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引爆演艺圈大地震 大陆演艺圈“阴阳合同” 揭圈内避税黑幕

【本报综合报导】近日前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与中国演艺圈名人冯小刚、刘震云以及范冰冰等人的大战让演艺圈的各路大咖、小咖们胆颤心惊。崔永元手撕娱乐圈,成为各界聚焦的中心,不光官媒发文狠批,税务入门,网友敲打,就连娱乐圈股市也不待见,刷刷地往下掉。尽管外媒和港媒还在热议崔永元手撕范冰冰一事,官媒却突然被禁声。时事评论员文昭表示,崔永元这回捅出的最大篓子是把中国的工薪族和中产阶级们“不患寡而患不均也”的思想激发出来。

崔永元(左),范冰冰(右,Getty Images)
崔永元(左),范冰冰(右,Getty Images)。

 
前时怨  现时报
 
《手机2》开拍的消息传出后,崔永元与导演冯小刚、编剧刘震云的旧怨又开始上演。5月11日凌晨,崔永元在微博对导演冯小刚和编剧刘震云开骂,片中主演范冰冰、冯小刚的妻子徐帆以及刘震云女儿刘雨霖等均中枪。
 
事出有因,15年前,《手机》曾拍成电视剧和电影,冯小刚执导的电影版《手机》中,由葛优饰演节目《有一说一》的主持人“严守一”,范冰冰演严守一的情人,由于手机发生婚外恋,有一天,他把手机忘在家里,妻子便知道了他出轨的秘密,影片中还有该角色后来患上了抑郁症的剧情。
 
由于崔永元当时正主持央视《实话实话》节目,多年患有抑郁症,很多影迷认为,“严守一”就是以崔永元为原型塑造的角色。尽管冯小刚和刘震云都曾否认,但崔永元表示,“如今我出去,还有人说我是《有一说一》的主持人(严守一)。”据先前多家海外中文媒体报导,《实话实说》节目走向低谷,崔永元不得不离开央视并患抑郁症住进医院。
 
揭开演艺圈“阴阳合同”
 
什么是大小合同?演员与剧组签订“大小合同”(即阴阳合同),演员的片酬分别写进两份合同,一个数额大,一个数额小。小合同可以拿出来给有关部门看和查,目的就是逃避纳税。
 
为了制止拍摄《手机2》续集,崔永元紧接着爆料了范冰冰采用“大小合同”,演出4天共拿走片酬6000万元人民币,涉嫌偷税漏税。至此,一石激起千层浪,党媒揭批税务关顾。
 
6月3日,官媒《人民日报》评论称,法律面前,谁都不能享受特权,名气再大,“粉丝”再多,人脉再广,也绝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6月3日,《法制日报》报导,“范冰冰工作室”所在地的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地税局,已对崔永元指控的事件“介入调查取证”。
 
崔永元还爆料称:“还有一抽屉这样的合同”,“随便拿出来一个当事人都得进去,不光范冰冰,牵扯到的全是大腕儿!”这满满抽屉里阴阳合同价值最少7.5亿元。他还声称,这是天大的案子,税务局解决不了。
 
香港《东方日报》披露,范冰冰曾经代言的企业三三集团,目前已经有多名高层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几十亿的资产被查封。
 
一位专攻娱乐产业的律师对媒体称:“大小合同在行业里很普遍,明星逃税这块大家都习惯了,睁一只闭一只眼。”舆论普遍质疑,官方大肆渲染属于个人恩怨、娱乐圈八卦的事另有目的。
 
有评论人士分析说,由于目前时值六四29周年敏感时期,官方异常紧张。再加上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官方欲借娱乐圈八卦事件转移舆论关注焦点。未料想却令范冰冰中枪。
 
大陆影视传媒股暴跌
 
此事使不仅整个娱乐圈懵了圈,也直接导致A股娱乐股哀鸿一片,损失惨重。当地时间6月4日,中国股市A股影视传媒板块应声大跌。截至午间收盘,包括华谊兄弟、唐德影视、欢瑞世纪在内的10家影视股龙头公司,市值计缩水高达107亿元!
 
6月5日崔永元又发帖抖出了冯小刚夫妇在洛杉矶的两处豪宅,暗讽冯小刚玩阴阳合同挣钱有诀窍。
 
经加州律师刘龙珠从合法途径再次确认,冯小刚和徐帆两人名下的确在洛杉矶购入过2套房产,都是双方共同财产。目前,2套房产价值900余万美元。
 
背景有多深?
 
然而此事就在越炒越热之际,大陆媒体突然在同一时间都没了声音。从被曝光到热炒再到消音,究竟是偶发事件还是有人操控?娱乐圈的潜规则水到底有多深?
 
有外媒报导,官方对娱乐圈被军方把持的现状,极为不满,现传出已下手调查具有军方背景的大陆最大娱乐集团——华谊兄弟。
 
港媒报导,这起风波牵涉到官方及军方的权斗角力,官方或借此机会铲除与娱圈关系密切的军方势力。有传官方已下达“禁军令”,限制军方背景的公司及电影。
 
资深圈内人士潘先生对海外自由亚洲电台透露,演艺界卷入逃税和洗钱,是比较普遍的现象。而演艺圈和权贵阶层的交集,又让这次事件变得更为复杂。他表示,这个片酬后面还有很多的洗钱、贪腐。如果背后后台硬的话,政府做一个姿态,到后面不了了之。若他背后的后台不硬的话,这下就完了。
 
6月7日,大陆有消息传出,中宣部已经下达禁令,不许官媒跟风炒作有关“阴阳合同”话题,令外界怀疑事态可能发生了不可知的反转。
 
时事评论员文昭在6月8日自媒体节目中表示,崔永元这回捅出的最大篓子是中国的工薪族和中产阶级们,看到明星大腕天文数字的收入,却能有各种办法逃税;而自己相比之下微不足道的收入却被税务部门明察秋毫,一分钱也赖不掉,由于这种明目张胆的不公平从而产生强烈的愤慨。承担税负最重的群体反而是低收入群体,收入高应该多纳税的人反而按比例来说是最低的。