续有爆炸,他们也出不来,事后他回去的时候,看到每一层逃生楼梯的墙上都密密麻麻嵌着尖刀一样的玻璃。

出了已经彻底破碎的门,人群再往开阔地跑,他又看见了火球。跑的路上全是天上落下来的玻璃渣。

跑到停车位,抱着儿子上车,已经有人群冲出来了,中间夹杂着不少浑身是血的人。刚启动车,一个年轻的女人拍车窗,抱着一个孩子,身后站着两个老人一男一女。放下窗,她说,我孩子才11个月大,你能带我们走吗?他开锁,喊上车。

他们车在门口,直接就冲出来了。门口全是流血的人在拦车,几乎每个车都是满满的走的。他非常庆幸后来没有天降火球,不然在那一分钟,有很多人可能就直接没了,就像高架桥上那些烧焦的车里的人一样。

他心想离开事发区越远越好,就直奔塘沽。找到一点多,在塘沽车站外找了1家旅店。安顿好太太儿子。

第二天早上,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家拿东西,结果武警封路,只能人过,车不能过。一路走过去,爬上33层,进屋歇一会儿,结果爆炸现场突然火起火灭。一琢磨,保命要紧,背着一堆箱子从楼上连滚带爬的下去了,33层楼,下来用了10分钟。

日记的作者最后感叹:几声之后,一个号称小欧洲的小区瞬间变成了无人区。唉,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那么完美的住的地方,人少,离生活设施近,管理好,小区内风景好。只是,小区后面居然埋了“一核战术核弹”(指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

家,没了。

闯儿的母亲悲伤地看着儿子倒下的地方。(网络图片)
闯儿的母亲悲伤地看着儿子倒下的地方。(网络图片)

故事二:闯儿的生死瞬间

夜深了,因为修车店的生意,闯儿还是决定出趟门。事后父亲王伟有些懊恼地想着,如果他晚回来几分钟,也许一切都会改变。

12日晚11点左右,这个27岁的东北大男孩还是返回了万科清水蓝湾1号楼。

几分钟后,一场大爆炸发生,这座30层的居民楼成为首批被冲击波掠过的建筑之一,而闯儿则因被砸中头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13日上午8点,清水蓝湾小区的居民们终于获准返家收拾残局。一公里外,爆炸发生的位置,仍在不断腾起滚滚浓烟。

行色匆匆的人群中,王伟和妻子马娟的脚步是迟缓的。一是因为他的腿疾,还有自家门前的那摊血迹。

王伟一家三口所租住的1号楼,位于清水蓝湾的最北端,这里也是整个小区最接近爆炸发生地的位置。爆炸过后,居民楼周围的道路,几乎就是被碎玻璃碴和各种坠落物所铺就。

像其他所有楼层一样,1号楼9层楼梯间的铁门也未能抵挡住冲击波的到来,一股力量直接贯穿了王伟一家的居室。

他费力挤过已经变形的门框、走进屋内,妻子马娟也紧随其后。但马娟很快又退了出来,她看了眼门外那摊混着泥土、尚未完全凝固的血迹,几乎失控地哀嚎了一句:“儿子就这么没了!”

时间倒回12日晚11点过后,清水蓝湾小区经历一场混乱的逃生。按照一名保安所见,有的人还未来得及关闭炉火、有的人不等穿戴整齐,就纷纷挤进了并不宽敞的楼梯间内。

王伟记得,儿子先于他和妻子跑出门外,但当他们平安抵达楼下后,闯儿却被发现头部受创、倒在了自家门前,血泊中有脱落的把手和各种碎块,已经很难确定那致命的一击究竟来自何种物体。

关于闯儿为何折返回来,究竟是为了营救父母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这一切的猜想也都在他凌晨被送往泰达医院不治后,再也没有了求证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